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

实况报道
2016年9月更新


重要事实

  •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威胁到由细菌、寄生虫、病毒和真菌引起的越来越多感染的有效预防和治疗。
  • 它对全球公共卫生构成越来越严重的威胁,需要政府各部门和全社会采取行动。
  • 若无有效的抗生素,重大手术和癌症化疗的成功率就会受到影响。
  • 由于病程延长、检测次数增多和需要使用更昂贵的药物,耐药性感染患者的医疗费用高于非耐药性感染患者。
  • 在全球,每年有48万人罹患耐多药结核病,同时药物耐药性使防治艾滋病毒和疟疾的工作变得更为复杂。

什么是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

如果微生物(如细菌、真菌、病毒和寄生虫等)在暴露于抗微生物药物(如抗生素、抗真菌药、抗病毒药、抗疟药和驱虫药)时发生改变,便会出现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产生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微生物有时被称为“超级细菌”。

结果,药物失去效果,体内的感染持续不断,进而加剧传染他人的风险。

为什么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是全球关切的问题?

新的耐药机制出现并在全球传播,威胁着我们治疗普通传染病的能力,导致长期患病、残疾和死亡。

如果没有预防和治疗感染的有效抗微生物药物,器官移植、癌症化疗、糖尿病管理和重大手术(如剖腹产或髋关节置换术)等医疗程序便会具有极高风险。

由于需要延长住院期和提供更细致的服务,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造成医疗保健费用上升。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危及千年发展目标成果,并有碍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是什么因素加快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出现和扩散速度?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是通常随着基因变化而逐渐发生的一种自然现象。但抗微生物药物的误用和滥用会加快形成耐药性。许多地方存在对人和动物误用和滥用抗生素问题,抗生素的使用往往未获任何专业监督。例如有人使用抗生素治疗流感和普通感冒等病毒性感染,或将其用作牲畜和鱼类的生长促进剂。

在人类、动物、食物和环境(水、土壤和空气)中,有些微生物对于抗微生物药物具有耐药性。这些微生物可以在人与动物间传播,也可在人际传播。感染控制做得不好,卫生条件不具备,以及处理食物不当,都会助长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传播。

当前的形势

细菌耐药

每个国家都存在抗生素耐药性问题。

与受到非耐药菌株感染的患者相比,受到同类耐药菌株感染的患者面临较高的临床恶化和死亡风险,而且需要更多的医疗资源。

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治疗肺炎克雷伯菌(常见的肠道细菌)引起的危及生命感染的最后手段,对此类药物的耐药性已传播到世界各区域。肺炎克雷伯菌是院内感染(肺炎、血液感染、新生儿和重症监护室患者感染等)的一个重大病因。在有些国家,由于耐药性,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对半数以上接受治疗的肺炎克雷伯菌感染患者无效。

氟喹诺酮类药物是最广泛用于治疗大肠杆菌引起的尿道感染的药物之一,但大肠杆菌对这种药物的耐药性已非常广泛。在世界上许多地方的国家中,这种治疗现在对半数以上的患者无效。

目前已在至少十个国家(澳大利亚、奥地利、加拿大、法国、日本、挪威、斯洛文尼亚、南非、瑞典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证实用于淋病的最后药物手段(第三代头孢菌素类抗生素)治疗失败。

为处理新出现的耐药性问题,世卫组织最近更新了淋病治疗指南。鉴于对喹诺酮类药物(一种抗生素)的广泛耐药性,世卫组织新指南不建议使用这类药物治疗淋病。此外,还更新了衣原体感染和梅毒治疗指南。

金黄色葡萄球菌是在卫生保健设施和社区获得的严重感染的常见原因,而对治疗其引起的感染的一线药物耐药也非常普遍。据估计,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感染者与非耐药感染者相比死亡概率高64%。

粘菌素是用于治疗对碳青霉烯类药物具有耐药性的肠杆菌引起的危及生命感染的最后药物。最近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发现存在粘菌素耐药性问题,此类细菌造成的感染现已无法治疗。

