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癫痫

实况报道 第999号
2015年5月


主要事实

  • 癫痫是一种影响所有年龄人群的非传染性脑部慢性疾患。
  • 全世界约有5000万癫痫患者,使之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常见的神经系统疾病之一。
  • 近80%的癫痫患者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 癫痫病治疗的疗效约为70%。
  • 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约有四分之三的癫痫患者不能得到所需的治疗。
  • 在世界许多地方,癫痫患者及其家庭遭到羞辱和歧视。

癫痫是一种脑部慢性疾患,影响到世界上各国人群。该病的特点是反复发作。癫痫发作时,身体某一部位或整个身体短暂非自主性抽搐(即部分性发作或全身性发作),有时伴有意识丧失和尿便失禁。

癫痫发作由一组脑细胞异常放电造成。大脑的不同部位都可能成为异常放电的位点。发作从极短暂的意识丧失或肌肉反射到严重且持续性抽搐不等。发作的频率也可存在差异,从每年发作少于一次,到每天发作几次不等。

一次发作并不意味着患有癫痫症(世界上高达10%的人一生中会有一次发作)。癫痫是指两次或两次以上的无端发作。癫痫是世界上最早确认的病症之一,具有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的文字记载。数世纪以来,人们对癫痫存有恐惧、误解、歧视并视之为社会耻辱。今天在许多国家中该疾病恶名犹存,这影响到患者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

症状和体征

癫痫发作的特点各不相同,取决于首次发生的紊乱在大脑中的部位以及这种紊乱的扩展程度。可能出现一些短暂性症状,比如意识或知觉丧失,以及运动、感觉(包括视觉、听觉和味觉)、情绪或其它认知功能方面的紊乱。

癫痫发作患者往往有较多的身体问题(如与发作有关的骨折及擦伤)以及比例较高的心理状况问题,包括焦虑和抑郁。同样,与一般人群相比,癫痫可使患者过早死亡风险增加3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和农村地区发病率最高(高于城市地区)。这些国家与癫痫有关的死亡原因中有很大比例是可预防的,如跌倒、溺水、烧伤和长时间发作。

发病率

目前世界各地大约有5000万人患有癫痫。在某一既定时间,一般人群患有活动性癫痫(即持续发作或需要治疗)的比例估计为每1000人中4至10人。然而,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研究报告表明要比这一比例高得多,即每1000人中7至14人。

估计全球每年有240万人被诊断患癫痫。在高收入国家,一般人群每年的新发病例为每10万人中30至50人。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个数字可高达两倍。

这可能由于流行状况的风险增加,例如疟疾或神经型囊尾蚴病;道路交通伤害发生率较高;与出生有关的伤害;医疗基础设施的变化;预防性卫生规划是否存在和可及性服务。接近80%的癫痫患者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病因

癫痫不传染。最常见类型称作原发性癫痫,每十名患者中有六名,病因不明。

具有已知病因的癫痫称作继发性癫痫或者称作症状性癫痫。继发性癫痫或症状性癫痫的病因可能是:

  • 产前或围产期损伤造成的脑损伤(例如生产过程中缺氧或遭受创伤,低出生体重);
  • 先天性异常或遗传病症带来的相关脑畸形;
  • 头部受到重伤;
  • 限制了大脑氧气量的中风;
  • 诸如脑膜炎、脑炎、脑囊虫病等脑部感染;
  • 某些遗传综合征;
  • 脑部肿瘤。

治疗

癫痫的治疗容易,而且负担得起,日常用药不贵,每年费用仅为5美元。最近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所作的研究表明,高达70%的新确诊癫痫儿童和成人患者可以使用抗癫痫药物成功医治该病(即完全控制癫痫发作)。此外,经过二至五年的成功治疗便无癫痫发作,约70%的儿童和60%成人可撤药而无复发。

