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对非政府组织社会的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世卫组织与非政府组织交往问题磋商会上的开幕词
瑞士日内瓦

2012年10月18日

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热烈欢迎大家出席这次非正式磋商会。

2012年5月召开的卫生大会交给世卫组织多项任务,对正在进行的改革进程提供支持。作为加强治理问题的部分工作,要求我们起草一份关于世卫组织与非政府组织交往问题的文件草案,供明年一月的执委会讨论。

我们举办这次磋商,就是要得到你们的指导和建议。我们会将重点尤其放在有关正在进行的磋商、合作和资格认证的框架方面。

这次磋商会的讨论情况将被归纳起来,向各会员国提供。这将为起草明年一月份的文件草案提供信息。根据执委会提出的意见,这份文件将在进一步完善之后,提交到2013年5月召开的卫生大会。

你们今天的发言会非常重要。我愿意倾听你们的看法、愿望、关切和抱怨。

有关这些问题的一些思考,你们中间的一些人已向我提交了书面材料。我感谢这一做法,因为这使我对一些特定关切以及改进世卫组织与民间社会组织交往方面的建议方式有了深入了解。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任务,也不是完全直截了当的任务。你们将会知道,包括民间社会行动在内的其它一些努力已经设法满足了改进世卫组织与非政府组织社会交往问题的需要。

有些问题仍然有点模糊。有些问题仍然使会员国感受到一点点紧张。

世卫组织理事机构表达的观点是,有必要审议并更新有关世卫组织与非政府组织关系的原则,我想我们都可以同意这一观点。

我要强调一点。没有人对你们所在的组织对世卫组织工作所作的贡献表示怀疑。从世界情况看,你们的数量在近些年有了大幅上升,你们对卫生政策的影响力以及你们对健康状况的影响也是如此。

在对全球卫生治理方面的一些工具开展辩论时,你们的影响力最为明显,比如烟草控制或者药品的获得性等工具。你们中的许多在担任国家层面的执行机构,你们对这些工作的影响最为明显。

我曾在多个场合表示,改善国家内的健康结果是衡量世卫组织所有活动有效性的最为重要方面。

非政府组织占有独特的政治空间。你们集中并表达了普通人的社会权力,而不是政府方面的强制性及管制权力,也不是市场方面的经济力量。

非政府组织将世卫组织的技术性建议付诸行动,尤其会使这些建议贴近贫穷及边缘化人群。在有冲突时,或者是在非常贫穷或者管理不善的国家,非政府组织可担当起卫生服务的主要提供者。在出现人道主义紧急情况时也是如此。

你们将研究者、专业协会、医学院校和医学生联系在一起,对特定的卫生问题担负起责任。你们为人权而奋斗。

由于你们具有独特的政治空间,你们就可以直言不讳,而像世卫组织这样的国家机构就必须婉转地保持独立。不允许我们大叫大嚷。你们有许多人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

随着世界的变化,你们的重要性也增强了。在一个相互依存关系得到大大增强的时代,像是适用于贸易、金融市场和商业关系的国际制度,在影响其公民的生活和机遇,包括公民必须享有预期健康寿命的机会方面,往往比一个主权国家政府有更大威力。

这是由跨国发展趋势和威胁所形成的空间。你们在这个空间里处于非常好的位置,对商业利益和政治观点进行平衡。

你们就公平贸易以及获得基本药物开展宣传运动,这包括降低价格,针对被忽视的疾病进行研发,民先利后,纯母乳喂养,烟草控制,以及停止酒后驾驶。

女士们,先生们,

对利益冲突没有足够的防范保障措施,我完全理解你们的关切,这是我们的会员国表达的一种强烈关切。

同时,非政府组织社会并不是一组整齐划一的无私组织。

我理解有许多细分的类别,像是商业利益非政府组织(BINGOS)、公众利益非政府组织(PINGOS)、政府运作非政府组织(GONGOS),甚至是社区组织非政府组织(CONGOS)以及技术援助非政府组织(TANGOS)。

组织性和业务性框架存在差异。行动的规模千差万别,有效程度和结果的可持续性也是如此。最好的情况是,你们的工作规划与世卫组织的技术指南紧密结合在一起,但情况并不总是这样。

世卫组织会员国提出了合法性方面的问题。你们在各个国家内运作,数量往往很大,而你们通常又不受政府监管。

我听到了一些抱怨。政府的监管在哪里?非政府组织对谁负责?对所在国家的人民和政府负责,还是对提供资金的人们负责?

事情并不那样黑白分明。

单靠资源来源就可确定非政府组织的合法性吗?我不这么认为。有许多受到高度重视并且非常有效的非政府组织从政府渠道收到大笔资金份额。但很少有人指责这类非政府组织仅仅属于外交政策的臂膀。

另一个例子,代表航空运输或者航空业的非政府组织显然与商业利益相关。但世卫组织在进行疫情调查和控制时,绝对需要与航空业开展合作,我认为这是很容易讲清道理的。

女士们,先生们,

我要你们记住最后两点。这两点尤为重要,因为它反映了本组织会员国表达的强烈观点。

第一点直截了当。虽然必须与包括非政府组织在内的多个利益攸关方开展合作,但决策仍然属于政府特权。必须始终保持世卫组织决策的政府间性质。

其次,世卫组织的业务延伸过长且力不从心,这是进行改革的一方面理由。改革的主要目的是使世卫组织得到优化,使其更为精干,增强灵活性,对快速变化的卫生需求更具反应性。

对于涉及到建立新机制或者增加额外复杂层面的改革建议,我们的会员国一次又一次地加以拒绝。

换言之,我回应你们提出的一些要求的能力会受到会员国明确意见的束缚。它们毕竟是本组织的利益攸关方和拥有者。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