媒体中心

童婚:每天有3.9万起

2011至2020年将有超过1.4亿少女结婚

联合新闻稿 Every Woman Every Child/Girls Not Brides/PMNCH/United Nations Foundation/UNFPA/UNICEF/UN Women/WHO/World Vision/World YWCA/

联合国人口基金称,2011年到2020年将有超过1.4亿少女成为儿童新娘。

如果目前的童婚水平持续下去,每年将有1420万少女太早结婚,也就是每天有3.9万起。

而且,在1.4亿18岁以前结婚的少女中,有5000万少女结婚时还不到15岁。

虽然童婚给少女带来身体伤害,而且存在对她们的持续歧视,消除童婚方面迄今还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事实上,随着发展中国家年轻人口的增加,这个问题还可能变得愈发突出。

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巴巴通德•奥索蒂梅欣说:“童婚侵犯人权,骇人听闻。它夺走少女应得的教育、健康和未来。童婚少女无法实现自己的全部潜能。其实许多父母和社区也希望自己的女儿得到最好的,我们必须合作消除童婚。”

和晚结婚的女性相比,童婚少女更可能遭到亲密伴侣暴力和性虐待。

世界卫生组织负责家庭、妇女和儿童卫生事务的助理总干事弗拉维亚•布斯特雷奥(Flavia Bustreo)博士说:“妊娠和分娩综合症是15-19岁年轻女性死亡的主要原因。结婚更晚并且将怀孕推迟到青春期以后的女性有更多机会保持健康,获得更好的教育,并且给自己和家庭带来更好的生活。我们有办法一道努力消除童婚。”

3月7日,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召开关注童婚问题的特别会议。会议由孟加拉、马拉维和加拿大政府共同发起,旨在支持“每个妇女每个儿童”运动。该运动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起,目的是到2015年挽救1600万妇女和儿童的生命。

该特别会议将讨论早婚引起的问题及防止早婚的办法。来自坦桑尼亚的梅雷索•基鲁索(Mereso Kiluso)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她今年才20多岁,14岁就嫁给了一个70多岁的人,还遭他虐待。她会讲述自己的经历。

如不妥善处理童婚问题,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4和5(到2015年将孕产妇死亡率降低四分之三,将儿童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将无法实现。

童婚的定义是在18岁以前结婚,涵盖男女两性,但在现实中还是少女童婚更为常见。

童婚是一个全球问题,但在不同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存在巨大差别。从比例和绝对数字上讲,童婚最多发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的农村地区。

南亚近半数年轻女性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三分之一以上年轻女性还不满18岁就结婚。

童婚率最高的10个国家是:尼日尔,75%;乍得和中非共和国,68%;孟加拉,66%;几内亚,63%;莫桑比克,56%;马里,55%;布基纳法索和南苏丹,52%;马拉维,50%。

从绝对数字上看,由于人口众多,印度的童婚数量最高。47%的婚姻涉及儿童新娘。

城市地区的家庭认识到,少女也会有更多的工作和教育机会。因此,减少童婚在城市取得了一些进展。

侵犯女童人权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米歇尔•巴切莱特表示:“没有哪个女孩应该被剥夺童年、教育、健康和梦想。但在当今的世界上,每年还有千百万女童无法享有自己的权利,因为她们成了儿童新娘。”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童婚是对少女权利的侵犯,原因如下:

  • 童婚使她们无法继续接受教育;
  • 童婚使她们再也没有机会获得职业和生活技能;
  • 童婚使她们在身体和精神上做好准备之前就面对过早怀孕、生育和担任母亲的风险;
  • 童婚增加她们面对亲密伴侣暴力和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

世界基督教女青年会总干事Nyaradzayi Gumbonzvanda说:“童婚是贫困社区的大问题。早婚和童婚剥夺儿童的未来。女孩失去受教育的机会。她们还失去选择自己伴侣的机会,而且将终生忍受这种痛苦。”

世界基督教女青年会将向妇女地位委员会递交请愿书,呼吁其通过有关消除童婚的特别决议。请愿书签名者相信,通过合作,到2030年,会员国和有关团体将能够消除童婚。

虽然有158个国家将法定结婚年龄设在18岁或以上,但由于存在儿童结婚的传统和社会习俗,有关法律没有得到执行。

童婚的恶果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说:“童婚使女孩更容易面临过早怀孕和生育的严重健康风险,她们的孩子也更容易患与早产有关的并发症。”

根据联合国统计,妊娠和分娩并发症是发展中国家15至19岁少女死亡的主要原因。每年有1600万少女青春期产子,其中90%已婚。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算,这其中约有5万人死亡,几乎全部是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20岁以下产妇的死产和新生儿死亡比例比20多岁怀孕的妇女要高50%。

在许多穷国,大部分少女一结婚就被迫证明其有生育能力,不论年龄多大。

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执行主任卡罗尔•普雷斯恩(Carole Presern)博士本人是一位接生员。她说:“这些新娘还是孩子。她们被阻碍使用避孕用品,或者需要征得丈夫同意才能使用,或者没有相关知识也得不到她们需要的东西。”

