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尼日利亚人开始意识到高血压问题

在尼日利亚的大城市拉各斯,人们的生活方式与发达国家相差无几,高血压问题日益突显。Motunrayo Bello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3;91:242-243.
doi: http://dx.doi.org/10.2471/BLT.13.020413

Joseph Otu(化名)发现患上高血压时吃了不少苦头。他在半夜因头痛醒来,发现说话吃力,而且身体一侧感觉乏力。这位54岁的尼日利亚专业司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担心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

他的家在大城市拉各斯的Ibafo区,家人把他带到家附近的诊所就医,一名护士为他量了血压。

血压计读数由两个值组成:一个是收缩压,另一个是舒张压;当收缩压/舒张压大于等于140/90时,就被视为血压过高。Otu的血压是175/110,这个水平使得他所面临的中风、心脏病发作和肾衰竭的风险大大增加。“我们开始祈祷,”Otu说。

像Otu这样,在临床诊断之前对自己的血压状况毫不知情的现象并不鲜见。高血压使得心脏必须超正常负荷工作,才能使血液在血管里循环。高血压,又称为血压升高,其症状有时并不明显,因此定期体检尤为重要。

尼日利亚人在拉各斯的Ikorodu区登记参加一项免费的高血压筛查计划
世卫组织/Motunrayo Bello
尼日利亚人在拉各斯的Ikorodu区登记参加一项免费的高血压筛查计划。

像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尼日利亚也把卫生服务的重点放在对诸如疟疾和结核病一类的传染病的治疗上。但是近年来,非传染性疾病的问题日益突显。高血压是全球患病率最高的非传染性疾病之一,在全球导致约45%的心脏疾病死亡和51%的脑卒中(中风)死亡。

世卫组织的《全球非传染性疾病现状报告(2010年)》显示,在世卫组织的六个区域中,非洲区域高血压的患病率最高,25岁及以上的成人的患病率约为46%。

不仅如此,当人们没有意识到定期检查血压的必要,或无法负担定期检查的费用时,高血压所引发的问题会显得更加严峻。

今年世界卫生日(4月7日)的目标,是提高公众对高血压的成因、后果及预防的认识,并推动国家和当地主管当局针对这一日益严重的问题开展更多工作。

“我们希望这次活动能鼓励更多成年人去查血压,并且希望卫生主管当局能把血压检查的价格控制在人人都能承受的范围内,”世卫组织的一位医务官员Shanthi Mendis博士说。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很少有人进行定期医疗检查,监测与非传染性疾病相关的风险因素。尼日利亚也不例外。

非政府组织尼日利亚心脏基金会的执行主任Kingsley Akinroye博士说,“卫生系统只为付费的人提供诊断和治疗”。即便人们进行体检,初级卫生层面对这种慢性病的诊断有时可能并不可靠。

拉各斯的一位店主Toyin Ogunde说,她因为头痛和头晕去看医生,结果医生给她开出了治疗伤寒和疟疾的药物,最后是她的家人说服她去拉各斯州立大学教学医院复查。

“我来之前对高血压一无所知,”这位58岁的高血压患者说。

一名妇女在拉各斯Ikorodu区的免费高血压筛查计划中检查血压
世卫组织/Motunrayo Bello
一名妇女在拉各斯Ikorodu区的免费高血压筛查计划中检查血压。

在医院高血压科工作的Olayinka Ogunleye博士表示,血压检查项目的花费是在1000尼日利亚奈拉(合6.36美元)左右。Ogunleye博士说,尽管这个数字可能吓退一些人,使他们放弃检查,但更多人却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病情可能导致的后果,或者对不加治疗的高血压所隐藏的风险无动于衷。“人们认为在健康上花费金钱和时间不重要,他们宁可把更多的钱花在奢侈品上,”他说。

目前,只有不到4%的尼日利亚人拥有医保。这其中已经包括了在联邦政府工作的公务员和由美国政府(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孕产妇和儿童健康项目”所覆盖的妇女和儿童。

尼日利亚联邦政府目前正在考虑一些能覆盖基本卫生服务的计划,其中包括由国家卫生系统出资,使人们获得对高血压的诊断和治疗。

考虑到尼日利亚定期血压检查的缺乏,该国高血压统计数据的不可靠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大多数数据都是基于少量不具代表性且有效性很低的数学模型和调查所作的过时的推断,”Anthony Usoro博士说,他是地处阿布贾的联邦卫生部的非传染性疾病国家协调员。

“可靠数据的缺乏使得决策者很难开展具体工作来控制由疾病引发的新的卫生负担。”更糟的是,Akinroye表示,人们有时以缺乏可靠数据为由,拒绝承认问题的存在。

但是,在Akinroye所关注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一级都缺乏足够计划的问题上,他的确看到有态度转变的迹象。他指出,联邦政府目前正在制定一项关于非传染性疾病的国家政策。“政策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出台,将会有助于对高血压疾病的应对,”他说。

虽然尼日利亚尚未公布计划,但致使情况每况愈下的因素已经非常明显。“高血压的发病率高,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生活方式的转变,其中很多都与环境和社会因素的变化有关,”尼日利亚大学讲师Obinna Ekwunife博士说。尼日利亚大学位于尼日利亚东南部的Nsukka。

Ekwunife列举了一些因素,例如,因使用加工食品所导致的上升的盐和脂肪的摄入量、上升的吸烟量以及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多的尼日利亚人开车上班,而且在工作中只参与最低程度的身体活动,”他说。

这些问题在这个国家迅速发展的城市地区最为显著。拉各斯是一座正在快速增长的城市,居住人口在1千万左右。最近的一份联合国生境报告显示,该市预计将在2015年以1240万的居民人口数字取代开罗,成为非洲最大的城市。

作为拉各斯州的卫生委员,Jide Idris博士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考该市居民所面临的特定的心脏卫生挑战。他说,这些挑战绝不仅仅局限于饮食不良和身体活动缺乏这两方面。

“除了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城市化带来的还有风险。城市生活也意味着不同程度的压力和家庭和睦的丧失,” Idris说。他还敏锐地指出,高血压并不仅仅是“富人病”。“不同性别、处于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人都有可能罹患高血压,”他说。

Idris强调传统预防工作的重要性,他说这是他对拉各斯州的战略意见的核心重点。认识到初级卫生保健层面对高血压的预防和诊断可能非常薄弱,相关工作的关键之一在于加强该州277家诊所针对这种疾病的服务。

“我们正在公共卫生机构里提供诊断,也有一些财政机制能为穷人提供帮助,” Idris说。对于三级保健,他说,目前正在城市北部的Gbagada区兴建一座新型高科技心肾中心。

拉各斯州预防工作的一个关键,是要通过尼日利亚全国性日报上的赞助广告,提升公众对高血压的认识。拉各斯州政府还在投资兴建马路旁的安全通道,以供行人行走而不必担心交通事故,从而鼓励人们从事更多体育锻炼。

Idris说,他希望动用了诸如当地政府委员会、社区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等资源的全州性的行动,正在带来一些改变。“我个人认为,现在公众对高血压病的认识比我们起步时好了很多,”他说。

Akinroye也表示了有保留的乐观态度,他指出,越来越多的尼日利亚人已经了解关于脂肪和盐的高摄入量或吸烟对血压的影响的基本信息。Joseph Out就是其中之一。“我的医生告诉了我病因,”他说,“现在我正在鼓励妻子和朋友们尽可能多地采用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这样他们就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