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预警和应对(GAR)

西非埃博拉病毒病—最新简报

疾病暴发新闻
2014年7月3日

流行病学和监测

因原发性和继发性病毒感染继续在城市和农村社区发生,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变化继续令人严重关切。已经对这次疫情持续蔓延的目前趋势和潜在危险因素作了分析。造成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在这一次区域持续传播的主要因素有:

1. 存有一些消极文化习俗和传统信仰,这使人们对采用所推荐的公共卫生预防措施产生不信任、恐惧和抵抗情绪。由此带来的后果包括:就医行为欠佳,如藏匿埃博拉病毒病病人,在家里治疗埃博拉病毒病病人,以及按照传统习惯处理尸体。这些做法的危险很高,可使社区广泛接触到埃博拉病毒。因此,继续报告出现社区死亡情况。此外,与在家接受治疗的埃博拉病毒病病人的可能接触者以及按照传统习惯在埋葬过程中的暴露情况并没有得到系统确认及接受观察(遏制埃博拉病毒社区传播的十分重要措施)。因此这是疫情扩大的一个主要因素。

2. 人们在本国之内以及在边境之间大量移动,这促使病毒感染在三国之间和各国之内快速蔓延。生活在边境地带的社区属于同一种族,他们存在有利于病毒传播的共同社会文化活动,比如跨境探访患病亲属或者参加亲属葬礼。此外,跨境移动为接触者的追踪和跟踪带来困难,已出现若干起接触者跟踪丢失情况。

3. 目前,有效疫情控制措施的覆盖面不够广。这次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前所未有地出现在三国交界的广泛区域,这就要求在人力资本、财务、行动和后勤需求方面具备强大并且强有力应对能力和结构。这是西非首次出现的埃博拉病毒病重大疫情,疫情国家做出疫情防备和应对的能力和结构较为薄弱,尤其是对病毒性出血热而言。最后,一些社区存在的恐惧情绪对受影响的人群获得疫情控制有效措施造成了限制。

卫生部门应对

为努力快速阻断埃博拉病毒的进一步传播,世界卫生组织召开了一次西非埃博拉病毒病疫情问题部长级特别会议。这次会议于2014年7月2日至3日在加纳阿克拉举行,会议使11个非洲国家(科特迪瓦、刚果民主共和国、冈比亚、加纳、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利比里亚、马里、塞内加尔、塞拉利昂和乌干达)的卫生部长和高级卫生官员以及各合作伙伴、埃博拉存活者、航空公司和矿业公司代表以及捐助界汇聚一堂。会议目的是使会员国和合作伙伴就阻断西非埃博拉病毒信息传播的最佳方式达成一致,以减轻现行及今后出现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带来的人力、社会和经济影响。会议重点在于清晰认识当前疫情和应对活动,包括存在的差距和面临的挑战;制定一份疫情控制综合性应对行动计划;由面临危险国家实施的重点防范活动;以及国家当局参与其中,对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做出最佳应对。

世卫组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的技术伙伴、联合国各机构和捐助方继续对卫生部提供必要技术支持,阻止埃博拉病毒病在社区和卫生机构的传播。

提供的支持形式为:派遣更多专家;提供现场后勤安排;以及提供设备,其中包括设立现场实验室、个人防护装备及医疗供应品。

根据目前就这一事件获得的信息,世卫组织不建议对几内亚、利比里亚或塞拉利昂实行任何旅行或者贸易限制。

统计汇总

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这三个西非国家卫生部继续报告发生因埃博拉病毒病造成的新发病例和死亡。2014年7月1日和2日期间,三个国家报告发生了21例埃博拉病毒病新发病例,包括14例死亡,情况如下:几内亚0例新发病例及2例死亡;利比里亚8例新发病例并伴有10例死亡;塞拉利昂13例新发病例及2例死亡。这些数字包括埃博拉病毒病实验室确诊、可能和疑似病例及死亡数。

到2014年7月2日时,三个国家因埃博拉病毒病造成的累计病例数为779例,包括481例死亡。病例分布和分类如下:几内亚412例病例(292例确诊病例、100例可能病例及20例疑似病例)及305例死亡(194例确诊病例、94例可能病例及17例疑似病例);利比里亚115例(54例确诊病例、24可能病例及37例疑似病例)及75例死亡(38例确诊病例、22例可能病例及15例疑似病例);以及塞拉利昂252例(211例确诊病例、35例可能病例及6例疑似病例)及101例死亡(67例确诊病例、29例可能病例及5例疑似病例)。后面可见统计数字汇总表。

截至2014年7月2日时,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发生的埃博拉病毒病确诊、可能和疑似病例及死亡数


新发 确诊 可能 疑似 国家总数
几内亚
病例数 0 292 100 20 412
死亡数 2 194 94 17 305
利比里亚
病例数 8 54 24 37 115
死亡数 10 38 22 15 75
塞拉利昂
病例数 13 211 35 6 252
死亡数 2 67 29 5 101
合计
病例数 21 557 159 63 779
死亡数 14 299 145 37 48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