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棘球蚴病

实况报道
2017年3月


重要事实

  • 人类棘球蚴病是一种棘球蚴的幼虫所导致的寄生虫病。
  • 人类感染此病的两种最主要形式是囊型棘球蚴病和泡型棘球蚴病。
  • 人类因摄取受污染的食物、水源或土壤中含有的寄生虫卵或直接接触动物宿主而感染此病。
  • 棘球蚴病的治疗一般比较复杂,而且价格昂贵,有可能需要大型外科手术和/或长期药物治疗。
  • 预防规划着重为狗和羊群驱虫,它们是最终宿主。在囊型棘球蚴病情况下,控制措施还包括改善食品检验和屠宰场卫生状况并加强公众教育活动。目前为羊群接种也被视为预防措施之一。
  • 任一时刻均有一百余万人受到棘球蚴病的影响。
  • 世卫组织正在努力于2020年之前确定有效的囊型棘球蚴病防控措施。

人类棘球蚴病是一种寄生虫,即棘球蚴的幼虫,所引起的动物传染病(由动物传染到人的疾病)。棘球蚴病有四种形式:

  • 囊型棘球蚴病,又称包虫病,是感染细粒棘球蚴所引起的疾病;
  • 泡型棘球蚴病是 感染多房棘球蚴所引起的疾病;
  • 多囊型棘球蚴病是感染伏氏棘球蚴所引起的疾病;
  • 单囊型棘球蚴病是感染少节棘球蚴所引起的疾病。

其中最主要的两种形式与人类医疗以及公共卫生有关,即囊型棘球蚴病和泡型棘球蚴病。

传播

一些食草动物和杂食动物是棘球蚴的中间宿主。它们因摄入受污染的食物和水中的寄生虫卵而遭受感染,之后这些虫卵在内脏中发育到幼虫阶段。

食肉动物是寄生虫的最终宿主,成熟的绦虫在其肠中寄生。这些动物因食用带有寄生虫的中间宿主的内脏而受到感染。

人类是偶然中间宿主,以与其它中间宿主相同的方式获得感染,但不存在将感染传播给最终宿主的情况。

经确认细粒棘球蚴有几种不同的基因型,有些对中间宿主有不同的喜好。有些基因型被认为是与细粒棘球蚴不同的物种。并非所有基因型都会导致人类感染。导致人类绝大多数囊型棘球蚴病感染的基因型主要在狗—绵羊—狗之间传播,但也可能涉及其它几种家畜,包括山羊、猪、牛、骆驼和牦牛等。

泡型棘球蚴病通常野生动物之间循环,包括狐狸、其它食肉动物和小型哺乳动物(主要是啮齿动物)。家养的狗和猫也可能被感染。

症状和体征

囊型棘球蚴病/包虫病

人类感染细粒棘球蚴后,体内会有一个或多个包虫生长,最常在肝脏和肺部生存,有时也在骨骼、肾脏、脾脏、肌肉、中枢神经系统和眼部生存。

此病的无症状潜伏期可长达数年,直到包虫成长到一定阶段而引发临床症状。然而,近半数患者在其最初感染寄生虫的几年内接受感染治疗。

腹痛、恶心和呕吐为包虫在肝脏中存活时的常见症状。如果肺部受到感染,临床表现主要有慢性咳嗽、胸痛和气短。其它症状取决于包虫的位置以及周边组织受到的压力。非特异性体征包括食欲减退、体重减轻和身体虚弱。

泡型棘球蚴病

泡型棘球蚴的主要特点是无症状潜伏期为5-15年,肝脏中会出现缓慢肿瘤样病变。临床体征有体重减轻、腹痛、身体不适,肝功能衰竭。

幼蜱期转移发生在寄生虫通过血液和淋巴系统传播后,可能出现在肝脏附近的器官(例如脾脏)或较远的器官(例如肺部和脑部),如果不接受治疗,泡型棘球蚴病会不断发展并最终导致死亡。

分布

囊型棘球蚴病广泛分布于各大洲,仅南极洲除外。泡型棘球蚴病仅发现于北半球,特别是中国,俄罗斯联邦和欧洲大陆以及北美国家。

在流行区域中,囊型棘球蚴病的人类发病率可超过每年每10万人50例,在阿根廷、秘鲁、东部非洲、中亚和中国的部分地区患病率可达5%-10%。牲畜发病的情况下,南美洲高发病率地区的屠宰场中囊型棘球蚴病的发病率在屠宰牲畜中为20%-95%。

发病率最高的地区是屠宰较老动物的农村地区。囊型棘球蚴病导致的牲畜出栏率损失取决于受感染的物种,主要由肝脏损伤引起,也可能涉及胴体重下降,兽皮价值减少,产奶量降低以及繁殖率下降。

诊断

超声波检查是诊断人类囊型和泡型棘球蚴病所选择的成像技术。使用本技术后,通常利用计算机断层扫描(CT)和/或核磁共振(MRI)扫描辅助诊断或确诊。

放射线照射可偶然发现包虫。各种血清检查可发现特异性抗体,并支持诊断。活体组织检查及超声波引导穿刺也可用于包虫与肿瘤及脓肿的鉴别诊断。

治疗

囊型和泡型棘球蚴病的治疗方法一般复杂而昂贵,有时需要大型外科手术和/或长期药物治疗。

囊型棘球蚴病有四种治疗方法:

