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性传播感染

实况报道
2015年12月


重要事实

  • 全世界每天有100多万人获得性传播感染。
  • 每年估计有3.57亿人新感染下述四种性传播感染中的一种:衣原体、淋病、梅毒和滴虫。
  • 估计有超过5亿人感染生殖器疱疹病毒。
  • 超过2.9亿妇女感染人乳头瘤病毒。1
  • 大多数性传播感染没有症状或只有可能不被确认为性传播感染的轻微症状。
  • 2型单纯疱疹病毒和梅毒等性传播感染可能增加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
  • 在某些情况下,性传播感染除感染本身造成的直接影响外,还可通过母婴传播感染和慢性病造成严重后果。
  • 耐药性,尤其是淋病的耐药性,是全世界降低性传播感染工作所面临的主要威胁。

什么是性传播感染?它们如何传播?

已知有30多种细菌、病毒和寄生虫通过性接触进行传播。这些病原体中有八种致病几率最高。这八种感染中,有四种目前可以治愈,即梅毒、淋病、衣原体和滴虫。其它四种为不可治愈的病毒性感染,即乙型肝炎、单纯疱疹病毒、艾滋病毒和人乳头状瘤病毒。这些不可治愈的病毒性感染引起的症状或疾病通过治疗可以得到缓解或改善。

一些性传播感染可通过有皮肤接触的性接触传播。引起性传播感染的微生物也可以通过性接触以外的途径,如共享血液制品和组织移植传播。许多性传播感染,包括衣原体、淋病,乙型肝炎、艾滋病毒和梅毒等,也可在怀孕和分娩期间由母亲传给婴儿。

性传播感染可以没有任何明显疾病症状。性传播疾病的常见症状有阴道分泌物、男性尿道分泌物、生殖器溃疡和腹痛。

问题的范围

在全世界,性传播感染对性卫生和生殖卫生产生深远影响。

每天有100多万人获得性传播感染。每年估计有3.57亿人新感染下述四种性传播感染中的一种:衣原体(1.31亿人)、淋病(7800万人)、梅毒(560万人)和滴虫(1.43亿人)。5亿多人患有生殖器单纯疱疹病毒(疱疹)感染。无论何时,都有超过2.9亿妇女患有人乳头状瘤病毒感染,这是最常见的性传播感染之一。

除感染本身造成的直接影响外,性传播感染可以引发严重后果。

  • 疱疹和梅毒等性传播感染可能使获得艾滋病毒的风险增加三倍甚至更多。
  • 性传播感染的母婴传播可导致死产、新生儿死亡、低出生体重和早产、败血症、肺炎、新生儿结膜炎和先天性畸形。妊娠期梅毒每年导致约30.5万例胎儿和新生儿死亡,21.5万婴儿面临更多因早产、低出生体重或先天性疾病引发死亡的危险。2
  • 人乳头瘤病毒感染每年造成52.8万例宫颈癌和26.6万例宫颈癌死亡。1
  • 淋病和衣原体一类的性传播感染是妇女盆腔炎症和不孕的主要原因。

预防性传播感染

咨询和行为方式

咨询和行为干预为避免性传播感染(包括艾滋病毒)和意外怀孕提供了初级预防手段。其中包括:

  • 全面的性教育、性传播感染和艾滋病毒检测前后的咨询;
  • 有关更安全的性行为/降低风险的咨询、推广安全套;
  • 针对主要人群(如性工作者、男男性行为者和注射吸毒者)的干预;
  • 适应青少年需求的教育和咨询服务。

此外,咨询能提高人们识别性传播感染症状的能力,并提高他们寻求医疗保健或鼓励性伴侣寻求医疗保健的可能。遗憾的是,公众缺乏意识、缺乏对卫生工作者的培训以及与性传播感染相关的长期广泛的污名,依然是更多更有效使用这些干预措施的障碍。

屏障法

如果予以正确、持续地使用,安全套是预防性传播感染(包括艾滋病毒)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女用安全套安全有效,但在国家规划中的推广使用不如男用安全套广泛。

性传播感染的诊断

准确的性传播感染诊断检测在高收入国家的使用非常广泛。它对无症状感染的诊断尤其有效。但是,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无法广泛提供诊断检测。能提供检测时,费用通常十分昂贵,而且地理交通不便,患者通常要等待很长时间(或需要往返)才能获得检测结果,因而使后续步骤受阻,保健或治疗可能不完全。

针对性传播感染,目前仅有的低廉快速的检测是梅毒检测和艾滋病毒检测。梅毒检测已经在一些资源有限的环境下投入使用。这项检测很准确,能在15至20分钟内提供结果,而且有最低限度的培训就可以操作,非常便利。快速梅毒检测推出后,检测梅毒的孕妇数量增多。但是,在大多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依然需要开展更多工作,确保所有孕妇都接受梅毒检测。

针对其他性传播感染的几项快速检测正在开发之中,它们将有可能提高尤其在资源有限的环境下进行性传播感染诊断和治疗的能力。

性传播感染的治疗

几种性传播感染目前可以进行有效治疗。

  • 三种细菌性的性传播感染(衣原体、淋病和梅毒)和一种寄生虫引起的性传播感染(滴虫),采用目前有效的单剂抗生素疗法,一般可以治愈。
  • 对于疱疹和艾滋病毒,目前已有的最有效药物是抗病毒药物,能控制疾病病情,但无法治愈疾病。
  • 对于乙型肝炎,免疫系统调节剂(干扰素)和抗病毒药物可以帮助抗击病毒,延缓对肝部的损害。

