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精神卫生与年长成人

实况报道 第381号
2013年9月


重要事实

  • 全球情况看,正在快速出现人口老龄化。据预测,年龄在60岁或者60岁以上的人数到2100年时将翻三倍以上。
  • 老年阶段的精神卫生和情感安康与生命的任何其它阶段同等重要。
  • 年长成人神经精神障碍占到这一年龄组残疾总量(残疾调整生命年)的6.6%1
  • 约有15%的6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患有精神障碍1

年龄在60岁或者60岁以上的年长成人作为家庭成员、志愿者和劳动大军的积极参与者,对社会做出了重要贡献。虽然多数人的精神卫生状况良好,但仍有许多年长成人面临着发生精神障碍、神经疾患或者物质使用问题以及躯体疾病或残疾的危险。

问题

世界人口正在快速老化。在2000和2050年之间,估计全世界的年长成人比例将会翻番,从约11%达到22%。从绝对数量看,预计超过60岁的人数将从6.05亿增加到20亿。老年人面临着身体和精神卫生方面的特定挑战,这一点需要得到认识。

超过20%的年龄在6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患有精神或者神经障碍(不包括头痛疾病),60岁以上人员中出现的所有残疾(残疾调整生命年)中,有6.6%归咎于神经和精神障碍1。这一年龄组出现的最常见神经精神障碍为痴呆症和抑郁症。焦虑症会影响到3.8%的老年人口,物质使用问题会影响到约1%的人,约有四分之一因自我伤害而造成的死亡属于60岁或者60岁以上的人员1。老年人中的物质滥用问题往往会遭到忽视或者出现误诊。

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和老年人本身对精神卫生问题的辨别存有不足。对精神疾患存有耻辱感,这使人们不愿求助。

年长成人精神卫生问题的危险因素

社会、心理和生物学方面的多元因素决定着人们在任何时间节点的精神卫生状况。同所有人遇到的典型生活压力一样,许多年长成人因活动受限、慢性疼痛、体弱或者其它精神或者躯体问题而失去独立生活的能力,需要获得某种形式的长期护理。此外,老年人更有可能遇到诸如丧亲之痛、因退休或者出现残疾而使社会经济地位下降等事件。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使老年人出现孤立、失去独立性、孤独和心理困扰。

精神卫生对身体健康带来影响,反之亦然。例如,存在诸如心脏病等躯体健康疾病的年长成人罹患抑郁症的比率比医学状况良好的人更高。相反,对伴有心脏病老年人的抑郁症不做出治疗,就可能对躯体性疾病的结局带来 负面影响。

年长成人还容易在躯体上遭受忽视和虐待。虐待老人不仅可导致躯体损伤;也可导致严重的,有时会长期存在的心理后果,包括抑郁症和焦虑症。

老年人中的痴呆症和抑郁症属于公共卫生问题

痴呆症

痴呆症是一种综合征,体现为记忆、思考、行为和日常活动能力衰退。虽然不属于因年老出现的正常情况,但它主要影响到老年人。

估计全世界有3560万人患有痴呆症。据测算,患有痴呆症的总人数每隔20年几乎就会翻番,从2030年的6570万增加到2050年的1.154亿,多数患者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在与痴呆症相关的医学、社会和非正式护理的直接费用方面,存有显著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此外,身体、情感和经济压力会对家庭带来巨大压力。卫生、社会、财务和法律系统都需要为痴呆症患者及其照护者提供支持。

抑郁症

抑郁症可造成很大痛苦,并会影响到日常活动。有7%的一般老年人口会出现单相抑郁症,该病占到60岁以上人员残疾总量(残疾调整生命年)的1.6%1。在初级保健情境中,抑郁症既存在诊断不足,又存在治疗不够情况。年长成人中所出现的抑郁症症状往往遭到忽视,且没有做出治疗,因为这些症状与生命晚期发生的其它问题并存。

与诸如肺部疾病、高血压或糖尿病等慢性医学病症患者相比,伴有抑郁症状的年长成人的身体状况更差。抑郁症还会加剧人们对不良健康的感受,加大对卫生服务的利用并且抬高卫生保健费用。

治疗和关护战略

重要的是卫生保健提供者和社会要做出准备,满足老年人口的特定需求,包括:

  • 对卫生专业人员开展老龄保健培训;
  • 预防和管理年龄相关慢性病,包括精神、神经和物质使用障碍;
  • 制定可持续的长期姑息治疗政策;
  • 开发关爱老人的服务和环境。
健康促进

通过促进积极健康老龄化可使年长成人的精神卫生得到改善。针对年长成年人的精神卫生健康促进活动,涉及到创造对其安康提供支持并使人们过上健康并可融入的生活条件和环境。促进精神卫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那些确保老年人具备必要资源,用以满足基本需求的战略。比如:

  • 提供安全与自由;
  • 通过支持性住房政策使其具有十足的住房;
  • 对老年人口及其照护者提供社会支持;
  • 以脆弱人群为目标的卫生和社会规划,比如独居者,农村人口或者患有慢性或者反复发作性精神或者身体疾病的人员;
  • 预防暴力或者虐待年长成人规划;
  • 社区发展规划。
干预

至关重要的是及时认识到年长成人中存在的精神、神经和物质使用障碍并做出及时治疗。推荐使用心理社会干预和药物疗法。

目前尚没有用来治愈痴呆症的药物,但是可以做很多工作来支持并且改善痴呆症患者、其照护者和家庭的生活,比如:

  • 早诊断,以利于较早进行适当处置;
  • 优化身体和心理健康,包括确定和治疗;所伴随的躯体疾病,增加身体和认知活动并优化安康程度;
  • 发现并处理具有挑战性的行为和心理症状;
  • 对照护者提供信息和长期支持。
社区精神卫生保健

一般性卫生和社会保健的良好状态对于促进老年人健康、预防疾病并处理慢性病具有重要作用。因此重要的是对从事老龄问题和疾病工作的所有卫生提供者开展培训。在社区层面为老年人提供有效的初级精神卫生保健至关重要。同等重要的是把重点放在患有精神障碍的年长成人的长期保健方面,并向照护者施以教育、提供培训和支持。

需要根据国际公认的人权标准创造一种适当、支持性立法环境,确保向精神疾病患者及其照护者提供优质服务。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积极健康老龄化规划创立了一个国家层面全球行动框架。

世卫组织支持各国政府将加强并促进年长成人精神卫生作为工作目标,并将有效战略纳入政策和计划。

世卫组织将痴呆症视为公共卫生重点。世卫组织于2012年发表了《痴呆症:一项公共卫生重点》报告,旨在提供有关痴呆症的信息,并提高意识。它还旨在加强公共和私立部门活动,增进对痴呆症患者及其照护者的保健和支持。

痴呆症与抑郁症和其它重点精神疾患一道被纳入到了世卫组织精神卫生差距行动规划(mhGAP)之中。该规划旨在通过提供指导和工具,在资源匮乏地区发展卫生服务,以增进对精神、神经和物质使用障碍的治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