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没有强有力的地方卫生系统,就无法实现全民健康覆盖

Bruno Meessen a, Belma Malanda b &代表卫生服务提供实践社区

a.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 Institute of Tropical Medicine, Nationalestraat 155, 2000, Antwerp, Belgium.
b. Brussels, Belgium.

通信联系Bruno Meessen(电子邮件:bmeessen@itg.be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4;92:78-78A.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4.135228

虽然目前在全球和各国都出现了推动全民健康覆盖的势头1,但除非其重点是向所有人提供高质量的基本服务,否则全民健康覆盖很可能停留在空口许诺上。而如果地方卫生系统没有得到加强,全民健康覆盖也就无法实现。

25年多以前使用的框架略有不同,是初级卫生保健而不是全民健康覆盖,但两者的评估很类似。1987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在津巴布韦哈拉雷召集了一次跨区域会议,发表了《关于加强以初级卫生保健为基础的地区卫生体制的宣言》(即《哈拉雷宣言》)2。该战略强调在地方层面组织并协调卫生服务提供的重要性。随后数十年间,众多行动者加入了实施该战略的行列。

25年过去了。很显然,这些努力影响了非洲卫生系统,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该地区战略是非洲几乎所有国家卫生系统的支柱;各国都遍布分级组织的卫生机构,其活动以重点服务为主。但是,非洲区域的卫生指标仍落后于世界上大部分其它区域。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有选择地并且过分僵化地实施了卫生地区战略。

过去25年间非洲发生了诸多变化,似有必要对地区卫生系统进行全面更新。首先,必须考虑到很多新的环境因素,包括行政放权、市场自由化、城市化进一步发展和新技术的出现。第二,需求也发生了变化。与广泛贫穷有关的需求仍然存在,同时由于流行病学趋势的发展而出现或正在出现新的需求。

全球的深刻变化也影响到了非洲。其中之一是千年发展目标的通过。虽然千年发展目标促使对卫生部门的政治和财政承诺得到更新,但也带来太多自上而下安排的行动,有时会削弱地方卫生系统。理论思路和知识也不断发展。例如,地区卫生模式正式形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管理”、“治理”、“机构安全”、“激励措施”等概念尚未成为主流。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由非洲卫生统一机制数百名专家组成的卫生服务提供实践社区于2013年10月21-23日在塞内加尔达喀尔举行区域会议。与会者包括20个国家代表团和170名专家,会议代表分享了他们在地方上组织初级卫生保健服务的经验。会议强调以非洲协调地方卫生系统并提供服务的自主创新方法,利用创新形式和平台进行创造性讨论,开启了一个新时代3

与会者发现,鉴于公民的期望值越来越高,各国卫生部必须建立对上和对下问责的文化。在许多国家,这就意味着要让新的行动者参与进来,并大大改变机构安排。与会者还同意,个人、家庭和社区都可以并且应该在促进自身健康并抑制与人口结构和流行病学变化有关的发病和死亡增加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因此,需要更多注意个人和社区教育、赋权、声音和自由,跨部门协调也必不可少。

与会者注意到市场自由化带来的机遇和风险。非洲卫生主管部门需要认识到今天的卫生部门的多元化特征及其作为卫生系统管理者的责任。这一新图景会产生许多影响。其中之一就是有必要调整国家和地区层面的思维方式和技能,使新的政策工具得以利用,如数据情报、对标、以绩效为基础供资和类似的机制,而所有这些工具又都有可能因为信息和通信技术而得到加强。

还应更务实地实施地区战略。例如,应允许根据医院的具体环境对其作用进行更灵活、分散的定义。该战略的主要特征应该是包容性、对对话持开放态度、支持组织层面的创新和学习。

今天,初级卫生保健和在1978年(阿拉木图)、1987年(哈拉雷)和2008年(瓦加杜古)同样重要。4,5非洲国家必须更新其地方卫生系统,以应对现在和未来的卫生挑战。卫生服务提供实践社区已做好准备,要在帮助各国今后实现该目标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致谢

本社论以许多卫生服务提供实践社区成员都有所贡献的达喀尔会议报告和其它背景文件为基础。我们还要感谢比利时发展合作部、Be-Cause卫生平台、安特卫普热带医学研究所、塞内加尔卫生部、马斯科卡法国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西非国家卫生组织和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支持组织该大会。

参考文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