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非传染性疾病

实况报道
2017年6月


重要事实

  • 非传染性疾病每年导致4000万人死亡,相当于全球总死亡的70%。
  • 每年,1700万例非传染性疾病死亡发生在70岁之前;这类“过早”死亡有87%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 心血管疾病引起的非传染性疾病死亡人数最多,每年造成1770万人死亡,其次是癌症(880万人)、呼吸系统疾病(390万人)以及糖尿病(160万人)。
  • 这四类疾病占所有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的81%。
  • 烟草使用、缺乏运动、有害使用酒精以及不健康饮食,都会增加死于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
  • 发现、筛查和治疗非传染性疾病以及姑息治疗是应对非传染性疾病的关键要素。

概况

非传染性疾病又称慢性病,往往持续时间长,是遗传、生理、环境和行为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非传染性疾病的主要类型包括心血管疾病(如心脏病发作及中风)、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比如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和哮喘)以及糖尿病。

非传染性疾病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造成的影响尤甚,这些国家占全球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的四分之三以上(3100万人)。

哪些人面临此类疾病的风险?

所有年龄组以及所有区域和国家都受到非传染性疾病的影响。这些病症往往与年龄较大的人群相联系,但是有证据显示,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所有死亡中,有1700万例发生在70岁之前。这类“过早”死亡情况中,估计有87%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儿童、成人和老年人都容易受到促发非传染性疾病的危险因素的影响,无论是不健康饮食、缺乏运动、接触烟草烟雾,还是有害使用酒精带来的影响。

这些疾病受到包括迅速而无序的城市化、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以及人口老龄化等因素的影响。不健康饮食和缺乏运动在个体中可能会以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和肥胖的形式出现。这些被称作代谢性危险因素,可导致心血管疾病,这是造成过早死亡的主要非传染性疾病。

危险因素

可改变的行为危险因素

烟草使用、缺乏运动、不健康饮食以及有害使用酒精等会增加罹患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但这些行为是可以改变的。

  • 烟草每年导致720万例死亡(包括接触二手烟雾引起的死亡),并且预计未来几年中会有显著增加(1)
  • 每年有410万例死亡可归因于盐/钠的过量摄入(1)
  • 每年可归因于有害饮酒的330万例死亡中超过半数死于非传染性疾病,包括癌症(2)
  • 每年有160万例死亡可归因于缺乏运动(1)

代谢性危险因素

代谢性危险因素会促发四种主要代谢变化,从而增加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

  • 高血压
  • 超重/肥胖
  • 高血糖(血糖浓度升高)和
  • 高脂血症(血液中脂肪含量高)

在死亡归因方面,全球主要的代谢性危险因素为高血压(占全球死亡数的19%)(1), 其次是超重和肥胖以及高血糖。

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如何?

非传染性疾病威胁到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进展,该议程包括一项具体目标,即到2030年将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减少三分之一。

贫困与非传染性疾病紧密相连。预计非传染性疾病的快速上升将对低收入国家的减贫行动造成阻碍,尤其会增加家庭的卫生保健相关费用。脆弱人群和社会弱势群体比社会地位较高的人所患疾病更为严重并且死得更快,特别是因为他们面临着接触有害产品的更大风险,比如烟草或者不健康饮食,并且他们获得的医疗服务存有局限性。

在资源匮乏环境中,用于非传染性疾病的医疗费用会很快耗尽家庭资源。非传染性疾病带来的高昂费用,包括往往需要长期并且昂贵的治疗以及丧失养家糊口者,每年迫使数百万人陷入贫困,对发展造成抑制。

非传染性疾病的预防和控制

控制非传染性疾病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将重点放在减少与这些疾病有关的危险因素方面。目前政府和其它利益攸关方具备低成本解决方案,可以减少常见的可改变危险因素。监测非传染性疾病的进展和趋势及其风险对于指导政策和优先事项至关重要。

要减轻非传染性疾病对个人和社会的影响,需要采取一种综合性方法,这将需要所有部门,包括卫生、财政、交通运输、教育、农业、计划及其它部门共同努力,减少与非传染性疾病有关的危险,并促进对其采取防控措施。

为加强非传染性疾病管理进行投资至关重要。非传染性疾病的管理包括发现、筛查和治疗这些疾病,并为有需要者提供姑息治疗。可以通过初级卫生保健方针来实施具有高影响力的非传染性疾病基本干预措施,以加强早期发现和及时治疗。证据表明,这类干预措施是极好的经济投资,因为如果能及早向患者提供这些措施,可以减少对更昂贵治疗的需要。

健康保险覆盖不足的国家不太可能普及基本的非传染性疾病干预措施。非传染性疾病的管理措施至关重要,有助于实现到2025年使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风险相对降低25%的全球目标,以及可持续发展目标下关于到2030年将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减少三分之一的具体目标。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的领导和协调作用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认非传染性疾病是可持续发展的一项重大挑战。作为该议程的一部分,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承诺到2030年制定雄心勃勃的国家应对措施,通过预防和治疗,将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减少三分之一(可持续发展目标具体目标3.4)。这一具体目标来自2011年和2014年联合国大会关于非传染性疾病问题的高级别会议,这些会议重申了世卫组织在促进和监测全球防治非传染性疾病行动方面的领导和协调作用。

联合国大会将于2018年召开第三次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审查进展情况,并就2018-2030年的前进方向达成共识。

为了支持各国在其本国开展努力,世卫组织制定了《2013-2020年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行动计划》,其中包括对全球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率影响最大的九项全球目标。这些目标涉及预防和管理非传染性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