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埃博拉病毒病

实况报道 第103号
2014年3月


重要事实

  • 埃博拉病毒可在人间引起埃博拉病毒病(EVD;以往称为病毒性出血热)。
  • 埃博拉病毒病疫情的病死率高达90%。
  • 埃博拉病毒病疫情主要发生在中非和西非靠近热带雨林的边远村庄。
  • 该病毒通过野生动物传到人,并且通过人际间传播在人群中蔓延。
  • 据认为,大蝙蝠科果蝠是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
  • 无论对人还是对动物都没有可用的特异性治疗办法或者疫苗。

埃博拉病毒可在人间引起埃博拉病毒病(EVD),病死率高达90%。

埃博拉是1976年在苏丹恩扎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扬布库同时出现的两起疫情中首次出现的。后者发生在位于埃博拉河附近的一处村庄,该病由此得名。

埃博拉病毒属是丝状病毒科(线状病毒)的三位成员之一,另两位为马尔堡病毒属和Cuevavirus属。埃博拉病毒属包括五个不同的属种:

  • 本迪布焦埃博拉病毒(BDBV)
  • 扎伊尔埃博拉病毒(EBOV)
  • 雷斯顿埃博拉病毒(RESTV)
  • 苏丹埃博拉病毒(SUDV)
  • 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TAFV)。

本迪布焦埃博拉病毒、扎伊尔埃博拉病毒和苏丹埃博拉病毒与非洲埃博拉病毒病大型疫情相关,而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和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则与之无关。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属种见于菲律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感染人类,但迄今为止尚没有在人间报告出现这一属种的发病或死亡情况。

传播

埃博拉是通过密切接触到感染动物的血液、分泌物、器官或其他体液而传到人类。在非洲,有文件记载,通过处理在热带雨林中发现的受到感染的患病或者死去黑猩猩、大猩猩、果蝠、猴子、森林羚羊和豪猪而染病。

埃博拉随后在人类社会中通过人际间传播加以蔓延,这种传播是与感染者的血液、分泌物、器官或其它体液直接接触(通过破损皮肤或粘膜),以及间接接触受到这类体液污染的环境而导致的。在安葬仪式上哀悼者与死者尸体发生直接接触,这也可能对埃博拉的传播具有作用。病情已经康复的男性在痊愈后高达七周时仍可能通过其精液传播病毒。

时常发生卫生保健工作者在治疗埃博拉病毒病疑似或者确诊病人时获得感染的情况。这是在没有严格遵守感染控制预防措施的情况下与病人密切接触造成的。

在与受到莱斯顿埃博拉感染的猴或猪存在接触的工人中,已记录到几起人间感染情况,临床上并没有出现症状。因此,与其它埃博拉种群相比,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在人间的致病力似乎较弱。

然而,现有仅有的证据来自健康成年男性。就该病毒对所有人群的健康影响做出推断还为时尚早,比如针对免疫受损人员,患有基础性医学病症者、孕妇和儿童。在对该病毒在人间的致病性和毒力可能作出明确结论之前,需要对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开展更多研究。

症状和体征

埃博拉病毒病是一种严重、急性病毒性疾病,其特征往往是起病急,有发热、极度虚弱、肌肉疼痛、头痛和咽喉痛症状。随后会出现呕吐、腹泻、皮疹、肾脏和肝脏功能受损,某些情况下会有内出血和外出血。化验结果包括白血细胞和血小板计数降低,而肝酶则会升高。

人的血液和分泌物中含有病毒时就会具有传染性。一位实验室感染男性病例在发病后高达第61天时,仍从其精液中分离到了埃博拉病毒。

潜伏期是从获得病毒感染到出现症状的时间间隔,可持续2天至21天。

诊断

在做出埃博拉病毒病可能诊断前应当排除的其它疾病包括:疟疾、伤寒、志贺菌病、霍乱、钩端螺旋体病、鼠疫、立克次体病、回归热、脑膜炎、肝炎和其他病毒性出血热。

埃博拉病毒感染可通过若干类型的检查在实验室获得明确诊断:

