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评估疟疾控制前景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2011年疟疾论坛上的主旨讲话:乐观与紧迫性
美利坚合众国华盛顿州西雅图

2011年10月17日

众所周知,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于2007年主办的上一届疟疾论坛引起了轰动。“不能说出口的目标”(消灭)被提及,而这一不可言语的抱负引发了不少怀疑。

此外,也有人对我——作为受人尊敬且技术严格的卫生机构的负责人——接受此项挑战而感到惊愕。我同意将消灭该病作为未来的最终目标。

做出怀疑反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数个世纪以来,疟疾已使控制努力完全遭受蒙骗和挫败。最为引人注目的是1955年世界卫生大会启动的全球消灭行动。

正如西绪福斯荒谬而徒劳无功的行动那样,他艰苦的将巨石滚上去仅仅是为了它再次翻滚下来。疟疾也总是卷土重来并常常以复仇般的态势咆哮而归,在几乎得到控制的地区引发致命疫情。周期性疫情对社区的损害甚至更加严重,带来的病例和死亡尤甚。

在上个世纪结束之际,疟疾控制方面的远大目标已被降至保持疾病稳定,其目标是保证其糟糕的境况不再变得更坏。当时,对疟疾可以说的一个有利面就是情况稳定。它几乎没有可能再往坏处发展。

正如非洲领导人抗疟联盟(或ALMA)上个月所述:“在非洲,我们曾通过计量绝望来跟踪疟疾:病例和死亡、浪费的生命和荒废的机会。我们跟踪着使人惊呆的数据信息,像是十年前每年死于这一可预防疾病的百万非洲人民。

如今,我们跟踪进展情况,一些是最近的进展,还有一些是在古老阵线上取得的卓越成果。自2007年以来,在资金、干预覆盖面和公共卫生影响方面,疾病流行国家已经取得了创纪录进展。

这种进展不是以直线形式逐步取得的,不是将巨石缓缓推上斜坡,而是以巨大飞跃和大跨步前进为特点的进展。

正如《2010年世界疟疾报告》所述,每年发生的疟疾病例和死亡数在持续减少,尤其是在非洲。过去十年中,成功使疟疾负担减半的国家在继续增加。

请让我重复一些数字,对重振乐观的态度提供支持。

2008至2011年初,已向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提供了近3亿顶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足以保护5.78亿人。

在过去十年中,逐步扩大了现行的干预措施,估计仅仅在非洲就挽救了100多万人的生命,大部分死亡都是在2007年以后得以避免的。那一年,提高覆盖率的大力攻势真正得到落实。

疟疾分布图正在缩小。2009年,欧洲区域首次没有报告发生一例恶性疟病例,并继续保持着这一趋势。20世纪80年代被摒弃的世卫组织无疟疾国家认证程序于2004年得以恢复。

自2007年以来,已有摩洛哥、土库曼斯坦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被认证为无疟疾国家。

今天,我非常高兴的宣布,亚美尼亚也已被世卫组织认证为无疟疾国家。只有具备卓越的监测和应对能力,有能力发现每一例输入性病例并确保不会再次引发传播,一个国家才会获得确认。

我们从成功的故事中可以学到许多,也可从那些事情进展不太顺利的地区学到很多。今天,世卫组织、遏制疟疾伙伴关系和适宜卫生技术规划共同发布关于消除疟疾的报告:学习过去,面向未来。

如今,需要开发未来革新性工具的大量研究投资使疟疾获益。若干项新的研发行动显示出,公共和私立方面的联合努力如何加速新型医疗产品的开发。

实例包括疟疾药品事业会、创新诊断学基金会,或FIND,创新性病媒控制同盟和疟疾疫苗行动。

其中一项产品,RTS, S候选疟疾疫苗目前正在非洲处于大规模三期临床试验阶段。从没有一种疟疾疫苗进展到这个程度。如果获得许可,它将成为针对寄生虫病的首个人用疫苗。

世卫组织已建立联合技术专家小组,确保加快对这一疟疾疫苗及其他实验数据的审查工作。RTS,S试验计划将于2014年完成。以完整结果为基础的世卫组织建议也将在2015年很快出台。

女士们、先生们:

这些收获的背后是什么?无疑,更多的资金,但还有更好的干预措施、更有力的证据和强大的统一政策和战略,使合作伙伴的工作保持在同一轨道上。

如今,在疟疾状况方面取得进展的大环境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事实上,大环境与仅仅十年前相比就已经有惊人的差异。

