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研究与开发方面筹资和协调问题会议上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关于研究与开发方面筹资和协调问题的磋商性专家工作小组报告后续工作的会员国不限成员名额会议上的开幕词
瑞士日内瓦

2012年11月26日

尊贵的各位部长、各位大使、尊敬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应你们的要求召开了这次不限成员名额的会议,以便彻底分析研究与开发方面筹资和协调问题的磋商性专家工作小组的报告。尤其要请你们评估报告中所提建议的可行性。

我要衷心感谢专家工作小组的主席、副主席和各位成员为编写本报告开展的大量工作。我感谢他们的智慧、他们的严谨态度、他们的平衡能力以及他们分析提案和制定建议时采用的非常公开和透明的方式。

我也感谢他们对公共卫生有明显的偏向。在整个报告中,清楚地显示专家工作小组各位成员深切关心不能受益于研究与开发的人们的生活。我也有同样的深切关注。

你们的工作受益于国家进行的磋商以及世卫组织各区域办事处组织的磋商。这次会议也得到世卫组织之外的广泛支持,民间社会、医学杂志中近期文章和社论的作者以及为探索建议的实施方案召开的其它专家会议都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许多人欢迎这一行动,认为早就应当这样做,并认为其结果有潜力改变公共卫生。

在研究与开发流向的监测、研究与开发协调以及融资机制等三大领域内,你们有范围广泛的建议和方案需要考虑。这三个领域是相互关联的。我们全都需要。

我们当然需要资金。但我们需要知道目前资金用在何处。而且,我们需要进行协调,以便指导资金的明智投资。

例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知道,更好的诊断制剂或更好的药物对某种特定疾病是不是最重要的优先事项,然后相应地进行资源投资。

你们将审议的具体建议包括一系列问题,从建立研究与开发观察站,到确立在国际层面上汇总资金的供资工具,到开始关于一个全球框架或公约的谈判。

你们面前有硬法方案和软法方案。让我提醒你们。硬法协定,例如公约和条约,并不能保证随后就有资金,尤其是如果遵约机制薄弱。

软法协定,例如政治宣言和行为守则,如果得不到充分和可持久资金供应的保证,就不会产生任何作用。归根结底,这涉及政治意愿。

例如,一项提案是建立一个全球咨询机构以便利商定优先重点。但是,该机构的影响取决于是否愿意对其确认的优先重点采取行动。

如果具备政治意愿和决心,就可以产生可行的解决方案。是该这样做的时候了。

女士们,先生们,

在最广泛的意义上,研究与开发方面筹资和协调问题的磋商性专家工作小组以及此前若干其它行动的工作是为了应对当前研究与开发激励和奖励制度的缺陷。

这一制度是市场购买力推动的,依靠专利和专利保护来资助创新。这种系统偏向投资于有商业效益的创新。

过多地影响穷人的疾病永远也不会得到公平的投资份额。市场实际上可以是巨大的,但需求得不到满足,因为购买力有限或不存在。

当重点跟着资金走,还会出现其它问题。例如,世界上的抗生素正在被耗尽,这一损失同样损害富裕国家和贫穷国家。但是,慢性病治疗方法比抗生素更加有利可图。

为了补偿倾向具有商业效益的创新的偏向,你们将评估的机制、战略和工具可创造动力以投资于利润较少产品的研究与开发,确保研究与开发议程由需求推动,并使研究与开发成本与产品价格脱钩。

我们需要创新和可行的新做法,我们也需要新的资金。关于融资提案,研究与开发方面筹资和协调问题的磋商性专家工作小组通过证据指出某些提案不太可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或不太可能持续获得资金,从而缩小了方案的范围。你们进一步分析可行性,在这一领域内将尤为重要。

在我结束讲话时,请让我提出我认为我们大家首先都能同意的一点:你们面临的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

研究与开发方面筹资和协调问题的磋商性专家工作小组报告的前言指出,所调查的问题至少在20年以前就已被注意到。前言中还进一步提出,报告既使不能了结这场长期进行的辩论,也将努力告一段落。

我与许多其他人一起表示充分支持召开有助于通过公平、有远见和可行的解决办法结束这场辩论的会议。

你们这样做,将为成百万人促进改善健康的前景。穷人应当得到最好的医疗,因为他们在生活中得到的其它东西太少。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