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雅司病

实况报道 第316号
2015年5月


重要事实

  • 雅司病是由梅毒螺旋体亚种雅司所致慢性传染病。
  • 该病影响皮肤、骨和软骨,如果不予治疗,它可导致鼻子和腿骨畸形。
  • 因人类属于唯一储主,长久以来人们认为雅司病可被消灭。
  • 2012年研究发现,使用单次剂量口服阿奇霉素就可完全治愈雅司病,这为消灭雅司病开辟了前景。
  • 厄瓜多尔和印度这两个曾经存在疾病流行的国家报告称,于2003年阻断了疾病传播。
  • 13个目前流行国家需要获得支持,以落实世卫组织的疾病消灭新战略。
  • 以前流行此病的73个国家需要确认此种疾病存在与否。

雅司病是由密螺旋体引起的一组慢性细菌性感染中的一个,后者包括地方性梅毒(旋菌症)和品他,通常被称为地方性密螺旋体病。雅司病在这类感染中最为常见。

致病微生物,即梅毒螺旋体亚种雅司,通常与不常见的非性病的地区流行性密螺旋体病、旋菌症和品他病以及密螺旋体亚种螺旋体、即梅毒的病原体密切相关。

该病主要见于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太平洋的温暖、潮湿和热带雨林地区的贫穷社区。

雅司病是通过直接(人与人)非性行为接触方式,由感染者的病灶渗出液通过微创传播给未感染者。大多数病灶发生在四肢。雅司病的最初病灶充斥着细菌。疾病潜伏期为9至90天(平均21天)。

受此病影响的人中,约75%为15岁以下儿童(6-10岁儿童的发病率最高)。男女受到的影响相同。

过分拥挤、卫生条件差以及社会经济状况欠佳,都利于雅司病的传播。若不加治疗,感染了此病可能会导致慢性毁形和残疾。

问题的范围

1952-1964年的消灭运动面向46个国家。自1990年以来,由于许多国家的雅司病消灭规划遭到停止,向世卫组织正式报告的雅司病也出现中断。仅有少数国家继续将雅司病作为其公共卫生议程的组成部分。

对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史料所做的综述1表明,在赤道以北和以南20度的热带地区,至少有88个国家和地区曾经存在雅司病流行。然而,只有13个国家目前存在的雅司病流行情况为人所知。需要对厄瓜多尔和印度这两个据称已于2003年阻断疾病传播的国家进行确认。此外,世卫组织还计划对73个既往流行国家的雅司病状况实施评估。

诊断

临床

雅司病有两个基本时期:早期(具有感染性)以及晚期(不具感染性)。

  • 在雅司病早期,在细菌侵入部位出现首个乳头状瘤(无可见液体的圆形实性皮肤肿胀)。该乳头状瘤充满了细菌生物,可持续3至6个月,之后会自然消退。在早期阶段,也可能会出现骨痛和骨病变。
  • 晚期雅司病出现在最初感染五年之后,其特点是鼻子和骨头变形,手掌和足底皮肤变厚及开裂。足底出现的这类并发症令患者出现行走困难。

现场诊断主要依据临床和流行病学发现。然而,最近发现由杜克雷嗜血杆菌引起的腿部溃疡在临床上可酷似雅司病,这就要求有必要使用快速诊断检测,以便在现场确认疑似雅司病病例。

世卫组织发布了一部临床图示指导,帮助卫生和社区卫生工作者识别这一疾病。

血清学

以实验室为基础的标准检测

血清学检测被广泛用于密螺旋体感染(如梅毒和雅司病)诊断。血清学检测不能区分梅毒或雅司病,对流行地区成人雅司病的解读还需要仔细的临床评估。采用静脉血的实验室检测(梅毒螺旋体颗粒凝聚检测和快速血浆反应素检测)耗费大量人力。

快速的卫生服务点检测

快速检测法使卫生服务点2能够为患者进行诊断和治疗。存在两种快速检测法:

  • 快速检测法广泛用于梅毒诊断,但这些检测法不能区分活动性雅司病和治疗后感染。因此单独使用这一检测法导致患者的过度治疗和重报病例。
  • 卫生服务点的非密螺旋体和密螺旋体新型快速双重梅毒检测法可同时单独检测两种抗体。正在一些国家(加纳、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瓦努阿图)进行雅司病评估。这一新型检测法正被用于根除雅司病的工作。

聚合酶链反应

采用聚合酶链反应(PCR)方法3开展基因组分析,可以用来最终确认雅司病。这一检测法将在根除疾病规划的最后阶段非常有用。也可使用聚合酶链反应技术,对取自雅司病病变处的拭子进行阿奇霉素抗药性测定。

治疗

可用两种抗生素来治疗雅司病。

  • 每公斤体重30毫克(最大量为2克)阿奇霉素(单次口服剂量)。
  • 120万单位(成人)和60万单位(儿童)苄星青霉素(单次肌肉注射剂量)。

并发症

如果不加治疗,约10%的疾病感染者会在五年后出现毁形和失能方面的并发症——腿和鼻子畸形。疾病本身及其并发症,可导致学生旷课并使成年人无法从事农业活动。

预防

尚没有针对雅司病的疫苗。通过对个体病例的早期诊断和治疗以及对受感染人群或社区进行大规模或有针对性的治疗来阻断传播,从而达到预防疾病目的。开展健康教育以及改善个人卫生是预防工作的关键。