请允许我准确指出某些变化,它们在如此紧迫环境中点燃希望并激发不断提升的抱负。

首先,加强卫生系统的重要性已经得到认可。薄弱的卫生基础设施无法使疟疾得到控制,更无法将其消灭。我们必须直面这一问题。不能回避。这一点在消灭规划遭受失败时就有过尝试。

当时的消灭规划采用了过度简化和高度标准化的死板操作程序,想以此来补偿大部分流行国家薄弱的卫生基础设施。

那种方式没有顾及到疟疾异常的复杂性及其在流行病学模式上的显著差异,抑制了针对地方问题激发内在、巧妙解决方案的需要。

以前误以为,利用同样的工具和战略就能够使世界上某一地的成功在其他地方得到复制。此外,以前还臆断,现有工具已够优秀,能够完成工作,在面对疟疾研究和新产品开发方面迅速缩水的投资方面却什么也没有做。

在许多国家,所有媒介疾病的控制均取得了巨大进展,并挽救了无数生命。但这一规划却终归失败。

相比之下,中国在疟疾控制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至少有一点历史原因。在解决疟疾这一重大问题之前,中国首先建设了有效的外围卫生基础设施。

消灭规划的失败令人产生一种信念,许多人均抱持这种信念,即任何正面攻击都无法击溃疟疾。无论是病媒通过适应新生态环境,还是对一线药物和杀虫剂产生耐药性,这种疾病将总是能够找到躲避各种伏击它的方法。

这一传统观点不再适用。我可以想到至少三条原因。

首先,我们不再被错觉蒙蔽。

到2015年使疟疾死亡病例几乎为零和最终消灭它等如此雄心壮志是非凡的,我们必须超乎寻常地相应加强当前的努力。

我们已睁开双眼,看到了事实、令人生畏的挑战、不可避免的威胁和不够稳固的进展。我们明白,将需要至少四十年的时间来消灭它。这是一项长期投资,而非能够迅速取得的胜利。

我们明白,利用现有可用工具,可以在患病率已经很低的边缘地带消除疟疾。但我们也懂得,要在疟疾的中心地带战胜它并最终阻断传播,这些工具还不够。

我们知道,这在目前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我们也明白,所需的那种改变游戏规则的工具以及将使我们达到目的研究议程。我们明白,试图在全世界范围内将其消灭之前,我们必须首先降低人类疾病负担。并且,我们知道,在这一过程中所累积起来的公共卫生成就必将令人惊叹。

其次,我们共同的坚定信念就是,这是一项值得开展的工作。将死亡数几乎降至零以及最终将其消灭,这是梦寐以求的理想目标,而并非如某些批评家在2007年所指的莽撞行为。

疟疾所造成的巨大伤害,那些“绝望计量”,现已获得更多的政治和公众意识,这些伤害几乎令人愤恨。在这样的年代和日子里,不应该有人死于这样一种完全能够预防和治疗的疾病,而且每年当然不应出现75万以上的死亡数,其中大部分是非常年轻的人或孕妇。

第三,这次我们领先疟疾一步。

我们有办法来保护现有干预措施的有效性和使用期限。我们加强了监测,能够在湄公河区域捕捉到寄生虫对青蒿琥酯开始产生耐药性的迹象。世卫组织已制定出详细计划,阻止耐药寄生虫的残存与传播。

当今的抗疟工具包更好了,也是因为种类更多了。正如我们所认识到的,疟疾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疾病,只有将全面的多重干预措施结合在一起才能将其挫败。

如今,流行国家的政府被看作是合作努力中最为重要的方面。国家疟疾控制规划处在最重要位置,我非常高兴的看到,有这么多这类规划的参会代表,尤其是非洲。

今天,行动快速而积极,而非被动和反应性的。最为重要的是,采取系统化的方法打下了基础。当得到新的工具之时,各国及其合作伙伴将已大幅降低了疟疾负担。他们将为完成这项工作做好了准备。

我们已经具备了利用现有更好工具的政策新建议。

2010年3月,世卫组织推行了一项重大政策变化,建议在开始治疗前对所有疟疾疑似病例进行诊断检测。这一政策标志着对以往做法的巨大改变。疟疾在过去十分常见,所有发热儿童都被假定患有该病并给予抗疟药。

