疟疾

2017年世界疟疾报告:主要信息

2017年11月29日

《2017年世界疟疾报告》全面介绍截至2016年底全世界抗击疟疾工作的进展情况。报告跟踪疟疾规划和研究投资、疟疾预防、诊断和治疗、监测、疟疾疾病负担趋势和疟疾消除等领域进展以及处理疟疾和保护投资所面临的威胁。

疟疾规划和研究投资

投资控制和消除疟疾

据估计,2016年,全世界疟疾流行国政府和国际伙伴共投入27亿美元资金用于控制和消除疟疾。

2016年的大部分投资(74%)用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其次是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7%)、东地中海区域和美洲区域(各6%)及西太平洋区域(4%)。

2016年,流行国政府投入资金占总供资31%(8亿美元)。

2016年,美国提供10亿美元,是控制和消除疟疾工作最大的国际资金来源(38%)。紧随其后的是英国和其它国际捐助方,包括法国、德国和日本。

2016年,半数以上(57%)资金通过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全球基金)渠道提供。

投资前景

虽然自2010年以来疟疾供资一直保持相对稳定,2016年投入水平远低于实现《全球疟疾技术战略》首个里程碑(即,与2015年相比,全球疟疾病例发病率和死亡率至少减少40%)所需。

为实现该里程碑,《全球疟疾技术战略》估计,到2020年每年供资额需增加到65亿美元。2016年投入的27亿美元还不到该数额的一半(41%)。

扩大疟疾研发投资是实现《全球疟疾技术战略》目标的关键。2015年,这一领域支出5.72亿美元,是估计年度研发需求的83%。

交付抗疟产品

药浸蚊帐

2014年至2016年,厂商报告在全球交付5.82亿顶药浸蚊帐。

其中5.05亿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交付。与之相比,之前三年(2011-2013年)是3.01亿顶。

来自非洲国家疟疾控制规划的数据显示,2014-2016年间,75%药浸蚊帐通过大规模分发蚊帐行动发放。

快速诊断检测试剂盒

据估计,2016年,全球共交付3.12亿份快速诊断检测试剂盒,其中2.69亿份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

2010年至2015年,国家疟疾控制规划发放的快速诊断检测试剂盒数量上升,但又从2015年的2.47亿份下降为2016年的2.21亿份。下降均发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该区域2015-2016年期间发放数量从2.19亿下降到1.77亿。

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

据估计,2016年,各国共采购4.09亿个疗程用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比2015年的3.11亿增加了。据报告,其中69%系公共部门采购。

国家疟疾控制规划向公共部门分发的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数量从2013年的1.92亿增加为2016年的1.98亿。2016年,由国家疟疾控制规划发放的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大部分(99%)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

预防疟疾

病媒控制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2010年有半数家庭拥有至少一顶药浸蚊帐,到2016年,已有80%家庭拥有。但是,拥有足够蚊帐(即,每两个人一顶)的家庭所占比例还不够高,2016年只有43%。

非洲更多面临疟疾风险的人有了药浸蚊帐。2016年,54%人口得到这一措施的保护,高于2010年的30%。

得到室内残余喷洒(一种预防方法,就是在居所墙壁内喷洒杀虫剂)措施保护的面临疟疾风险者减少了。从全球看,室内残余喷洒防护人口所占比例已经从2010年的峰值(5.8%)下降到2016年的2.9%,而且所有世卫组织区域均出现下降。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受保护风险人群数量已经从2010年的8000万降到2016年的4500万。

室内残余喷洒覆盖率的降低是因为各国正在调整或轮换所用杀虫剂为更昂贵的化学品。

预防性治疗

为保护非洲疟疾中度和高度传播地区的妇女,世卫组织建议采用抗疟药磺胺多辛—乙胺嘧啶进行“怀孕期间间歇性预防治疗”(IPTp)。据估测,在报告怀孕期间间歇性预防治疗覆盖率的23个非洲国家中,2016年有19%合格孕妇获得了推荐的三剂或更多剂磺胺多辛—乙胺嘧啶,2015年和2014年分别是18%和13%。

2016年,非洲萨赫勒地区12个国家1500万儿童通过季节性疟疾化学预防(SMC)规划得到保护。但是,仍有1300万本可从该干预措施中获益的儿童未被覆盖,主要原因是缺乏资金。自2012年以来,世卫组织一直建议在该地区存在高度季节性疟疾传播的地方对3-59个月儿童开展季节性疟疾化学预防。

