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对我意味着什么?

2011年6月

残疾人千差万别。他们的年龄、性别、社会经济地位、性行为、种族及文化遗产迥异,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个人偏好和应对残疾的方式。

与残疾有关的健康状况,有的可见,有的不可见;有的是临时性的,有的是长期的;还有静态的、周期发作的或退行性的;有的令人痛苦,有的并无大碍。

这些有关残疾的第一手资料,及《残疾对我意味着什么》的系列影片,记述了残疾人的经验, 显示了全世界十数亿残疾人中仅仅少数几位的姓名和面孔。

  • 加拿大:Alisha Lee
    Alisha Lee患有先天性肌营养不良。她写出自己作为一名16岁儿童的奋斗。“对我而言,生活中重要的,是要最大限度、尽可能正常地完成每一件我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不是虚度光阴或自怨自艾。”
  • 俄罗斯联邦:Vlad Sanotsky
    Vlad Sanotsky今年29岁,患有唐氏综合征。或许有人认为,唐氏综合征意味着缺陷,但当Vlad书写下他在游泳和戏剧方面的成就时,人们才意识到他的生活能有多么丰富。
  • 肯尼亚:Casey Marenge
    Casey Marenge年仅20岁时,正要进入大学学习,遭遇了一场悲惨的交通事故,并造成肩膀以下瘫痪。她写下了在康复和获得适宜护理方面的挑战。
  • 菲律宾:Jaime Silva
    Jaime Silva解释了为什么残疾并不一定成为实现梦想的障碍。他叙述了自己虽然患有先天性青光眼,如何还在追求自己在建筑领域的梦想。他写道“我只想积极去做自己在做的事情:无论是我的职业生涯,还是帮助身边的人们。”
  • 联合王国:John和Stephanie Coulthard
    John Coulthard写下了照顾妻子Stephanie的经历,62岁的妻子Staphanie患有阿耳茨海默氏病。他写道,做一名护理者就意味着失去、“能”与“不能”,以及压力和生存。

世卫组织宣传活动

重要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