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布鲁里溃疡

(溃疡分枝杆菌感染)

实况报道 第199号
2014年7月


重要事实

  • 布鲁里溃疡是令人衰弱的慢性皮肤和软组织感染,可导致永久性容貌毁损和残疾。
  • 此病由溃疡分枝杆菌导致。
  • 至少有33个热带、亚热带和温带国家报告出现布鲁里溃疡病例。
  • 在这33个国家中,15个国家每年共报告发生5000–6000例病例。
  • 该病发生在非洲、南美和西太平洋区域。
  • 多数病人为15岁以下儿童。
  • 如发现较早,用抗生素联合方法可治愈80%的患者。

布鲁里溃疡是17种被忽视的热带病之一,由溃疡分枝杆菌感染引起。溃疡分枝杆菌与引起结核病和麻风的病菌属同一菌系。

感染会导致皮肤和软组织损伤,通常在腿部或臂部形成大面积溃疡。早期未得到治疗的患者往往留下长期功能性残疾。早期诊断和治疗是最大限度降低发病以及预防残疾的唯一方法。

问题的范围

在非洲、美洲、亚洲和西太平洋区域,共有33个国家报告出现布鲁里溃疡。除澳大利亚、中国和日本外,多数病例发生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

多数病例报告发生在西非和中非某些国家——贝宁、喀麦隆、科特迪瓦、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加纳。

2013年,33个国家中有14个向世卫组织做了数据报告。

病例的临床和流行病学特点

在不同的国家和环境之间和之内,病例的临床和流行病学特征也有很大不同。

在非洲,感染者中约有48%为15岁以下儿童,而澳大利亚有10%为15岁以下儿童,日本有19%为15岁以下儿童。

该病的性别分布也存有差异:

  • 非洲——男性为52%,女性为48%;
  • 澳大利亚——男性为55%,女性为45%;
  • 日本——男性为34%,女性为66%。

一般而言,约有35%的病变发生在上肢,55%发生在下肢,10%发生在身体其它部位。

在非洲,多数病例的诊断仍较晚:一型(32%)、二型(35%)、三型(33%)。在澳大利亚和日本,大多数病变(>90%)被诊断为1型。

在某些非洲国家,约有70%的病例得到溃疡诊断,而在澳大利亚和日本,逾90%的病例在溃疡期得到诊断,但大多数溃疡面较小(1型)。

数据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群的人口学特点、流行水平、对该病的认识、主动监测工作的力度以及可获治疗的机会。

致病微生物

溃疡分枝杆菌生长所需温度为29-33摄氏度(而结核分枝杆菌生长所需的温度是37摄氏度),并需要低氧(氧气浓度为2.5%)。此微生物可生成细菌内酯。细菌内酯是一种独特毒素,造成组织损坏并抑制免疫应答。

传播

溃疡分枝杆菌确切的传播方式仍不明。

症状和体征

布鲁里溃疡开始时通常为一个无痛肿块,称为结节。最初可呈现腿部、臂部或面部大面积无痛硬块或弥漫性无痛肿胀(水肿)。由于细菌内酯毒素的局部免疫抑制特性,使该病的发展没有疼痛,也不发烧。如不治疗,或有时甚至在抗生素治疗的情况下,结节、硬块或水肿会在4周内形成溃疡,并伴有典型的毁损边缘。有时骨骼受到侵袭,造成严重畸形。

诊断

临床

一般而言,当流行地区具备训练有素的卫生专业人员时,就可做出可靠临床诊断。在诊断时,应根据患者的年龄、病变部位、疼痛和地理区域等因素排除其它病症,这包括热带崩蚀性溃疡、(通常在中老年人和老年人中的)动脉和静脉功能不全导致的小腿慢性溃疡、糖尿病性溃疡、皮肤利什曼病、广泛溃疡性雅司病及由杜克雷嗜血杆菌引起的溃疡1等。

早期结节性病变有时会与疖疮、脂肪瘤、神经节、淋巴结结核、盘尾丝虫病节结或其它皮下感染(如真菌感染)相混淆。

在澳大利亚,丘疹性病变最初可能会被误认为昆虫叮咬。

蜂窝织炎看起来可能像溃疡分枝杆菌感染引起的水肿,但蜂窝织炎病变有痛感,患者会感到不适,且伴有发热。

艾滋病毒感染并不是一种危险因素,但在合并流行国家,艾滋病病毒感染会增加病人处置难度。免疫系统功能降低会使布鲁里溃疡的临床发展速度更快,且治疗结局不佳。

实验室

实验室一般可采用四种方法确认布鲁里溃疡。IS2404聚合酶链反应是常用的确诊方法,原因是其敏感度最高,而且可在48小时内获得结果。其它方法为直接显微镜检查、组织病例和培养法。