  • 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
  • 抗原检测试验
  • 血清中和试验
  • 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法(RT-PCR)
  • 通过细胞培养进行病毒分离。

病人样本具有极端生物危害风险;只有在最高级别的生物防护条件下才可进行检测。

预防和治疗

尚没有针对埃博拉病毒病的特异性疫苗。正在对几种疫苗进行测试, 但没有任何疫苗可用于临床。

重病病人需获得重症支持医护。病人往往出现脱水,需要用含有电解质的液体进行口服补液或静脉输液。

尚没有特异性治疗办法。目前正在对新的药物疗法开展评估。

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

在非洲,人们认为果蝠,尤其是锤头果蝠、富氏前肩头果蝠与小项圈果蝠,可能属于埃博拉病毒的自然宿主。因此,埃博拉病毒的地理分布可能与果蝠的生长区相重叠。

动物中的埃博拉病毒

虽然非人类灵长目动物属于人类的感染源,但他们并不被视作贮主,而像人类一样属于意外宿主。1994年以来,在黑猩猩和大猩猩中已见到扎伊尔埃博拉病毒和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属种引起的埃博拉疫情。

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在菲律宾饲养的猕猴(食蟹猴)中以及从菲律宾于1989年、1990年和1996年进口到美国的猴子中以及于1992年进口到意大利的猴子中引起过严重埃博拉病毒病疫情。

自2008年以来,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在菲律宾和中国猪群发生的几起致命性疾病疫情中被发现过。有报道称,在猪群存在无症状感染,试验性病毒接种已经表明,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并不能在猪群中引起疾病。

预防

在家畜中控制埃博拉雷斯顿

尚没有针对雷斯顿埃博拉病毒的动物疫苗。对猪或者猴子饲养场实施常规清洗和消毒(用次氯酸钠或其他洗涤剂)应当有益于病毒灭活。

如怀疑出现疫情,应当立刻对饲养场实施检疫。可能需要对受到感染动物实施宰杀,并密切监视动物尸体的埋葬或者焚化,以减少动物与人之间的传播风险。限制或者禁止将动物从受到感染的饲养场转移到其它地带,这样可减少疾病的蔓延。

由于雷斯顿埃博拉病毒在猪群和猴子中的疫情要早于人间感染,因此必需建立用以发现新病例的主动性动物卫生监测体系,为兽医和人类公共卫生当局提供早期预警。

减少人感染埃博拉的风险

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和人用疫苗,提高对感染埃博拉危险因素的认识以及个人可以采取一些保护措施,这是减少人类感染和死亡的唯一方法。

在非洲,发生埃博拉病毒病疫情时,应将减少风险的公共卫生宣教内容侧重在以下几个方面。

  • 减少因接触受到感染的果蝠或者猴子/猩猩以及食用此类动物的生肉而带来的野生动物与人传播风险。处理动物时应当戴上手套并且穿上其他适当的防护服。这类动物产品(血和肉)应当在食用前彻底煮熟。
  • 减少社会上因直接或者密切接触感染者而带来的人际间传播风险,尤其是与其体液的接触。应避免与埃博拉病人发生身体密切接触。在家照护病人时,应戴上手套和适当的个人防护装备。探视住院病人以及在家照顾病人之后,要定时洗手。
  • 受到埃博拉影响的社区应使民众了解疾病本质以及疫情控制措施,包括死者的埋葬问题。死于埃博拉的病人应当立刻并且安全地加以埋葬。

由于非洲的养猪场中有果蝠,因此这些养猪场对于感染的扩散具有作用。应当采取适当生物安全措施来限制传播。对雷斯顿埃博拉病毒而言,公共卫生宣教内容应当侧重在因不安全的畜牧业和宰杀做法以及不安全的使用新鲜血液、原料奶或者动物组织而导致的猪与人传播风险方面。在处理染病动物或其组织以及宰杀动物时,应戴上手套和其他适当的防护服。在那些已经在猪群中报告了雷斯顿埃博拉病毒的地区,所有动物产品(血、肉和奶)应在食用前彻底煮熟。