  • 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约四分之三的癫痫患者可能得不到他们所需要的治疗。这就是所谓的“治疗差距”。
  • 在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抗癫痫药物不易获得。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公立部门提供的通用抗癫痫的平均比例低于50%。这可成为获得治疗的障碍。
  • 不用精良设备,在初级卫生保健一级进行诊断和治疗大多数癫痫患者是可能的。
  • 世卫组织的示范项目表明,培训初级卫生保健提供者来诊断和治疗癫痫,可有效地减少癫痫治疗差距。然而,缺乏训练有素的卫生保健提供者则成为治疗癫痫患者的障碍。
  • 对药物治疗效果欠佳的患者,手术治疗可能有用。

预防

原发性癫痫无法进行预防。但可对继发性癫痫的已知病因采取预防性措施。

  • 防止头部受伤是预防外伤后癫痫的最有效方法。
  • 采取适当的围产期保健可以减少由于分娩损伤所造成的新发癫痫病例。
  • 对发热患儿使用药物或其它方法降低体温,可减少发热性癫痫发作。
  • 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位于热带地区,而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是热带地区癫痫症的常见病因。
  • 消灭环境中的寄生虫,并且对如何避免感染开展宣教活动,是在世界范围内减少由脑囊虫病等因素造成的癫痫症的有效途径。

社会和经济影响

癫痫占全球疾病负担的0.75%。全球疾病负担是按时间进行衡量的一项指标,综合使用了早死所致的寿命损失年和在非完全健康状态下的生活时间。2012年,癫痫造成约2060万伤残调整寿命年(DALYs)损失。癫痫在卫生保健需求、过早死亡以及丧失工作生产力方面具有重大经济影响。

1998年在印度进行的一项研究计算出每名患者的癫痫治疗费用高达该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NP)的88.2%,与癫痫有关的费用(包括医疗费、交通费和失去的工作时间),每年超过17亿美元。

该病在不同国家产生的社会影响各不相同,但世界各地对癫痫病的歧视和社会耻辱现象往往比控制癫痫发作本身更加难以去除。癫痫病患者可以成为偏见的受害者。对这一病症存在的耻辱现象可能会阻碍人们寻医治病,因为他们不愿使人知道自己患有这种病症。

人权

除了其它一些限制之外,癫痫患者较难获得健康和人寿保险,可能丧失获得驾照的机会,并在特定的职业就业上面临障碍。许多国家的立法反映了数百年来对癫痫的误解。例如:

  • 在中国和印度,癫痫常被视为禁止结婚或无效婚姻的一个理由。
  • 在英国,直到1970年才废除禁止癫痫患者结婚的一项法律。
  • 在美国,直至上世纪70年代,法律上还禁止癫痫患者进入餐厅、剧院、娱乐中心和其它公共建筑。

根据国际上公认的人权标准进行立法,可以防止歧视和侵犯人权的行为,改善卫生保健服务机会并提高癫痫患者的生活质量。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和合作伙伴认识到,癫痫是一项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作为1997年发起的倡议,世卫组织、国际抗癫痫联盟以及国际癫痫社正在开展一项“摆脱阴影”全球运动,以提供更好的信息,提高人们对癫痫的认识,并加强公共和私立部门作出的努力,改进治疗并减少该病带来的影响。

这项研究以及世卫组织关于癫痫的其他项目已表明,存在简单和具有成本效益的方法来治疗资源贫乏环境中的癫痫,从而明显缩小治疗差距。例如,中国开展的一个项目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将治疗差距缩小了13%,并明显增多癫痫患者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

许多国家正开展项目,力求缩小癫痫患者的治疗差距和发病率,培训和培养卫生专业人员,消除与该病有关的耻辱感,确定潜在的预防战略,并设法将癫痫控制纳入当地卫生系统。

尤其是,世卫组织缩小癫痫治疗差距的规划和缩小精神卫生差距行动规划目前寻求在加纳、莫桑比克、缅甸和越南实现这些目标。这个为期4年的项目,综合了几项创新战略。它侧重于扩展社区一级的初级保健和非专科卫生专业人员的技能,以诊断、治疗和随访癫痫患者。这将动员社区力量,更好地支助癫痫患者及其家属。

分享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话: +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