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二恶英及其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实况报道 第225号
2010年5月


重要事实

  • 二恶英是一组对环境具有持久性污染力的化学物质。
  • 在全球环境中均可发现二恶英,二恶英聚积在食物链中,主要存在于动物脂肪组织内。
  • 人类接触二恶英,90%以上是通过食物,主要是肉类、乳制品、鱼类和贝壳类食品。许多国家当局已制订食物供应监测规划。
  • 二恶英是一类剧毒物质,可导致生殖和发育问题,损害免疫系统,干扰激素,还可以导致癌症。
  • 由于二恶英普遍存在,因而所有人都有接触环境,总体上不会影响人类健康,但由于这类化合物具有很高的潜在毒性,需要努力采取措施减少目前环境的接触。
  • 预防或减少人类接触二恶英的最佳途径是通过控制源头,也就是说,严格控制工业过程,以尽可能减少二恶英的形成。

背景

二恶英是环境污染物。其具有类似于“12大危害物”的特性——“12大危害物”是一组被称为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危险化学物质。二恶英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其具有非常大的潜在毒性。实验证明它们可以损害多种器官和系统。二恶英一旦进入人体,就会长久驻留,因为其本身具有化学稳定性并易于被脂肪组织吸收,并从此长期积蓄在体内。它们在体内的半衰期估计为7至11年。在环境中,二恶英容易聚积在食物链中。食物链中依赖动物食品的程度越高,二恶英聚积的程度就越高。

二恶英的化学名叫:2,3,7,8-四氯二苯并对二恶英(TCDD)。其名称“二恶英”通常用来指结构和化学性质相关的多氯二苯二恶英(PCDDs)和多氯二苯并呋喃(PCDFs)。某些类二恶英多氯联苯(PCBs)具有相似毒性,归在“二恶英”名下。大约有419种类似二恶英的化合物被确定,但其中只有近30种被认为具有相当的毒性,以TCDD的毒性最大。

二恶英污染源

二恶英主要是工业过程的副产品,但也可能来自于自然过程,如火山爆发和森林火灾。二恶英是冶炼、纸浆氯漂白和一些除草剂和杀虫剂制造等各种生产过程的有害副产品。在二恶英被排放到环境中这个问题上最难辞其咎的,莫过于垃圾(固体废物和医院废物等)的焚烧,主要原因是燃烧不充分所致。现有技术已具备废物焚烧低排放控制能力。

尽管二恶英来源于本地,但环境分布是全球性的。世界上几乎所有媒介上都被发现有二恶英。这些化合物聚积最严重的地方是在土壤、沉淀物和食品,特别是乳制品、肉类、鱼类和贝壳类食品中。其在植物、水和空气中的含量非常低。.

PCB工业废油的大量储存,其中许多含有高浓度的PCDFs,这种现象遍及全球。长期储存以及不当处置这种材料可能导致二恶英泄漏到环境中,导致人类和动物食物污染。PCB废物很难做到在不污染环境和人类的情况下处理掉。这种材料需要被视为危险废物并且最好通过高温焚烧处理。

二恶英污染事件

许多国家对其食品供应中的二恶英进行监控。这样能够早期发现污染并防止事态的扩大。其中一个例子是2004年发现荷兰牛奶中二恶英含量的增加,追踪到了动物饲料生产中所使用的一种粘土存在问题。在另一起事件中,2006年荷兰动物饲料中被发现二恶英含量增加,后来确认源头是生产饲料过程使用了被污染的脂肪。

有些二恶英污染事件就重大得多,给许多国家带来了深远影响。

2008年末,爱尔兰因在猪肉抽样检查中检测出二恶英含量超出安全指标的200倍,召回大量猪肉和猪肉产品。这一发现导致了一个与化学污染相关的最大食品召回事件。爱尔兰进行的风险评估表明没有造成公共健康威胁,并追查到污染起因来自污染的饲料。

2007年7月,作为肉类、奶制品、甜点或熟食制品中增稠剂的一种食品添加剂瓜尔胶(guar gum)中被发现含有高剂量的二恶英,其后欧盟委员会给成员国发布了卫生警报。其源头追踪到印度的瓜尔胶,其中含有五氯苯酚(PCP),这是一种已经摈弃的杀虫剂。五氯苯酚中所含的二恶英正是污染物。

1999年,比利时的家禽和蛋类中发现了高含量的二恶英。接着,遭二恶英污染的动物类食品(家禽、蛋、猪肉)相继在其它国家发现。其祸根是遭受非法处置的PCB工业废油污染的动物饲料。