  • 使用PAIR(穿刺、抽吸,注射,再抽吸)技术对包虫病进行介入治疗;
  • 外科手术;
  • 抗感染药物治疗;
  • “观察等待”。

疗法的选择必须依据包虫囊肿的超声波影像决定,使用阶段性疗法,并取决于现有的医疗条件和人力资源。

对于泡型棘球蚴病,早期诊断以及在根治性(肿瘤类)外科手术后服用含阿苯达唑抗感染药物仍然是主要方法。如果能控制病变,根治性外科手术即可治愈。不幸的是,很多病人是在疾病晚期才得以确诊,而姑息性手术如果不伴以完整和有效的抗感染治疗,常常会复发。

除了评估临床治疗方案,仍然需要早期发现细粒棘球蚴和多房棘球蚴,在资源不足环境中尤其要这样做。对细粒棘球蚴重组六钩蚴抗原疫苗(EG95)的进一步评估和潜在的商业化,在绵羊身上试验,以阻止细粒棘球蚴感染羔羊。这可补充控制措施,诸如狗的治疗和成年绵羊排查等。

卫生与经济负担

囊型和泡型棘球蚴病均意味着疾病引起的沉重负担。同一时段全世界可能有超过一百万人患有此类疾病。其中很多人会患有严重的致命性临床综合征。即使治疗后,病人也常常面临生活质量的下降。

囊型棘球蚴病患者接受外科手术后的平均死亡率为2.2%,干预后复发率6.5%,复原期较长。

2015年,世卫组织食源性疾病负担流行病学参考小组估计,棘球蚴病是每年全球1.93万例死亡和约87.1万残疾调整生命年(DALYs)(1)的原因。

每年与囊型棘球蚴病相关的治疗费用及牲畜业损失预计为30亿美元。

监测、预防和控制

可靠的监测数据是显示疾病负担和评价控制规划的进展和成功的基础。然而,对于集中发生在缺医少药人群中和偏远地区的其它被忽视的疾病而言,数据特别稀缺,如果要实施和衡量控制规划,将需要给予更多关注。

囊型棘球蚴病/包虫病

对动物中囊型棘球蚴病的监测很困难,因为感染在家畜和犬只中是无症状的。各社区或地方兽医服务机构也没有认识到监测的重要性或将其作为重点。

由于囊型棘球蚴病的最终和中间宿主是家养动物,因此可以预防。定期为狗除虫,改善牲畜屠宰卫生条件(包括正确消灭受感染内脏)和公众宣传活动可以降低传播率,在高收入国家可以阻断传播,减轻人类患病负担。

为绵羊接种细粒棘球蚴重组抗原(EG95)有希望对疾病进行预防控制。绵羊群中进行的小规模EG95接种试验表现出高有效性和安全性,接种过的羔羊未感染细粒棘球蚴病。

同时进行羔羊接种,为狗除虫,成年绵羊排查的方案可以在10年以内消灭人感染囊型棘球蚴的病例。

泡型棘球蚴病

泡型棘球蚴的疾病防控更为复杂,因为感染周期中野生物种既是最终宿主,又是中间宿主。定期为接触野生啮齿类动物的家养食肉动物除虫也有助于降低人类感染风险。

在欧洲和日本进行的研究中,使用除虫诱饵为野生和流浪的最终宿主除虫可以大大降低泡型棘球蚴病的患病率。对狐狸和流浪狗进行排查看来效率极低。但对这种方案的可持续性和成本效益存在争议。

世卫组织和国家的应对

世卫组织协助各国制定和实施试点项目,促成在2020年之前确认有效控制囊型棘球蚴病的战略。世卫组织正与兽医和食品安全主管部门以及其它部门合作,这对实现减轻疾病负担的长期成果和保障食品价值链必不可少。世卫组织还通过培训被感染国家农村地区从事囊型棘球蚴病临床管理的医疗人员和辅助医务工作者来支持能力建设。

世卫组织棘球蚴病非正式工作小组继续确定优先事项,通过改进病例检测和管理,制定关于囊型棘球蚴病的检测和临床管理指导。该小组还努力促进收集和绘制流行病学数据。

摩洛哥完成了关于对农村和高发病率地区分散诊断和治疗技术并促进穿刺、抽吸、注射、再抽吸战略的一个项目。还需要重视在动物和食品安全领域的预防工作。

蒙古已经认识到棘球蚴病作为公共卫生问题的重要性,在该国卫生部的请求下,世卫组织在2013年进行了初步情况分析。这一分析侧重于实现早期诊断和建立覆盖人和动物的基本监测系统,以了解疾病的实际负担。由于对棘球蚴病缺乏大量投资,因此,规划的进展没能实现。

中国正在将棘球蚴病的预防、控制和治疗纳入其经济和发展计划,以提高对该国(特别是西藏高原)以及中亚共和国的艰巨问题的关注。


(1)一个DALY(伤残调整生命年)即等于损失一年“健康”生活。全国人口损失的伤残调整生命年总数,或者说疾病负担,可以用来衡量当前健康状况与理想健康状况之间的差距,理想健康状况的意思是所有人都能活到高龄,免于疾病与残疾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