在卫生保健机构控制感染

埃博拉病毒的人际间传播主要与直接或者间接接触到血液和体液有关。在没有采取适当的感染控制措施时,已有卫生保健工作者受到传染的报告。

由于初期症状可能没有特异性,因此并不总是能够早期发现埃博拉病毒病人。因此,重要的是医务人员要确保针对所有病人和所有医护操作始终如一地采取标准防护措施,而无论其诊断情况如何。这些包括基本的手部卫生、呼吸卫生、使用个人防护装备(根据与感染物质存在溅污其它接触的风险情况)、安全注射做法和安全掩埋做法。

对埃博拉病毒疑似或者确诊病人进行医护的卫生保健工作者,除标准防护措施外,应采取感染控制措施,避免与病人的血液和体液发生任何接触,以及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与可能受到感染的环境发生直接接触。当与埃博拉病毒病人密切接触(一米之内)时,卫生保健工作者应当佩戴面部保护用品(面罩或者医用口罩和防护眼镜)、干净但非无菌的长袖罩衣以及手套(有些操作程序需要无菌手套)。

实验室工作人员也面临风险。从埃博拉疑似人间和动物病例身上采集到的诊断标本,应由训练有素的人员进行操作并且在有适当装备的实验室加以处理。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提供专门知识和文献资料,支持疾病调查和控制活动。

以下文件提出了向疑似或者确诊埃博拉出血热病人进行医护时的感染控制建议:“医护疑似或者确诊丝状病毒(埃博拉、马尔堡)出血热病人暂定感染控制建议”,2008年3月。目前正在对这一文件进行更新。

世卫组织已制定卫生保健标准预防措施方面的备忘录(现正在更新)。标准预防措施旨在减少血源性和其他病原体的传播风险。如果得到普遍适用,这些预防措施会有助于预防大多数通过接触血液和体液而发生的传播。

标准预防措施建议在护理和治疗所有病人时使用,而无论其自身感觉或者经过确认的感染状况如何。这包括基本层面的感染控制方法——讲究手卫生,使用个人防护装备来避免与血液和体液发生直接接触,预防针扎和其他锐器造成的伤害,以及一套环境控制方法。

表:埃博拉病毒病既往疫情年表


年份 国家 埃博拉病毒分型 病例数 死亡数 病死率
2012 刚果民主共和国 本迪布焦型 57 29 51%
2012 乌干达 苏丹型 7 4 57%
2012 乌干达 苏丹型 24 17 71%
2011 乌干达 苏丹型 1 1 100%
2008 刚果民主共和国 扎伊尔型 32 14 44%
2007 乌干达 本迪布焦型 149 37 25%
2007 刚果民主共和国 扎伊尔型 264 187 71%
2005 刚果 扎伊尔型 12 10 83%
2004 苏丹 苏丹型 17 7 41%
2003 刚果 扎伊尔型 35 29 83%
(11月-12月)
2003 刚果 扎伊尔型 143 128 90%
(1月-4月)
2001-2002 刚果 扎伊尔型 59 44 75%
2001-2002 加蓬 扎伊尔型 65 53 82%
2000 乌干达 苏丹型 425 224 53%
1996 南非(前加蓬) 扎伊尔型 1 1 100%
1996 加蓬 扎伊尔型 60 45 75%
(7月-12月)
1996 加蓬 扎伊尔型 31 21 68%
(1月-4月)
1995 刚果民主共和国 扎伊尔型 315 254 81%
1994 科特迪瓦 塔伊森林型 1 0 0%
1994 加蓬 扎伊尔型 52 31 60%
1979 苏丹 苏丹型 34 22 65%
1977 刚果民主共和国 扎伊尔型 1 1 100%
1976 苏丹 苏丹型 284 151 53%
1976 刚果民主共和国 扎伊尔型 318 280 88%
分享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话: +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