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孕产妇死亡率

实况报道 第348号
2014年5月


重要事实

  • 每天,约有800名妇女死于与妊娠和分娩有关的可预防疾病。
  • 所有孕产妇死亡有99%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 生活在农村及较贫困地区的妇女,孕产妇死亡率较高。
  • 少女面临的妊娠并发症和妊娠死亡风险比年长妇女大。
  • 在分娩前后和分娩期间,熟练的护理可挽救妇女和新生儿的生命。
  • 1990年至2013 年,世界各地的孕产妇死亡率下降了近50%。

孕产妇死亡率之高令人无法接受。全世界每天约有800名妇女死于与妊娠或分娩有关的并发症。2013年,28.9万名妇女在妊娠和分娩期间及分娩后死亡。几乎所有这些死亡都发生在低资源地区,而且大多数本来是可以预防的。

实现第五项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情况

改善孕产妇健康是国际社会于2000年通过的8个千年发展目标中的一个。根据千年发展目标5,各国承诺在1990年到2015年期间将孕产妇死亡率减少四分之三。自1990年以来,世界各地的孕产妇死亡率下降了45%。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一些国家自1990年以来将孕产妇死亡人数减少了一半。在包括亚洲和北非在内的其他地区,取得的进展甚至更大。然而,从1990年到2013年,全球孕产妇死亡率(即每10万例活产的孕产妇死亡人数)每年仅下降2.6%。这远远低于实现千年发展目标5所需的5.5%的年降低率。

孕产妇死亡发生在哪些地区?

世界一些地区的孕产妇死亡人数居高反映出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不平等,并突出了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差距。几乎所有孕产妇死亡(99%)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其中超过半数死亡发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近三分之一发生在南亚。

2013年,发展中国家的孕产妇死亡率是每10万例活产有230名孕产妇死亡,而发达国家则为每10万例16人。国家之间的差距很大,少数国家的孕产妇死亡率极高,每10万例活产多达1000人左右。各国国内的高收入者和低收入妇女之间以及城乡妇女间的差距也很大。

15岁以下少女的孕产死亡风险最大,妊娠和分娩并发症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少女死亡的主要原因1,2

平均而言,发展中国家妇女怀孕率高于发达国家,她们一生当中因妊娠死亡的风险较高。每位妇女一生的孕产死亡风险,即15岁女子最终因孕产原因死亡的概率在发达国家为1:3700,而发展中国家为1:160。

妇女为什么死亡?

妇女死于妊娠和分娩期间及分娩后的并发症。这些并发症大多是在妊娠期间获得的。其他并发症可能在妊娠之前就有,但在妊娠期间恶化。占孕产妇死亡原因80%的主要并发症有3

  • 大出血(大都是产后出血);
  • 感染(通常是在分娩后);
  • 妊娠高血压(子痫前兆和子痫);
  • 不安全的人工流产。

其余并发症由妊娠期间的疟疾和艾滋病等疾病引发或与之相关。

孕产妇健康和新生儿的健康密切相关。每年约有300万新生儿死亡4,另有260万婴儿是死产儿。5

如何挽救妇女的生命?

孕产妇死亡大多是可以预防的,因为人人都了解可预防或控制并发症的保健方案。所有妇女妊娠期间需要产前护理,分娩期间需要得到熟练医护,分娩后的数周内则需要医护和支持。特别重要的是,所有分娩均由熟练保健专业人员接生,因为及时的处理和治疗关系到产妇的生死。

分娩后大出血的妇女若无人照管,两个小时内便会失去健康的生命。分娩后立即注射催产素有效地减小了出血的危险。

如果讲卫生,及时确认和对待感染的早期迹象,即可彻底防止分娩后感染

在惊厥(子痫)以及其他危及生命的并发症发作前,应发现并适当控制子痫先兆。施用硫酸镁等药物治疗子痫先兆可降低妇女罹患子痫的危险。

为了避免孕产妇死亡,还必须防止意外怀孕和过早怀孕。包括少女在内的所有妇女,都需要获得避孕措施、严格依法接受安全堕胎服务,并且在堕胎后得到优质护理。

为什么母亲得不到她们所需要的护理服务?

偏远地区的贫困妇女根本不可能获得充足的卫生保健。在熟练卫生工作者人数少的地区,如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情况尤其如此。虽然在过去十年,世界许多地方的产前保健水平都有提高,但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仅有46%的妇女受益于分娩期间的熟练医护。6这就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分娩没有助产士、医生或经过培训的护士的协助。

高收入国家的几乎所有妇女至少做过四次产前检查,在分娩和接受产后护理期间都得到了熟练卫生工作者的照料。在低收入国家,所有孕妇中做过四次产前检查的刚超过三分之一。

妨碍妇女在妊娠和分娩期间接受或寻求医护的其他因素有:

  • 贫困
  • 路途遥远
  • 缺乏信息
  • 服务不足
  • 文化习俗

为了改善孕产妇健康,必须在各级卫生系统查明并消除限制获得优质孕产妇保健服务的障碍。

世卫组织的应对

改善孕产妇健康是世卫组织的主要优先事项之一。世卫组织正在努力减少孕产妇死亡率,采取的手段是提供基于证据的临床和规划指导,制定全球标准,以及为会员国提供技术支持。

此外,世卫组织提倡收费低廉且有效的治疗方法,设计了卫生工作者培训材料和指导方针,支持各国实施政策和规划并监测进展情况。

在2010年9月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首脑会议期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起了一项《促进妇女儿童健康全球战略》,目的是在今后四年挽救1600多万妇女儿童的生命。世卫组织正在与合作伙伴一道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7


1 Conde-Agudelo A, Belizan JM, Lammers C. Maternal-perinatal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associated with adolescent pregnancy in Latin America: Cross-sectional study.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2004. 192:342–349.

2 Patton GC, Coffey C, Sawyer SM, Viner RM, Haller DM, Bose K, Vos T, Ferguson J, Mathers CD. Global patterns of mortality in young people: a systematic analysis of population health data. Lancet, 2009. 374:881–892.

3 Say L et al. Global Causes of Maternal Death: A WHO Systematic Analysis. Lancet. 2014.

4 UNICEF, WHO, The World Bank,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 The Inter-agency Group for Child Mortality Estimation (UN IGME). Levels and Trends in Child Mortality. Report 2013. New York, USA: UNICEF; 2013.

5 Cousens S, Blencowe H, Stanton C, Chou D, Ahmed S, Steinhardt L, Creanga AA, Tunçalp O, Balsara ZP, Gupta S, Say L, Lawn JE. National, regional, and worldwide estimates of stillbirth rates in 2009 with trends since 1995: a systematic analysis. Lancet, 2011, Apr 16;377(9774):1319-30.

6 WHO. World Health Statistics 2004.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4.

7 Ban K. The Global Strategy for Women’s and Children’s Health. New York, NY, USA: United Nations; 20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