性传播感染,尤其是淋病,对抗生素的耐药性近几年迅速增强,使得可用的治疗方案减少。已知淋病对青霉素类、磺胺类、四环素类、喹诺酮类和大环内酯类药物显示出抗菌素耐药性,现在又出现了对作为“最后防线”的治疗方案(口服和注射头孢菌素类)敏感性降低的现象,这使淋病成了一种耐多药有机体。其他性传播感染的抗菌素耐药性虽然不那么常见,但也同样存在,使得预防和及时治疗至关重要。

性传播感染的病例管理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通过确认易于识别的一致体征和症状来指导治疗,不使用实验室检测手段。这种方法称为病征管理,通常依赖临床算法,使卫生工作者能基于观察到的病征(例如阴道分泌物、尿道分泌物、生殖器溃疡、腹痛等)诊断某种具体的感染。

病征管理操作简易,能确保在当天进行快速治疗,避免昂贵或无法提供的诊断检测。但是,这种方法无法诊断出没有任何病征的感染,而全球大多数性传播感染都是无病征感染。

疫苗和其他生物医学干预

两种性传播感染已有安全高效的疫苗:乙型肝炎和人乳头瘤病毒。这些疫苗体现了性传播感染预防工作的重大进步。已有93%的国家将乙型肝炎疫苗纳入婴儿免疫规划,该疫苗已使估计130万例慢性肝病和癌症免于死亡。

人乳头瘤病毒疫苗在65个国家作为常规免疫规划的一部分提供,这些国家大多是高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大多数宫颈癌病例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如果可以在这些国家实现70%的疫苗覆盖率,人乳头状瘤病毒疫苗可在下一个十年内预防超过400万例妇女死亡。

疱疹和艾滋病毒疫苗的研发正在推进,几个候选疫苗已处于早期临床开发阶段。衣原体、淋病、梅毒和滴虫疫苗还处在研发阶段的早期。

预防性传播感染的其他生物医学干预措施还包括成人男性包皮环切和杀微生物剂。

  • 男性包皮环切使男性通过异性性行为获得艾滋病毒感染的危险降低了约60%,并且为预防其他性传播感染(如疱疹和人乳头瘤病毒)提供了一定程度的保护。
  • Tenofovir凝胶用作阴道杀微生物剂时,在预防艾滋病毒感染方面效果不明确,但对2型单纯疱疹病毒却显示出了一定效力。

目前对性传播感染蔓延的控制力度还不够

行为变化错综复杂

尽管已经开展了大量工作,确认了能降低危险性行为的简单干预措施,但行为变化依然是一项错综复杂的挑战。研究显示,有必要重点关注经过仔细定义的人群,与已确认的目标人群进行广泛磋商,使他们参与措施的制定、实施和评价。

筛查和治疗性传播感染的卫生服务环节依然薄弱

寻求性传播感染筛查和治疗服务的人面临多种困难,包括资源有限、污名、服务质量低劣以及针对性伴侣的后续工作寥寥无几或完全没有。

  • 在许多国家,性传播感染方面的卫生服务是以单独的方式提供,在初级卫生保健、计划生育和其他常规卫生服务中没有相关内容。
  • 在很多情况下,由于缺乏训练有素的人员、实验室能力和适当药品的足量供应,通常无法提供针对无症状感染的筛查服务。
  • 发生性传播感染比例最高的边缘化人群,如性工作者、男男性行为者、注射吸毒者、监狱囚犯、流动人群和青少年,通常没有获得充分卫生服务的渠道。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制定了治疗和预防性传播感染的全球规范和标准,加强了对包括耐药淋病在内的监测和监督体系,并领导制定性传播感染的全球研究议程。

目前我们的工作指导是2006年世界卫生大会通过的《预防和控制性传播感染全球战略:2006-2015年》,以及2015年联合国发布的《妇女、儿童和青少年健康全球战略》。战略指出,需要采取全面统一的一揽子基本干预措施,包括为预防艾滋病毒和其他性传播感染提供信息和服务。世卫组织正在制定2016-2021年涵盖艾滋病毒/艾滋病、病毒性肝炎和性传播感染的三项全球卫生部门战略。

世卫组织与各国合作,开展以下工作:

  • 加强针对性传播感染的有效卫生服务,包括:
    • 性传播感染病例管理和咨询;
    • 梅毒检测和治疗,尤其是孕妇的梅毒检测和治疗;
    • 乙型肝炎和人乳头瘤病毒免疫。
  • 推动相关战略,加强性传播感染预防工作的影响力,包括:
    • 将性传播感染服务纳入当前的卫生系统;
    • 促进性健康;
    • 测量性传播感染的疾病负担;
    • 监测和应对性传播感染的抗菌素耐药性。
  • 支持用于性传播感染预防的新技术的开发,例如:
    • 卫生站点对性传播感染的诊断检测;
    • 用于淋病治疗的其他药品;
    • 性传播感染疫苗和其他生物医学干预措施。

1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All Cancers (excluding non-melanoma skin cancer) Estimated Incidence, Mortality and Prevalence Worldwide in 2012 (http://globocan.iarc.fr/Pages/fact_sheets_cancer.aspx ). Accessed 8 December 2015.

2 Newman L, Kamb M, Hawkes S, Gomez G, Say L, Seuc A, et al. (2013) Global Estimates of Syphilis in Pregnancy and Associated Adverse Outcomes: Analysis of Multinational Antenatal Surveillance Data. PLoS Med 10(2): e1001396. doi:10.1371/journal.pmed.100139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