诊断检测和治疗

获得诊疗

及时诊断和治疗是防止疟疾轻症发展为严重疾病和死亡的最有效手段。从2014年到2016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18个国家(占面临风险人口61%)完成的国家级调查显示,中位数有47%(四分位距:38%-56%)发烧儿童被带到经过培训的医疗提供者处接受治疗,包括公立医院和诊所、正式民营医疗机构和社区卫生工作者。

到公立机构(中位数:34%;四分位距:28%-44%)就医的发烧儿童数量高于民营机构(中位数:22%;四分位距:14%-34%)。但是,非洲的调查还显示,很高比例的发烧儿童(中位数:39%;四分位距:29%-44%)未得到医疗关注。可能的原因包括难以找到卫生保健提供者或是照护者缺乏意识。

诊断疟疾

在2014-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完成的17个国家级调查中,公立机构内接受指尖或足跟采血(显示可能进行了疟疾诊断检测)的发烧儿童比例(中位数:52%;四分位距:34%-59%)高于正式和非正式民营机构。

自2010年以来,公共卫生系统检测的疑似病例数量在大部分世卫组织区域都增加了。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增加得最多,2010年公共卫生部门有36%疑似病例接受检测,2016年的比例是87%。

治疗疟疾

2014-2016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进行的18个住户调查中,41%(四分位距:21%-49%)五岁以下发烧儿童得到了抗疟药。

大部分(70%)到公共卫生部门求治疟疾的患者得到了最有效的抗疟药,即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 。到公共卫生机构就医的儿童比到民营机构就医的儿童更可能得到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

为缩小儿童治疗差距,世卫组织推荐采用社区病例综合管理(iCCM)。该方法主张在医疗机构和社区层面综合管理威胁儿童生命的常见问题,即疟疾、肺炎和腹泻。2016年,26个受疟疾影响国家已制定社区病例综合管理政策,其中24国已开始实施。在乌干达进行的评估显示,和没有社区病例综合管理政策的地区相比,有社区病例综合管理经验地区发烧患者就医比例提高了21%。

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以外,每个区域均只有少数国家制定了这样的政策,不过大部分国家还没有有关实施水平的数据。

疟疾监测系统

有效监测疟疾病例和死亡对于发现受疟疾影响最大的地区或人群及有针对性地使用资源实现最大影响至关重要。强大监测系统需要实现高水平地获得诊疗和检出病例,并实现所有(公立和民营)卫生机构的完整报告。

2016年,世卫组织非洲区域46国中有37国表示,本国至少有80%公共卫生机构通过国家卫生信息系统报告疟疾数据。其它世卫组织区域的报告率不一。例如,在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8个国家中只有3国在2016年实现80%或以上公立机构报告。

在有疟疾负担估测数据的55个国家中,31国的监测系统疟疾病例报告率低于50%,其中包括印度和尼日利亚这两个高负担国。

全球和区域疟疾趋势数据

疟疾病例

据估计,2016年全世界共发生2.16亿例疟疾(95%置信区间:1.96亿至2.63亿)。与之相比,2010年是2.37亿(95%置信区间:2.18亿至2.78亿),2015年是2.11亿(95%置信区间:1.92亿至2.57亿)。

2016年,大部分疟疾病例发生在世卫组织非洲区域(90%),其后是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7%)和东地中海区域(2%)。

2016年报告本土疟疾病例的91个国家中,15个国家(除印度外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占全世界疟疾负担的80%。

据估计,从2010年到2016年,全球疟疾发病率下降18%,即从每千人76例下降到63例。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下降幅度最大(48%,其次是美洲区域(22%)和非洲区域(20%)。

虽然出现下降,但从2014年到2016年,世卫组织美洲区域病例发病率出现大幅度增加,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西太平洋区域和非洲区域也有所增加。

恶性疟原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流行的疟疾寄生虫,占2016年估计疟疾病例总数的99%。间日疟是世卫组织美洲区域的主要寄生虫,占该区域疟疾病例的64%,在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也引起30%以上疟疾病例,在东地中海区域占40%。

世卫组织非洲区域若干国家的监测系统已得到改进。来自这些监测系统的新数据显示,今年报告中呈现的疟疾病例数字为保守估计。世卫组织将在2018年重新审查撒哈拉以南非洲疟疾负担的估测方法。

