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麦地那龙线虫病(几内亚蠕虫病)

实况报道
2016年5月


重要事实

  • 麦地那龙线虫病是一种处于被消灭边缘的致残性寄生虫病,2015年报告发生的病例仅为22例。
  • 该病的传播通常是在人们极少获得或者不能获得安全饮用水供应时饮用了含有受到寄生虫感染的蚤类的污染水时发生。
  •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经流行该病的20个国家中,仅有4个国家在2015年报告发生病例(乍得(9)、马里(5)、南苏丹(5)和埃塞俄比亚(3))。
  • 从发生感染时算起,直到成虫从身体内脱出这样一个完整传播周期需要10-14个月。

麦地那龙线虫病(又称为几内亚蠕虫病),是一种由麦地那龙线虫这种长型丝状的蠕虫引起的致残性寄生虫病。该病的传播纯属人们饮用了带有感染了寄生虫的水蚤的污染水。

麦地那龙线虫病极少致命,但是感染者数月不能工作。该病所影响的是那些主要依靠像是池塘等开放式水源作为饮用水的农村、贫困并且孤立社区的人们。

问题的范围

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估计全世界20个国家曾有350万病例,其中有16个国家在非洲。所报告的病例数随后出现下降,到2007年时降至1万例以下。之后,进一步下降到2012年的542例,2013年的148例和2014年的126例。2015年全球仅报告发生了22例病例——史上最低数字。

传播、生命周期和潜伏期

发生感染约一年后,就会形成让人感到疼痛的水疱。90%情况下水泡出现在小腿上,当一个或者更多的虫子从水疱中钻出来时,就会伴有烧灼感。病人为了减轻烧灼样的疼痛,通常会把感染的身体部位浸入水中。这些虫子便会将数千个幼虫释放到水里。这些幼虫被极小的甲壳虫类或者挠足虫(又称为水蚤)摄入之后,就会发展到感染期。

人们在饮用污染水时,就会吞下受到感染的水蚤。水蚤在胃里被杀死,但是感染性幼虫被解放出来。幼虫随后穿过肠壁,并在身体内游走。受精后的雌虫(有60-100厘米长)在皮肤组织以下游走,一直游到下肢,形成一个水疱或者造成肿胀,虫子最终会钻出来。成虫在感染后的10至14个月之间出现。

预防

既没有疫苗进行预防,也没有药物来治疗该病。但是,预防该病是有可能的。正是采取了预防性策略,才使该病处在被消灭的边缘。预防性策略包括:

  • 加强监测,在成虫钻出的24小时以内发现每一个病例;
  • 通过治疗、清洗并且定期包扎受影响的皮肤区,来预防每个成虫带来的感染,直到成虫从体内完全排出出去为止;
  • 通过告诫病人避免涉水,防止饮用水受到污染;
  • 确保在更大范围内获得改进的饮用水供应,防止感染;
  • 在饮用之前,对取自开放性水体的水进行过滤;
  • 利用杀幼虫剂双硫磷开展媒介控制;
  • 促进健康教育和行为改变。

走向消灭之路

1981年4月,国际饮水供应和环境卫生十年(1981-1990年)合作行动机构间指导委员会提出消除麦地那龙线虫病,以此作为十年行动获得成功的指标。同年,世界卫生大会这个世卫组织的决策机构通过了一项决议(WHA34.25),认识到国际饮水供应和环境卫生十年对消除麦地那龙线虫病带来了机遇。这使得世卫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制定了消灭活动方面的战略和技术指南。

1986年,卡特中心参与到了与该病的斗争之中,并且与世卫组织和儿基金合作,从此以后一直走在消灭活动的前列。为了做出最后一番努力,世界卫生大会在2011年呼吁麦地那龙线虫病呈地方性流行的所有会员国,加快阻断疾病的传播并且开展全国性的监测,确保麦地那龙线虫病得以消灭。

国家认证

要被宣布为无麦地那龙线虫病状态,国家需要具备零病例传播报告,并在此之后的至少三年内保持积极监测。

在这个期限之后,一个国际认证小组会到该国访问,评估监控系统的适当性,并且审查在谣传病例以及采取的相应行动方面的调查纪录。

审查感染地区获得改良饮用水源等指标,并在村子开展评估,确认不存在疾病传播。还将评估再次输入疾病的风险。最后,将向消灭麦地那龙线虫病国际认证委员会提出报告,供委员会审议。

自1995年以来,消灭麦地那龙线虫病国际认证委员会已经召开过11次会议。根据委员会提出的建议,世卫组织已经认定198个国家和地区(隶属于186个会员国)无麦地那龙线虫病。

正在进行的监测

世卫组织建议最近阻断了麦地那龙线虫病传播的国家和/或地区继续开展主动监测,时间不少于三年。这对确保没有遗漏病例以及该病完全不再卷土重来至关重要。

由于这一蠕虫的潜伏期有10-14个月,单个遗漏病例就会使消灭活动拖后一年或者更长时间。疾病重现的证据曾在埃塞俄比亚显现出来(2008年),尽管该国的疾病消灭规划已使疾病传播遭到阻断。最近在乍得发现(2010年),该国进行零病例报告几乎达10年之后,又再次出现了疾病传播。

人们认为,一个国家的零病例报告连续达到14个月就属于阻断了疾病传播。之后的至少三年内,该国被认为处于认证前期,这期间需要继续开展严密的监测活动。即便是在获得认证之后,还应当继续保持监测,直至全球消灭得导宣布为止。

挑战

发现并且控制最后的剩余病例可能是疾病消灭过程中最为困难且最为昂贵的阶段,这是由于这类病例通常发生在偏远并且往往难以进入的农村地区。

不安全状况会使人们难以进入疾病流行地区,这是一项主要制约因素,尤其是在那些仍然发生病例的国家,即乍得、埃塞俄比亚、马里和南苏丹。

犬类麦地那龙线虫感染对项目带来了挑战,尤其是在乍得和埃塞俄比亚。这一现象于2012年在乍得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此后在同一危险地区发现若干只狗感染了这种新出现的蠕虫,它与在人间出现的蠕虫无法从基因学角度作出辨别。2015年,乍得有500多只狗、埃塞俄比亚有13只狗被报告染有几内亚线虫病。马里和南苏丹于2015年各自报告发生了一起犬类感染。

2016年3月,世卫组织为解决犬类麦地那龙线虫感染问题召集了一次科学会议,提出了在重点研究领域需要采取的若干措施建议,其中包括:

  • 利用全球定位系统跟踪和稳定同位素分析等新技术对受到感染的狗(感染后)和适当配对对照物开展病例对照研究,了解觅食、活动范围和其它感染风险相关因素情况;
  • 提出开展血清学测定,在犬类和人间发现麦地那龙线虫抗体的理由;
  • 开发并实施血清学操作规程,评估犬类和人间的疾病传播动力学,发现可能与麦地那龙线虫产生接触的新地带,并监测干预反应情况(例如用伊维菌素开展治疗)。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倡导消灭疾病,提供技术指导,协调消灭活动,在无麦地那龙线虫病地区强化监测,并监测和报告取得的进展。

世卫组织是按照消灭麦地那龙线虫病国际认证委员会所提建议,有权对没有疾病的国家作出认证的唯一组织。消灭麦地那龙线虫病国际认证委员会由9名公共卫生专家组成。该委员会根据需要召开会议,对提出消灭麦地那龙线虫病认证要求的国家的疾病传播情况进行评估,并就是否认定某一特定国家不存在疾病传播的问题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