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汞与健康

实况报道 第361号
2013年9月


重要事实

  • 汞是自然生成的元素,见于空气、水和土壤中。
  • 接触汞,即使是少量汞,也可带来严重的健康问题,对胎儿和幼儿的发育构成威胁。
  • 汞可能对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以及肺、肾、皮肤和眼睛都产生毒副作用。
  • 世卫组织认为,汞是属于重大公共卫生关切的十大化学品或化学品类之一。
  • 人们主要是在食用鱼和贝类时接触甲基汞,这是一种有机化合物。

汞有各种存在形式:单质(或金属)和无机物(人可因其职业接触此类汞);有机物(例如甲基汞,人可经由饮食接触)。这些形式的汞的毒性以及其对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连同肺、肾、皮肤和眼睛影响各有不同。

汞在地壳中自然生成。它通过火山活动、岩石风化或作为人类活动的结果,释放到环境中。人类活动是汞释放的主要原因,尤其是火力发电站、取暖和烹饪造成的煤炭残留物、工业流程、废物焚化炉,以及汞、黄金和其他金属的开采。

一旦进入环境,汞可借助细菌变为甲基汞。甲基汞随后在鱼和贝类中形成生物蓄积(有机物所含的物质浓度超出环境含量时,即可形成生物蓄积)。甲基汞还是生物放大性的。例如,掠食性鱼类由于食用许多吞咽浮游生物的小鱼,含汞量高的可能性更大。

人们可能在不同环境下接触任何一种形式的汞。不过,接触的发生,主要是通过食用受甲基汞污染的鱼和贝类,或在工业流程中吸入气态单质汞。烹饪不能消除汞。

汞接触

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接触汞。大多数人接触的是低浓度汞,虽然是长期接触(持续的或断续的长期接触)。一些人则接触高浓度汞,包括剧烈接触(在短时间内,往往不超过一天)。剧烈接触的一个例子是由于工业事故发生汞接触。

确定是否影响健康及其严重程度的因素包括:

  • 所涉汞的类型;
  • 剂量;
  • 接触者的年龄或发育阶段(胎儿最敏感);
  • 接触时间;
  • 接触途径(吸入、食入或皮肤接触)。

一般说来,有两个群体对汞更为敏感。胎儿最易受到汞对发育的影响。在子宫中接触甲基汞是由于母亲食用鱼和贝类。它可对婴儿正在发育的大脑和神经系统产生不利影响。甲基汞对健康的主要影响是损害神经发育。因此,在胎儿期接触甲基汞的儿童的认知思维、记忆、注意力、语言,以及良好的运动和视觉空间技能都可能受到影响。

第二个群体是经常(长期)接触高浓度汞者(例如靠渔业自给自足者或职业性接触者)。在特定的靠渔业自给自足人口中,每千人中有1.5至17名儿童显示了因食用含汞鱼类造成的认知损伤(轻度精神发育迟滞)。这些包括巴西、加拿大、中国、哥伦比亚和格陵兰的人口。

汞接触影响公共卫生的一个显著例子发生在1932年至1968年日本的水俣,在那里,一个生产乙酸的工厂向水俣湾排放废液。排放物包括高浓度甲基汞。水俣湾盛产鱼和贝类,为当地居民和其他地区的渔民提供了生计。许多年中,没人意识到鱼类受到汞污染,它在当地社区和其他区引发了一种怪异的疾病。至少有5万人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确认了2000多例水俣病。水俣病在1950年代达到高潮,重症病例出现脑损伤、瘫痪、语无伦次和谵妄。

接触汞的健康影响

单质和甲基汞毒害中央和周围神经系统。吸入汞蒸汽可对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以及肺和肾造成损害,后果可能是致命的。汞的无机盐腐蚀皮肤、眼睛和胃肠道,如果食入,可引发肾中毒。

在不同汞化合物的吸入、食入或表皮接触后,可能观察到神经和功能紊乱。症状包括震颤、失眠、记忆力减退、神经肌肉的影响、头痛和认知能力和运动功能障碍。接触空气中单质汞水平20μg/m3或以上达几年之久的工人,可以观察到中枢神经系统中毒的轻微亚临床症状。对肾脏的影响已有报道,从尿蛋白增加到肾功能衰竭。

如何减少人对汞来源的接触

有几种方法来防止不良的健康影响,包括推广清洁能源,在开采黄金时停止使用汞,停止汞的开采,并逐步淘汰非必要的含汞产品。

推广使用不烧煤炭的清洁能源。

燃烧煤炭进行发电和取暖是汞的主要来源。煤中含有汞和其他有害空气污染物,当火力电厂、工业锅炉和家庭炉灶烧煤时就会被释放出来。

停止汞开采,以及在黄金萃取和其他工业流程中使用汞。

汞是一种不可被破坏的元素,因此,已在使用中的汞可以回收用于其他重要用途,无需进一步开采。手工和小规模金矿开采中汞的使用是特别危险的,对弱势群体的健康影响尤其显著。需要推广和实施无汞(非氰化物)黄金萃取技术,仍然使用汞的地方,需要采用更安全的做法,以防止接触。

逐步淘汰非必要的含汞产品,对剩余的含汞产品进行安全的处理、使用和处置。

许多产品含汞,包括:

  • 电池
  • 测量器具,如温度计和晴雨表
  • 电子表和继电器设备
  • 灯具(包括某些类型的灯泡)
  • 牙科用汞合金(补牙)
  • 皮肤美白产品和其他化妆品
  • 药物

正在采取一系列行动,减少产品中的汞含量,或淘汰含汞的产品。在卫生保健领域,牙科用汞合金几乎在所有国家使用。2009年世卫组织专家磋商得出的结论是,短期内全球禁用汞合金将给公共卫生和牙科卫生部门带来问题,但应通过促进疾病预防和汞合金替代,研究和开发具有成本效益的替代品,牙科专业人士的教育和提高公众意识来逐步减少汞合金的使用。

汞例如硫柳汞(乙基汞),在一些药物中作为疫苗防腐剂的使用,与其他汞来源相比是非常小的。没有证据表明,目前用于人体疫苗的硫柳汞的数量可能危害健康。

无机汞在一些皮肤美白产品中大量增加。许多国家已禁止使用含汞的皮肤美白产品,因为它们危害人体健康。

政治协议

人类活动导致环境中持续性汞排放,食物链中存在的汞及其对人类带来的不利影响引人关注。2013年,各国政府商定了《关于汞的水俣公约》。这一公约促使各政府缔约方采取一系列行动,包括解决向空气中排放汞问题,以及逐步淘汰某些含汞制品。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有关不同形式的汞的健康影响的证据,确认汞接触高危人群的指南,减少汞接触的手段,以及在卫生保健中取代含汞温度计和血压测量仪器指南。世卫组织主持了推广稳妥的医疗废物管理和处置的项目,并促进了开发可负担、有效和不含汞的血压测量仪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