疟疾死亡

据估计,2016年,全球有44.5万人死于疟疾。与之相比,2015年是44.6万人。

2016年,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占疟疾死亡总数的91%,其后是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6%)。

2016年,15个国家占全世界疟疾死亡的80%;除印度外,其余14个国家均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和2010年相比,除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外,2016年所有区域的疟疾死亡率都下降了。东地中海区域的疟疾死亡率在该阶段几乎未发生变化。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下降幅度最大(44%),其次是非洲(37%)和美洲(27%)。

但是,从2015年到2016年,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西太平洋区域和非洲区域的疟疾死亡率出现停滞,东地中海和美洲区域还有所上升。

消除疟疾

全世界更多国家正在走向消除疟疾:2016年,44个国家报告的疟疾病例数量低于1万,而2010年只有37国。

2016年,世卫组织认证吉尔吉斯和斯里兰卡无疟疾。

2016年,世卫组织指出21个国家有可能到2020年消除疟疾。世卫组织正与这些国家(称为“E-2020国家”)的政府合作,支持其加快实现消除目标。

虽然一些E-2020国家看起来仍能按期实现消除目标,但也有11国自2015年以来报告过本土疟疾病例,5国报告2016年病例比2015年多100以上。

实现无疟疾世界的挑战

一些挑战阻碍各国如期实现消除疟疾目标,包括缺乏可持续、可预测的国际国内供资,疟疾流行区发生冲突,气候异常,寄生虫对抗疟药耐药以及蚊子出现杀虫剂抗性。

世卫组织正在支持尼日利亚、南苏丹、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和也门的疟疾应急工作,这些国家持续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造成严重健康风险。在尼日利亚博尔诺州,世卫组织支持启动大规模服用抗疟药行动,为目标地区120万五岁以下儿童带去药物。初步结果显示,该州疟疾病例和死亡数量有所减少。

供资

在疟疾规划主要依赖外部资金的41个高负担国家中,过去三年间(2014-2016年),有34国的风险人群人均获得资金水平与2011-2013年相比下降了。刚果民主共和国、几内亚、毛里塔尼亚、莫桑比克、尼日尔、巴基斯坦和塞内加尔例外,这些国家的人均供资提高了。

在41个高负担国家中,总体上,风险人群人均获得资金数量仍然不足2美元。

富组氨酸蛋白2基因缺失

在一些环境下,富组氨酸蛋白2基因缺失现象增加,已经威胁到诊断并适当治疗恶性疟原虫感染者的能力。富组氨酸蛋白2基因缺失使寄生虫可以逃脱基于富组氨酸蛋白2的快速诊断检测,导致假阴性结果。虽然在大多数疟疾高传播国家富组氨酸蛋白2基因缺失流行率仍很低,但需要开展进一步监测。

耐药性

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是近年来全球疟疾控制工作取得成功必不可少的因素。保护这些药物治疗疟疾的有效性是一项全球卫生重点。

虽然大湄公河次区域已经报告出现耐多药现象,包括对青蒿素(部分)耐药和对复方中其它主要药物成分耐药,但该次区域疟疾病例和死亡数量还是出现大幅度下降。在该区域开展的监测抗疟药有效性的工作使整个地区的治疗政策都得到及时更新。

在非洲,迄今尚未报告对青蒿素(部分)耐药,而且一线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在所有疟疾流行环境下仍然有效。

杀虫剂抗性

在提供了2010-2016年数据的76个疟疾流行国中,61国发现至少来自一个采集地点的一种疟疾病媒对一种杀虫剂出现抗性。有50个国家报告出现对两种或多种杀虫剂存在抗性的病媒。

2016年,虽然各区域监测程度各异,但世卫组织所有区域都存在对一种或多种杀虫剂的抗性。

对拟除虫菊酯(药浸蚊帐所用唯一一种杀虫剂)的抗性非常普遍。监测并随后报告出现对拟除虫菊酯抗性的疟疾流行国所占比例已经从2010年的71%上升到2016年的81%。各区域之间确认的拟除虫菊酯抗性流行率不一,世卫组织非洲和东地中海区域最高。在这两个区域,超过三分之二监测点的疟疾病媒检出拟除虫菊酯抗性。

即使在蚊子已出现对拟除虫菊酯抗性的地区,药浸蚊帐仍然是预防疟疾的有效工具。从2011年到2016年世卫组织协调开展的大型多国评估研究证实了这一点。该研究未发现疟疾疾病负担与五个国家各研究地点的拟除虫菊酯抗性之间存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