暴力在童婚中很常见

丧失少女时代和与过早怀孕有关的健康问题并非少女新娘面临的唯一危害。

一些父母认为,早婚将使他们的女儿免受性暴力侵害。然而联合国的研究表明,事实恰好相反。

和结婚更晚的女性相比,18岁以前结婚的少女成为亲密伴侣暴力受害者的风险更大。儿童新娘和她丈夫的年龄差距越大,这种可能性就越大。

世卫组织的克劳迪娅•加西亚•莫里诺(Claudia Garcia Moreno)博士是一位研究针对妇女的暴力问题的专家。她说:“童婚意味着性关系突然开始,而且往往以暴力形式开始。少女们没有能力拒绝性,而且没有能够帮助她们摆脱受虐婚姻关系的资源或法律和社会支持。”

根源很深的复杂问题

童婚已经存在多个世纪,是一个深深植根于性别不平等、传统和贫困的复杂问题。童婚在农村和贫困地区最为常见。在这些地方,女孩的前景非常有限。在很多情况下,父母包办婚姻,而少女们别无选择。

贫困家庭把年少的女儿嫁出去,以减少家里需要穿衣吃饭受教育的孩子数量。在有些文化中,一个主要动机是获得未来丈夫为年轻新娘所支付的价钱。

社区内部的社会压力也可能导致儿童早婚。例如,一些文化认为,让女孩在青春期之前嫁出去可以给家庭带来祝福。一些社会认为,早婚使年轻女孩免受性攻击和性暴力,而且可以确保女孩不会未婚先孕给家庭带来耻辱。

还有许多家庭把女儿早早嫁出去只不过因为早婚是他们知道的唯一选择。

澳洲世界宣明会首席执行官蒂姆•科斯特洛说:“许多宗教领袖及团体已开始就消除童婚和其它形式针对儿童的暴力开展工作。改变顽固的行为具有极大挑战性,因此我们应该更进一步,去积极地影响信仰和行动。”

马拉维努力消除童婚

马拉维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在这里,至少半数年轻女性在18岁前就结婚了。该国正努力消除童婚。马拉维卫生部长卡瑟林•古塔妮•哈拉表示,该国正努力消除童婚,“使女童能够继续接受教育,成为一个能够为国家发展和经济增长做出贡献的有知识的公民。”

马拉维这么做的另一个原因是该国少女怀孕率太高,而且少女孕妇占该国孕产妇死亡的20-30%。哈拉部长说:“通过消除早婚,我们能够避免高达30%的孕产妇死亡,也能降低新生儿死亡率。”

该部长表示,马拉维已经采取一系列步骤消除童婚,包括:

  • 普遍提供免费小学教育;
  • 与社区领袖合作,使人们认识到让孩子们特别是女孩上学的重要性;
  • 落实政策,使怀孕女生可以在生育后返回学校继续接受教育;
  • 与议员合作,到2014年将法定婚龄提高到18岁;以及
  • 提供对年轻人友好的卫生服务,使年轻人获得信息,帮助他们就自己的生殖健康做出知情决定。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消除童婚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每个妇女每个儿童”倡议密切相关,也与实现千年发展目标3、4和5(促进性别平等、降低儿童死亡率和改善孕产妇健康)的努力密切相关。

童婚现象依然存在,阻碍了这些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

秘书长说:“我敦促各国政府、社区和宗教领袖、民间社会、私营部门和家庭,特别是男人和男孩,发挥各自的应有作用,让女孩还是女孩,而不是成为新娘。”

消除童婚还将帮助各国实现其它千年发展目标,包括消除贫困、普及教育以及应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疟疾和其它疾病。消除童婚也应列入新的发展议程。

“女孩不是新娘”运动全球协调员Lakshmi Sundaram说:“千年发展目标忽视了少女的需求;她们必须在国际社会制定的任何新目标中占据中心地位。如能将童婚率作为监测新目标进展情况的指标,我们就能够确保各国政府对此采取行动并且努力保证本国少女的福祉。”

向妇女地位委员会建议的消除童婚战略包括以下内容:

  • 支持立法将女性法定婚龄提高到18岁并严格执法;
  • 使女孩和男孩平等获得高质量小学和中学教育;
  • 动员女孩、男孩、父母和领袖改变歧视女孩的做法,为女孩和年轻女性创造社会、经济和公民机会;
  • 为已经结婚的少女提供上学、就业和获得生活技能的机会以及性和生殖健康信息和服务(包括预防艾滋病毒),帮助其在面对家庭暴力时予以追索。
  • 处理导致童婚的根源,包括贫困、性别不平等和歧视、贬低女孩价值以及针对女孩的暴力。

童婚问题特别会议的参与者将包括:巴基斯坦国民议会议长法赫米达•米尔扎博士;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米歇尔•巴切莱特;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巴巴通德•奥索蒂梅欣;“女孩不是新娘”运动全球协调员Lakshmi Sundaram和利比里亚共和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卡马拉大使阁下(Marjon Kamara)。世界基督教女青年会总干事Nyaradzayi Gumbonzvanda将主持会议。

欲获得更多信息,请联系:

H&H公关公司
Marshall Hoffman
电话:+1 703 533 3535
手机:+1 703 801 8602
电子邮件:marshall@hoffmanpr.com

H&H公关公司视频
Nils Hoffman
手机:+1 703 967 1490
电子邮件:nils@hoffmanpr.com

世卫组织
Fadéla Chaib
电话:+41 22 791 3228
手机:+41 79 475 5556
电子邮件:chaibf@who.int

联合国人口基金
Mandy Kibel
电话:+1 212 297 5293
手机:+ 1 917 310 8219
电子邮件:kibel@unfpa.org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