以往所做的消灭疾病努力

1952年和1964年间,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46个国家提供了支持,目的是消灭地方性密螺旋体病。在这些国家开展的大规模运动使3亿多人得到检查,5000万人得到治疗。到1964年时,这些疾病的患病率降低了95%(250万)。

这一成就被认为是公共卫生方面的成功案例之一,但这一成就并没有得以保持,直至消灭疾病这一终极目标。过早地将雅司病控制活动与较为薄弱的初级卫生保健体系向结合,以及没有开展持续监测,这些都是没有能够在世界上消灭雅司病的部分原因。上世纪70年代出现了疾病反弹,这促使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WHA31.58号决议。

消灭雅思病的标准

1960年,世卫组织性病感染和第四类密螺旋体专家委员会4从公共卫生角度订立根除雅司病的两个标准:

  • 流行病的根除:被视为彻底根除此病的中期阶段,其定义为连续3年人口中没出现本地感染病例。
  • 彻底根除:被视为实现根除此病的最后阶段(阻断传播),其定义为连续3年人口中没出现本地感染病例,而且5岁以下年龄组没出现血清阳性。

由于有了当今技术,在根除此病工作的最后阶段,可用聚合酶链反应来辅助最后病例的血清确认。

印度消灭雅司病

根据4月17日发表的世卫组织《疫情周报》5,印度似乎已经根除雅司病。最后的病例报告于2003年,在1960年制定标准之后,从以前流行和非流行村庄随机择选1-5岁儿童超过5.7万采样涉及的血清检测没有出现阳性结果(即无阳性反应)。这些结果证实这一疾病没在传播。该报告介绍了所遵循的程序细节,可指导旨在实现相同结果的其他国家。

再接再厉消灭雅司病:迄今取得的进展

“世卫组织被忽视的热带病路线图”以及世界卫生大会第66.12号决议将2020年确定为在剩余流行国家消灭雅司病的目标日期。2012年世卫组织与雅司病专家制定了新的消灭雅司病战略(简称为“莫尔日战略”),它基于口服阿奇霉素的使用,这是60年来使用苄星青霉素注射的转变。

莫尔日战略在刚果、加纳、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瓦努阿图试用成功。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得到的结果在2015年2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6,表明对高危人口进行一轮大规模治疗后,病例和传播情况大幅下降。类似的调查结果在加纳和瓦努阿图已有登记(未发表的结果)。这些结果提供了经验证据,如果阿奇霉素捐助和执行资金能有保障,本轮根除雅司病很可能取得成功7

研究

雅司病专家已查明一些业务研究课题(原稿在出版中),将在全面实施根除雅司病战略的过程中开展这些研究。随着工作的进展,所汲取的经验教训将有助于继续完善战略及其实施工作。

眼前令人感兴趣的是计划于2015年在加纳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展的研究,以确定20mg/kg剂量(推荐用于沙眼的剂量)的疗效,该剂量低于雅司病的标准治疗的30mg/kg剂量。如果成功,这一结果可帮助这两种疾病并存的国家协调治疗政策。

协作活动

下列机构目前参与根除雅司病的工作:

  • 巴塞罗那全球卫生研究所,西班牙巴塞罗那;
  •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美国亚特兰大;
  •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英国伦敦;
  • 医学研究Noguchi纪念研究所,加纳阿克拉;
  • 巴布亚新几内亚医学研究所,巴布亚新几内亚戈罗卡;
  • 华盛顿大学,美国西雅图。

前景

由于人类属于唯一宿主,因此雅司病可以得到消灭。用苄星青霉素大规模治疗高危人群(像过去那样)和现在使用口服阿奇霉素,将会阻断传播,并有助于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根除这种疾病。

实现这一目标的势头正在提速,世卫组织与合作伙伴正在进一步作出消灭雅司病的努力。

阿奇霉素的捐赠仍是关键瓶颈。如果能找到获得这些药物的途径,执行工作的供资会比较容易。根除雅司病是可行的,而且可以实现。

提供数量充足的阿奇霉素,得到快速诊断检测方法以及具备充足的资金,这些对于顺利落实2020年达标活动至关重要。


2 Ayove T et al. Sensitivity and specificity of a rapid point-of-care test for active yaws: a comparative study. Lancet Global Health, 2014: http://dx.doi.org/10.1016/S2214109X(14)70231-1

3 Chi KH, Danavall D, Taleo F, Pillay A, Ye T, Nachamkin E, Kool JL, Fegan D, Asiedu K, Vestergaard LS, Ballard RC, Chen CY. Molecular differentiation of Treponema pallidum subspecies in skin ulceration clinically suspected as yaws in Vanuatu using real-time multiplex PCR and serological methods.Am J Trop Med Hyg. 2015 Jan;92(1):134-8. doi: 10.4269/ajtmh.14-0459. Epub 2014 Nov 17.

7 James W. Kazura. Yaws Eradication — A Goal Finally within Reach. N Engl J Med 2015; 372:693-69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