世卫组织最近就这四种方法发布了一本手册,对实验室科学家和卫生工作者带来指导。

由14个流行国和非流行国的17个实验室构成的世卫组织网络支持用以确诊病例的国家控制规划。

治疗

当发现病人较早时,对布鲁里溃疡的治疗可能是直截了当的;如在晚期发现可能就较为复杂且费用昂贵。这包括抗生素联合治疗和辅助治疗。

抗生素

无论出于何等阶段,可采用为期八周的不同抗生素联合疗法治疗布鲁里溃疡。视病人情况,可采用以下其中一种组合方法:

  • 合用利福平(10毫克/公斤体重,每日一次)和链霉素(15毫克/公斤体重,每日一次);或者
  • 合用利福平(10毫克/公斤体重,每日一次)和克拉霉素(7.5毫克/公斤体重,每日两次),但疗效未经随机试验证实。

由于孕期禁忌链霉素,因此,合用利福平和克拉霉素治疗是对孕妇患者较安全的治疗方案;还对成年人合用利福平(10毫克/公斤体重,每日一次)和莫西沙星(400毫克,每日一次),但疗效未经随机试验证实。

发病管理和残疾预防

这包括可加快伤口愈合并预防残疾的治疗办法。

治疗办法就是伤口处理和外科手术(主要是清创和植皮)等,并可采取干预措施,最大限度减少或预防残疾。

重要的是要加强受影响地区的卫生系统,确保获得高质量医护。病人、家庭成员和卫生工作者携手获得最佳成果。

预防

由于并不知晓布鲁里溃疡是如何传播的,因此无法采取预防措施。目前尚无可用于一级预防布鲁里溃疡的疫苗。接种卡介苗疫苗看来可对该病起到一些短期保护作用。可在早期发现和治疗病例的基础上进行二级预防。

控制

目标和战略

布鲁里溃疡的控制目标是减轻痛苦,减少残疾,并减轻有关的社会经济负担。

此项战略基于早期发现和抗生素治疗。为实施此项战略,应开展以下活动:

  • 在社区开展健康教育,以促进尽早报告病例;
  • 卫生工作者和乡村志愿人员培训;
  • 实验室确认病例;
  • 标准化记录和报告系统并绘图;
  • 卫生设施加强;
  • 监测和评价控制活动。

为支持开展这些活动,世卫组织编制了技术和信息材料。

规划目标

在2013年3月25-27日于瑞士日内瓦举行的布鲁里溃疡控制和研究会议上,达成了以下规划目标。

  • 到2014年底,任何地区或国家报告发生的病例中至少有70%得到聚合酶链反应呈现阳性的确认。
  • 到2014年底,任何地区或国家报告发生的三型病变比例从2012年平均数的33%降到25%以下。
  • 到2014年底,任何地区或国家在诊断时出现的运动受限病人比例从2012年平均数的25%降到15%。
  • 到2014年底,任何地区或国家在诊断时报告发生的溃疡病变比例从2012年平均数的84%降到60%。

研究重点

鉴于需要改进现场控制措施,确定了布鲁里溃疡研究的三项主要重点:

1. 开发口服抗生素治疗办法

正由世卫组织协调开展的一项随机临床试验于2013年在贝宁和加纳启动,其目标是开发出一种针对布鲁里溃疡的口服性治疗办法,预计这项研究于2016年结束。

2. 开发可在医疗站点使用的快速诊断工具

开发出可在医疗站点使用的快速诊断工具就可简化该病的现场控制和管理。2013年11月,世卫组织和促进创新诊断方法基金会在日内瓦召开了一次会议,内容涉及加速开发快速检测法的重点领域和差距。用以发现人体组织中的细菌内酯毒素的创新方法正在进行之中,这可向人们提供用来确认布鲁里溃疡疑似病例的更简单、快捷和便宜替代方法2 .

3. 传播方式

尽管做出了十多年努力,该病的传播方式依然没有得以确定。但仍为解决这一问题进行研究。

世卫组织和全球应对

世卫组织提供技术指导,制定政策,并协调控制和研究工作。

世卫组织定期召集布鲁里溃疡方面的所有主要行动者开会,以交流信息,协调疾病控制和研究努力,并监督进展。这方面的努力还有助于提高对布鲁里溃疡的关注,并为应对此病调动资源。

在世卫组织领导下以及非政府组织、研究机构和受影响国政府的支持下,已经取得了稳步、可观的进展。

这使布鲁里溃疡有了改变,使其不再是难以医治的毁灭性致残疾病,而是一种现在可用抗生素治愈的疾病。


参考文献

1Mitjà, O et al. Haemophilus ducreyi as a cause of skin ulcers in children from a yaws-endemic area of Papua New Guinea. Lancet Global Health: 2014; Vol 2, Issue 4: e235 - e241.

2Converse PJ et al. Accelerated detection of mycolactone production and response to antibiotic treatment in a mouse model of Mycobacterium ulcerans disease . 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 January 02, 2014

分享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话: +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