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虐待老人

实况报道 第356号
2011年8月


重要事实

  • 约有4%到6%的老人在家中受到某种形式的虐待。
  • 虐待老人可导致严重的身体伤害和长期的心理后果。
  • 由于许多国家都正在经历快速的人口老龄化,预计虐待老人的现象会愈发严重。
  • 全球60岁及以上老人的数量将会增长一倍以上,从1995年的5.42亿达到2025年的约12亿。

虐待老人是指,在任何理应相互信任的关系中,导致老人受到伤害或痛苦的单次或重复行为,或缺乏适当行动。此类暴力是对人权的侵犯,包括身体、性、心理、情感、财务和物质虐待;遗弃;忽视;以及严重缺少尊严和尊重。

问题的范围

虐待老人是一项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虽然关于老年人群体受虐待程度的信息少之又少,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更是这样,但据估计,在高收入国家中,有4%到6%的老人曾在家中遭受过某种形式的虐待。然而,老人们通常害怕向家人、朋友或行政部门报告虐待情况。

在医院、护养院及其他长期护理机构等福利机构,该问题严重程度的数据也极为匮乏。一项对美利坚合众国护养院工作人员的调查显示,此比例可能很高:

  • 在前一年中,36%的人目睹过至少一次对老年患者的身体虐待事件;
  • 10%的人至少曾对一位老年患者采取过一次身体虐待行为;
  • 40%的人承认在心理上虐待患者。

而关于发展中国家福利机构虐待老人的数据甚至更少。

福利机构中的虐待行为包括:从身体方面限制患者;通过诸如给他们穿不洁衣物等方式使他们失去尊严和在日常事务上的选择权;故意不提供足够的护理(如任凭他们长出褥疮);过度给药或给药不足,以及扣留患者的药物;以及在情感上加以忽视和虐待。

虐待老人会导致身体伤害,从微小的擦伤和瘀伤,到骨折及可能会导致长期残疾的头部损伤不等,同时还会造成严重、有时甚至是长期的心理后果,包括抑郁和焦虑。老年人由于骨质较为脆弱,恢复期更长,虐待老年人的后果也因此尤为严重。即便只是较小的伤害也可能会导致严重的永久伤害,甚至死亡。

从全球情况来看,由于许多国家正经历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老年人的需求无法得到完全满足,因此预计虐待老人情况的数量还将增加。预计到2025年时,全球60岁及以上人口的数量将会增长一倍以上,从1995年的5.42亿人增长到约12亿。

风险因素

导致虐待老人可能性升高的风险因素可以归为个人、亲属关系、社区和社会文化层面。

个人

个人层面的风险包括受害者患有痴呆症以及虐待者存有精神障碍和酒精及物质滥用情况。还有其他方面的个人因素,可能会增加某人成为虐待受害者的风险,这包括受害者的性别以及共同居住情况。虽然老年男性受到虐待的风险与女性相当,但在某些国度的文化中,女性的社会地位较低,老年女性由于守寡或其财产被侵占等原因,发生因遗弃而被忽视的风险更高。女性遭受较为持久的严重形式的虐待和伤害风险也可能更高。

亲属关系

生活在一起是虐待老人的一项风险因素。目前尚不清楚,虐待者的配偶和成年子女是否更有可能实施虐待。虐待者对老年人的依赖(通常在经济方面)也会增加虐待风险。在某些情况下,当老年人的依赖性越来越强时,长期不够和睦的家庭关系可能会由于紧张和沮丧而使情况变得更糟。最后,由于许多女性进入职场,空闲时间较少,因此照顾老人便成为较大的负担,这也增加了虐待风险。

社区

照护者与老年人受到社会隔离,加上随之而来的社会支持的缺乏,这是导致照护者虐待老人的一项重大风险因素。许多老年人之所以遭受孤单是由于身体或精神有恙或由于失去朋友或家庭成员。

社会文化

可能会影响虐待老人风险的社会文化因素包括:

  • 将老人描绘成脆弱、虚弱和具有依赖性的群体;
  • 家庭各代之间关系的淡化;
  • 继承体系和土地权,这会影响到家庭内部的权力和物质分配;
  • 在由子女照顾老年人的传统社会中,年轻夫妇移居它处,留下老年人独处;
  • 缺少支付护理费用的资金。

在机构之内,更有可能发生虐待的地方包括:

  • 老年人卫生保健、福利服务和护理设施的标准较低
  • 工作人员未经过良好培训、工资低和工作量大
  • 硬件环境不够完备
  • 机构运营政策以利益为主,而非居住者

预防

为预防虐待老人,已执行了许多策略并采取了许多抵御及减轻后果的行动。主要在高收入国家中执行的虐待预防干预措施包括:

  • 公共和职业宣传运动,筛查(潜在受害者和虐待者)
  • 照护者支持干预(如:压力管理、暂托服务)
  • 对照护者进行痴呆症问题培训

应对和预防进一步发生虐待的努力包括多种干预措施,如:

  • 筛查潜在受害者
  • 向行政部门强制报告虐待情况
  • 成人保护服务
  • 警察和社工进行家庭探访
  • 自助团体
  • 临时避难所和紧急避难所
  • 照护者支持干预

目前,有关这些干预措施有效性方面的证据极为有限。发生虐待后照护者提供支持,以减少再次发生此类事件的可能性,这一做法被证明具有作用。另外,照护者提供支持,在虐待老人情况发生前加以预防,以及从专业角度提高对这一问题的认识,这些做法似乎很有希望。但有证据显示,成人保护服务和警察及社工对受虐待的老年受害者进行探访事实上可能会产生反面后果,这会加剧对老人的虐待。

可能有益于减少虐待老人的多个部门包括:

  • 社会福利部门(通过提供法律、经济和住房支持);
  • 教育部门(通过公共教育和宣传运动);
  • 卫生部门(通过初级保健工作者发现受害者并提供治疗)。

在某些国家,卫生部门在提高人们对虐待老人问题的关注方面起到主导作用,而在其他一些国家,社会福利部门则占据主要地位。

从全球情况来看,我们对虐待老人问题以及如何加以预防依旧知之甚少,在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对该问题范围和性质的描述才刚刚开始,对许多风险因素仍存有争议,而证明能够有效预防虐待老人情况发生的证据也依旧有限。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与合作伙伴合作,通过有助于明确、量化和应对这一问题的行动来预防虐待老人情况的发生,包括:

  • 收集不同环境中发生虐待老人情况的范围和类型的证据(以了解这一问题在全球层面的严重程度和本质);
  • 为会员国及相关部门制定准则,预防虐待老人情况的发生并加强应对;
  • 向各国传播信息并为各国预防虐待老人作出的努力提供支持;
  • 与国际机构和组织合作,在全球范围内遏制这一问题。
分享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话: +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