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医疗废物

实况报道 第253号
2015年11月


重要事实

  • 在医疗活动产生的废物总量中,约85%属于一般无害废弃物。
  • 其余15%被认为可能属于传染性、毒性或放射性的危险物质。
  • 每年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注射约达160亿次,但并非所有针头和注射器在用后都得到妥善处理。
  • 医疗废物含有潜在有害的微生物,可能感染医院的患者、医疗工作者以及普通民众。
  • 医疗废物在某些情况下被焚烧,二恶英、呋喃和其他有毒空气污染物可能产生排放。

医疗活动保护和恢复健康并拯救生命。但如何处理这些活动产生的废物和副产品?

在医疗活动产生的废物总量中,约85%相当于生活垃圾的一般性无害废物。余下的15%被认为可能具有传染性、毒性或放射性的有害物质。

废物种类

废物和副产品包括以下清单说明的各种物质:

  • 传染性废物:被血液和其它体液污染的废物(例如,废弃的诊断样本)、来自实验室工作的传染性病原体的培养物和库存(例如,实验室尸检和被感染动物的废物)或隔离病房患者和设备的废物(例如,棉签、绷带和一次性医疗器械);
  • 病理性废物:人体组织、器官或体液、身体部位和被污染的动物尸体;
  • 利器:注射器、针头、一次性手术刀和刀片等;
  • 化学品:用于实验室准备工作的溶剂、消毒剂和医疗器械含有的重金属(例如破裂的温度计的水银)和电池;
  • 药物:过期、未使用和被污染的药品及疫苗;
  • 基因毒性废物:高危、致突变、致畸和致癌,如癌症治疗中使用的细胞毒性药物及其代谢产物;
  • 放射性废物:诸如受放射性核素污染的物品、包括放射诊断材料或放射治疗材料;
  • 无害或一般废物:不造成任何异常的生物、化学、放射性或物理危害的废物。

医疗废物的主要来源是:

  • 医院和其它医疗设施
  • 实验室和研究中心
  • 太平间和尸检中心
  • 动物研究和检测实验室
  • 血库和采血机构
  • 养老院

就每天每张病床产生的有害废物而言,高收入国家平均达0.5公斤;而低收入国家平均达0.2公斤。然而,低收入国家通常不区分有害废物和无害废物,因此实际的有害废物数量要高很多。

健康风险

医疗废物含有潜在有害的微生物,可能感染医院的患者、医疗工作者以及普通民众。其它潜在的传染风险包括具有耐药性微生物从医疗设施传入环境。

与废物和副产品有关的健康风险还包括:

  • 辐射灼伤;
  • 利器致伤;
  • 因释放药物产品,特别是抗生素和细胞毒性药物而导致的中毒和污染;
  • 废水和有毒元素或化合物,如汞或焚烧过程中释放的二恶英所导致的中毒和污染。

相关的利器

每年全世界进行的注射约达160亿次。但事后并非所有针头和注射器都能得到妥善处理,由此引起伤害和感染风险并给重复使用制造了机会。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在最近几年大幅减少用污染的针头和注射器注射,部分归因于努力降低注射器械的重复使用。尽管取得这一进展,但在2010年,不安全注射仍然造成多达33800起艾滋病毒新发感染,170万起乙肝感染和31.5万起丙型肝炎感染1

凡经历被感染源的病人用过的针头刺伤的人分别有30%、1.8%和0.3%的风险被感染乙型肝炎病毒、丙型肝炎病毒和艾滋病毒2,3,4

清理废物处置场和人工分拣医疗设施的有害废物可能造成更多危害。这些做法在世界许多区域都很常见。废物处理者面临被针头扎伤和接触有毒或传染性物质的直接风险。

2015年,世卫组织/联合国儿基会的联合评估发现,从24个国家的抽查设施中,刚过一半多(58%)的设施具有安全处理医疗废物的适当系统5

环境影响

医疗废物的处理或处置可能将病原体和有毒污染物释放到环境中,从而间接地带来健康风险。

  • 垃圾填埋地如果构建不当则可能污染饮用水。废物处置设施如果设计、运行或维护不佳则会存在职业风险。
  • 焚烧废物已成为广泛的做法,但如果焚烧没烧透或焚烧不适当的材料则可使污染物释放到空气中并产生灰渣。焚烧含氯的材料可以产生二恶英和呋喃,它们是人类致癌物,并与一系列不良健康反应有关。焚烧重金属或金属含量高的材料(尤其是铅、汞和镉)可能使有毒金属传播到环境中。
  • 只有温度高达摄氏850-1100度并装有特殊气体净化设备的现代焚化炉才能符合二恶英和呋喃的国际排放标准。

目前已具备可替代焚烧的其它手段,如高压灭菌、微波、蒸汽处理与内部混合相结合,以及化学处理等。

废物管理:失败的原因

缺乏对与医疗废物有关的健康危害认识,关于妥善管理废物的培训不足,没有废物管理和处置系统,财政和人力资源不足以及对此问题重视不够都是与医疗废物有关的最常见问题。许多国家或者没有适当的法规,或者未执行法规。

推进工作的方法

医疗废物的管理需要得到进一步重视和努力,以避免与不妥做法有关的沉重的疾病负担,包括暴露于传染性病原体和有毒物质。

改进医疗废物管理的主要要素包括:

  • 建立一个综合系统,处理责任、资源分配、处理和处置。这是通过逐步改进而持续下去的长期进程。
  • 提高对医疗废物的相关风险以及安全做法的认识;
  • 选择安全和有益于环境的管理方法,以便在收集、搬运、储存、运输、处理或处置废物时防止人员受到危害。

尽管可就地采取立即行动,但普遍长期的完善则需政府的承诺与支持。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编制了第一版全球性综合指导文件《安全管理医疗活动的废物》。它涉及的方面包括监管框架、规划议题、尽量减少废物、废物的回收、搬运、储存、运输、处理和处置的方法以及培训。

世卫组织与其他合作伙伴协作,还研制了一系列关于医疗废物管理的良好做法的培训模块,涵盖废物管理活动的各个方面,从废物的界定和分类到指导如何同时使用非焚烧或焚烧战略而安全处置废物的考虑。

现在还可获取关于世卫组织指导医疗废物处理的指导文件,其中包括:

  • 监测工具
  • 费用评估工具
  • 快速评估工具
  • 政策文件
  • 关于制定国家计划的指导
  • 注射活动的废物管理
  • 初级卫生保健中心的废物管理
  • 大规模免疫活动的废物管理
  • 突发事件的废物管理

此外,2015年,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基会共同与合作伙伴启动一项全球举措,以确保所有的医疗设施有足够的水、卫生设施和卫生服务。这包括处理医疗废物。


1Pépin J, Abou Chakra CN, Pépin E, Nault V, Valiquette L. Evolution of the global burden of viral infections from unsafe medical injections, 2000-2010.PLoSOne. 2014 Jun 9;9(6):e99677.
2Lanphear BP, Linnemann CC Jr., Cannon CG, DeRonde MM, Pendy L, Kerley LM.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in healthcare workers: risk of exposure and infection. Infect Control HospEpidemiol 1994;15:745–50.
3Bell DM. Occupational risk of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infection in healthcare workers: an overview. Am J Med 1997;102(suppl 5B):9–15.
4Mitsui T, Iwano K, Masuko K, et al.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in medical personnel after needlestick accident. Hepatology 1992;16:1109–14.
5WHO/UNICEF, 2015. 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 in health care facilities: status in 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eneva.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