1998年3月,德国销售的牛奶中出现高浓度二恶英,追踪其来源,是巴西出口的动物饲料含有柑橘果泥球所致。此项调查导致了欧盟禁止所有巴西柑橘果泥球的进口。

另外一桩二恶英食品污染案于1997年发生在美国。鸡肉、蛋类和鲶鱼被发现遭受二恶英污染,其原因是动物饲料制造过程中使用了一种被污染成分(膨润土,又叫“球粘土”)。受污染粘土的行踪一直查到了一个膨润土矿。由于没有证据表明该矿埋有危险废物,调查者认为该例二恶英的来源可能是一个自然过程,也许归因于史前森林大火。

1976年,意大利萨浮索的一座化工厂发生严重事故,大量二恶英泄漏。一个充满有毒化学物质的气团,其中包括2,3,7,8-四氯二苯并对二恶英或TCDD,进入了空气中,致使方圆15平方公里的范围遭受了污染,这个区域内生活着37000人。对受害人群的广泛研究仍在继续,以确定这次事故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但是,这些调查因缺乏适当的接触评估而受到一些影响。已经发现并正在进一步调查的情况有某些癌症有小幅增加以及生育受到影响等。目前正在就这次事故可能对接触人群子女带来何种影响进行研究。

有关TCDD作为某些橙剂(一种在越战中使用的落叶剂)中的有毒物质对健康的影响引起了广泛的研究。其与某些类型的癌症及糖尿病的联系也正在研究中。

在世界其它地区有过更早的食品污染事件报道。尽管所有国家都可能发生,但大多数此类报道都发生在工业化国家,这是因为这些国家都有较健全的食品污染监测、较强的危险品意识和较完善的管理控制,用来发现二恶英问题。

曾经报道的还有几起人为投毒事件。尤其引人注目的是2004年乌克兰总统维克托•尤先科,他的面部因患氯挫疮而损毁。

二恶英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人类短期接触高剂量的二恶英,可能导致皮肤损害,如氯痤疮和皮肤色斑,还可能改变肝脏功能。长期接触则会牵涉到免疫系统、发育中的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以及生殖功能的损害。动物慢性接触二恶英已导致几种类型的癌症。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于1997年对TCDD进行了评价。根据动物数据和人类流行病学数据,IARC将TCDD分类为“已知人类致癌物”。不过,TCDD并不影响遗传物质,并且低于一定剂量的接触,致癌风险可以忽略不计。

由于二恶英普遍存在,因而所有人都有接触的环境且身体里都有一定程度的二恶英,也就产生了所谓的机体负担。目前,正常环境的接触总体上不会影响人类健康。然而,由于这类化合物具有很高的潜在毒性,需要采取努力来减少目前环境的接触。

易感小群体

发育中的胎儿对二恶英最为敏感。新生儿的器官系统迅速发育,也可能更易受到一定影响。一些个人或群体可能因为饮食(如大量食用地球某些地方的鱼类)或职业(略举几种,如造纸业、焚化厂及危害废物处理场工作人员)而大量接触二恶英。

预防和控制对二恶英的接触

适当焚烧污染物是预防和控制对二恶英的接触的目前最为有效的方法。这种方法还可以消灭含有PCB的废油。焚烧需要850°C以上的高温。为了消除大量有毒物质,甚至需要1000°C或更高的温度。

预防或减少人类接触二恶英,最好的措施就是瞄准源头,也就是说,严格控制工业过程,以尽可能减少二恶英的形成。这是各国政府的责任,不过,由于认识到这种方式的重要性,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于2001年通过了《瞄准源头降低食品中化学品污染的措施的操作规程》(CAC/RCP 49-2001),并在2006年通过了《预防和降低食品和饲料中二恶英和类二恶英PCB污染的操作规程》(CAC/RCP 62-2006)。

人类接触二恶英,90%以上是通过食品,其中主要是肉制品和乳制品、鱼类和贝类。因此,保护食品供应是关键。如上所述,其中一种方法就是瞄准源头措施,以降低二恶英的排放。需要避免在食品链中对食品形成二次污染。初级生产、加工、分发和销售中良好的控制与操作,对安全食品的生产来说都必不可少。

必须建立食品污染监测体系来确保不超过允许含量水平。各国政府有责任监督食品供应的安全,并采取措施保障公众健康。各国应制订在怀疑发生污染时确定、阻止、处理被污染饲料和食品的应急计划。应检查接触人员的暴露情况(如检测血液或母乳中的污染物含量)及影响(如通过临床观察了解症状)。

消费者可采取哪些措施来降低接触风险?