结核病耐药

据世卫组织估计,2014年,全世界共有大约48万例新发耐多药结核病(即对两种以上最强大抗结核药具有耐药性的结核病)。但发现和报告的病例仅占大约四分之一(即12.3万例)。与非耐药结核病相比,耐多药结核病所需疗程长得多,且疗效较差。2014年全球仅一半的耐多药结核病患者获得成功治疗。

在2014年新发结核病例中,约3.3%的新发结核病例为耐多药结核病。在曾接受结核病治疗者中,耐多药结核病比例较高,为20%。

在105个国家中发现了广泛耐药结核病(对至少四种核心抗结核药耐药的结核病)。大约9.7%的耐多药结核病患者是广泛耐药结核病患者。

疟疾耐药

截至2016年7月,已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的五个国家(柬埔寨、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缅甸、泰国和越南)证实出现对治疗恶性疟的一线药物(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的耐药性。

在多数地方,患有耐青蒿素感染的病人只要用含有一种有效搭配药物的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进行治疗后就可完全康复。但是,沿着柬埔寨—泰国边界线,恶性疟原虫已对几乎所有现有的抗疟药物产生了耐药性,使治疗更具挑战性并需要严密监测。

存在的真正风险是,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其它地区不久也将出现对多种药物的耐药性。耐药菌株传播到世界其它地区可能构成重大公共卫生挑战并破坏近期在疟疾控制方面取得的重要成就。

《世卫组织大湄公河次区域消除疟疾战略(2015-2030年)》已得到所有5个国家以及中国的批准。

艾滋病毒耐药

2010年,发展中国家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人群中约7%感染的是耐药艾滋病毒。在发达国家,这一数字为10%-20%。一些国家最近报告说在开始艾滋病毒治疗的人群中感染耐药病毒的比例达到15%或更高,而在重新开始治疗的人群中该比例高达40%。此问题急需得到关注。

日益加剧的耐药性造成严重的财务影响,二线和三线治疗方案费用比一线药物治疗方案分别高3倍和18倍。

自2015年9月以来,世卫组织建议所有艾滋病毒携带者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更多使用抗逆转录病毒治疗预计将进一步增加世界各区域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耐药性。为最大限度延长一线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案的有效性并确保人们获得最有效的疗法,必须继续监测耐药性并尽量减少耐药性的进一步出现和传播。

世卫组织目前正在与各国、伙伴和利益攸关方进行磋商,制定一份新的《应对艾滋病毒耐药性全球行动计划(2017-2021年)》。

流感耐药

抗病毒药物对于治疗流行性和大流行性流感至关重要。迄今为止,几乎所有在人类中传播的甲型流感病毒都对M2抑制剂(金刚烷胺和金刚乙胺)这类抗病毒药物具有耐药性。但是,对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奥司他韦的耐药频率仍然处于低水平(1%-2%)。世卫组织全球流感监测和应对系统负责持续监测抗病毒药物的敏感性。

需要协调行动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是多个相互关联因素造成的复杂问题,影响到整个社会。单一、孤立的干预措施效果不大。需要各方协调行动,以便尽量减少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出现和传播。

所有国家都需要制定全国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行动计划。

需要进一步开展创新和投资工作,以研发新的抗微生物药物、疫苗和诊断工具。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正提供技术援助,协助各国制定国家行动计划,并加强卫生和监测系统,以便能够预防和管理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问题。它还与各合作伙伴一道加强证据基础和制定新的办法来应对这一全球威胁。

世卫组织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密切合作,根据“同一个健康”方针,促进采用最佳做法,避免抗菌素耐药性出现和蔓延,包括优化人类和动物的抗生素使用。

各会员国在第六十八届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了一项全球行动计划,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理事机构在2015年5月和6月分别表示支持。全球行动计划的目标是,确保尽可能长期维持使用具有质量保证和安全有效的药物治愈和预防传染病,并应以负责任的方式使用这些药物,另外还应确保所有需要的人都能获得这些药物。

将在2016年联合国大会期间于9月21日举行一次耐药性专题高级别会议,以促进作出全球承诺,推动国家众多部门进一步处理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