这种做法直截了当,但随着病例数量持续大幅降低,尤其是在非洲,这样做已不再合理。

未经确诊就给以抗疟治疗,这是针对患者的不良医护做法。它掩盖了其它方面的致命性儿童期疾病,浪费宝贵的药物,加快不可避免的耐药寄生虫的出现,并使人无法了解疟疾的真实负担。

人们可以获得快速诊断检测法,能够在社区层面使用,这使2010年的政策转变成为可能。

随着疾病传播在许多地区的减少,以简单直接的方式治疗疟疾已经不再合乎情理。在非洲,仅仅在10年前,公共部门中不足5%的疑似病例得到了检测。到2009年,这一数字已上升到35%。

要实现普及诊断检测的目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迅速扩大诊断检测的规模却完全可行。塞内加尔在18个月内在所有的卫生设施推广了诊断检测,如今每年都可以节省25万个疗程的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

而作为另外一项额外的益处,普遍性检测在历史上首次为我们提供了疟疾负担方面的精确数据。例如,在某些区域,我们了解到,疟疾负担实际上比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所假设的要少很多。

检测及相关政策建议也为另外一项新目标提供支持。那就是:在所有流行区实现准确监测。一项调查数据指明了这一挑战的严峻程度。

目前,大约85个国家(占世界人口的65%)不具备可靠的死因统计资料。这意味着既不清楚也不记录死因,卫生规划只能以粗略和不准确的情况估算作为制定战略的基础。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使用诊断检测方法对疟疾进行确诊,在实际看到真实的疾病负担及集中地方面,我们将不再盲目开展工作。虽然我们尚未处在光天化日之下,但至少我们看到了曙光。

良好的监测意味着了解敌人在何处。我们越了解敌人,就越有能力更好的锁定人力和财政资源,并为未来制定研究议程。

在领先疟疾一步方面,我有一条警告。现代的疟疾病媒控制特别依赖于单一化学分子,即除虫菊酯。这很可能是为公共卫生目的而开发的最佳杀虫剂,但如此超乎寻常的依赖也很危险。

为确保对这一威胁做出协调一致的反应,世卫组织正在与包括行业部门在内的多方伙伴合作,制定杀虫剂耐药性管理全球计划,该计划将于2012年初发布。

世卫组织管理着世卫组织杀虫剂评价方案,对公共卫生杀虫剂的安全性、有效性和使用状况进行测试和评估,并为其在质量控制和国际贸易过程中的使用制定规格。

通过了这一严格检测和评估方案的产品将获得正式认可,从而具备由公共部门进行采购的资格。

由于有十三种疟疾控制新产品目前正在接受审查,这一计划需要得到更大支持。我们无法承受在失去这类一流杀虫剂的同时,没有适当的替代品加入进来并起到同样的作用。

我们绝不能忘记。病媒控制是迄今为止我们预防疟疾的最重要工具。

女士们、先生们,

无论是监测杀虫剂浸泡蚊帐的耐用性,还是选择和购买最佳的快速诊断检测法,世卫组织一直通过实用的入门技术建议和操作手册与每一个步骤保持步调一致。关于这些和其他许多问题的技术指导均从其独特性,并且我相信,还从绝对关键的有利角度进行编写。

它结合了学术界的深刻见解、以研究为基础的制药行业的能力以及那些立足某些艰苦地区的执行机构的经验。

它包含了民间社会组织的激情和勇气,以及企业和跨国公司的自身利益,他们解决难题的方法以及他们在做事方面值得称羡的追踪记录。它包含了慈善机构和早已消灭了疟疾的那些国家政府的慷慨相助。

首要的一点是,它包含了非洲领导人的视角和意愿。正如非洲领导人抗疟联盟最近所指出的:“我们明白,持续存在的伙伴关系和资金将使我们能够维持取得的成就。全球资金是获得成功的关键,但我们责无旁贷。”

声明中继续说道:“作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展示明智和切实有效利用援助方面,我们负有最终责任。我们要对信任我们的公民的福祉负责”。

这就是管理工作和责任制的意义。

女士们、先生们:

在2000年,千年发展计划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到了疟疾方面。本基金会的工作使这一焦点得到拓宽,增加了希望、灵感以及更高志向方面的特征。

我们联合追求的过程并非是一种生硬攻击,而是多样化的多管齐下的方式。

它是我们对过去教训的总结,正如你们将在本次论坛中所做的那样,同时,它也展望未来的创新,这些创新将能够与这一古老的敌人以及众多人类悲剧的久远起因在中心区域展开最终决战。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