剔除肉食中的脂肪和食用低脂乳制品,可以降低对二恶英化合物的接触。此外,平衡的膳食(包括适量的水果、蔬菜和谷物)将有助于避免从单一来源过量摄入。这是一种减轻机体负担的长期策略,可能对女孩和年轻女性来说最为重要,这可以在以后的生活中降低正在发育的胎儿及以后哺乳婴儿的接触。不过,让消费者减少自身接触的可能性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制约。

如何辨别并测量环境和食品中的二恶英?

对二恶英进行化学量化分析需要非常先进的方法,世界上只有数量有限的几个实验室能够做到。这些实验室大多在工业化国家。分析成本非常高,根据样品类型而各不相同,但分析一个生物样品成本在1700美元以上,全面评估一个废物焚化装置的排放情况则需要数千美元。

生物(细胞或抗体)筛选方法的开发在日益加强。采用这种方法来分析食品样品尚未得到充分的验证。不过,这种筛选方法成本低,可以进行更多的分析。如果筛选检测呈阳性,就必须通过更加复杂的化学分析来确认结果。

世卫组织有关二恶英的活动

降低对二恶英的接触,是实现减少疾病的一个重要公共卫生目标,也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目标。为了对可接受接触剂量提供指导,世卫组织召开了一系列专家会议来确定人类在一生中可以接触但不造成损害的二恶英容许摄入量。

在最近一次于2001年召开的专家会议上,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卫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对PCDD、PCDF和“类二恶英”PCB进行了最新的综合风险评估。专家们做出结论,认为可以在假设包括癌症在内的所有影响均有一个最低限度的基础上,确定二恶英的容许摄入量。PCDD、PCDF和“类二恶英”PCB的半衰期很长,意味着每天的摄入对总摄入量的影响很小甚至可忽略不计。为了评估这些物质对健康的长期和短期风险,总摄入量或平均摄入量应对几个月时间进行评估,容许摄入量则应对至少一个月时间进行评估。专家确定了暂定每月容许摄入量(PTMI)是70微微克/公斤。这种剂量是在对健康无可察觉的影响下终身可摄入的二恶英剂量。

世卫组织与粮农组织合作,已通过这两个组织联合成立的食品法典委员会制订了《预防和降低食品和饲料中二恶英和类二恶英PCB污染的操作规程》。该文件为各国和地区主管当局制订预防措施提供了指南。目前正在考虑制订食品中二恶英含量规定指导原则。

1976年以来,世卫组织就一直负责全球环境监测系统中的食品污染监测和评估规划,通常称为GEMS/Food。它通过全球70多个国家参与的实验室网络,提供食品污染程度与趋势方面的信息。其监测规划中包括二恶英。

1987年以来,世卫组织对母乳中二恶英的含量进行定期研究(主要在欧洲国家)。通过这些研究,对人类对各种来源的二恶英的接触进行了评估。最近的数据表明,过去二十年来,多个国家采取的控制二恶英排放的措施已经大量降低了对这种物质的接触。

世卫组织目前正在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就实施《斯德哥尔摩公约》展开合作,这是一项减少排放包括二恶英在内的某些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国际协定。国际上正在考虑采取若干行动,减少焚烧和制造过程中产生的二恶英。为了满足《斯德哥尔摩公约》中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要求,世卫组织全球环境监测系统食品污染监测和评估规划制订了一项全球母乳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调查的新计划,以实现世卫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及其会员国的健康、食品安全和环境目标。该计划将帮助各国和各地区政府收集并分析代表性样品,从而评估当前的环境接触情况,并在将来评估所采取的减少接触措施的有效性。

二恶英在环境和食品中以一种复杂的混合物形式出现。为了评估整个混合物的潜在风险,对这组污染物采用了毒性当量概念。TCDD在这个家族中毒性最强,被用作参照物,所有其它二恶英均根据实验研究确定相对于TCDD的毒性。在过去15年中,世卫组织通过国际化学品安全规划(IPCS),经过专家会商,确定了二恶英及相关化合物的毒性当量因子(TEF),并定期进行了重新评估。世卫组织毒性当量因子值已经得到确立,适用于人类、哺乳动物、鸟类和鱼类。最近一次这类会商是在2005年,目的是更新人类和哺乳动物的毒性当量因子。这些国际上制订的因子用来进行风险评估和管理,已经被多个国家和区域机构正式采用,其中包括加拿大、日本、美国和欧洲联盟。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世卫组织媒体中心
电话:+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mediainquiries@who.int

分享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