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新兴经济体推动节俭型创新

对符合成本效益的卫生保健需求出现上升。受此推动,正在开发特别符合低收入及中等收入国家需要的一系列新的、可靠的低成本医疗设备。Ajanthy Arasaratnam和Gary Humphreys报道。

一台治疗新生儿黄疸的光疗设备。
Will Harris/Design that Matters
这台被称为“萤火虫”的治疗新生儿黄疸的光疗设备,是由Design that Matters这家非营利集团设计的。正在利用在菲律宾和越南开展的一项临床试验对此作出评价。

当没有医疗设备,没有捐献者,也没有血液时,人们如何做到输血?这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这里许多国家的献血数量并不能满足输血要求,且诊所(尤其是偏远农村地区)缺少仪器设备。

没有血液和设备,需要输血的病人,比如妇女因为意外妊娠破裂而发生出血时,就会被迫采用一种原始形式的自体输血方法,所使用的是厨房用具。

Kathleen Sienko博士是美利坚合众国密西根大学生物医学工程方面的助理教授。Kathleen Sienko博士解释说:“血液流到妇女腹部的切口,然后用消过毒的药罐或者汤勺将其取出,放入一个有抗凝剂的盆子里。血液自此通过一个纱布漏斗得到过滤,被装入血袋并且回输到她的体内。”

这类原始做法无疑会挽救一些人的生命。对有关国家的卫生当局而言,这却突显出不能或者无力向人们提供足够的卫生保健服务。这些措施还反映出,全球医疗设备行业从传统意义上讲,将富裕国家的需求当做重点。根据Espicom这家收集数据并且对药物和医疗设备行业进行市场分析的设在英国的公司所述,估计2010年全球在医疗设备方面的支出约为2600亿美元,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销售是由设在高收入国家的少数几个厂家完成的。

医疗设备的使用同样集中在高收入国家。这些国家的人口仅仅占到全球的13%,而对全球医疗设备的使用却占到76%。

在过去,当医疗设备公司的确顾及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需求时,它们往往会把针对较发达国家设计的高技术产品的一些功能删除,然后将其推入较穷国家的市场,这就是被称为“全球本土化”的一种方式。

通用电气(GE)通过健康联想行动致力于促进卫生保健创新。根据该行动部主任Denise Kruzikas所述,业内人士越来越认识到,将一些特别功能元件予以摘除,对医疗设备进行改造,这样做几乎不能得到卫生工作者的使用。他们可能缺乏培训及技术技能,他们的工作环境并不总是配有技术操作设备。

比如,一些耗电设备是设想在有电网的高收入国家使用的,这类设备可使较为贫穷国家的医院和诊所苦于寻找发电机或者寻觅电池。此外,一些从设计上不能耐受高温、高湿以及灰尘或者不能大量使用的设备,不太可能维持很久。

这类问题促成了发展中国家的很大一部分医疗设备可能有一部分或者是全部不能使用这种状况。按照世卫组织《捐赠卫生保健设备指南》所及,在南撒哈拉非洲,有高达70%的医疗设备闲置未用。

随着企业开始认识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存有的市场潜力,它们所采取的方式似乎会发生改变。美国加利福尼亚州Santa Clara大学节俭型创新实验室主任Radha Basu认为,实施变革的一大推动力就是一些新兴经济体对有效并且可靠的低成本医疗设备的需求出现上升,特别是中国和印度。

中国现行五年计划(2011–2015年)中,有410亿美元的拨款用于发展新医院以及完善该国的基层卫生服务体系。而印度的最新五年计划中有一项承诺,就是到2017年要提升政府在卫生保健总支出中的份额。“新兴市场的发展使人们有新的理由为低收入市场建立起适当的、可负担得起的以及可获得的医学创新。这不再仅仅是‘出于善意’的人们所做的用来减少卫生保健差距的一件事。现在这已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活动,”Basu说。

通用电器是将“节俭型创新”视为具有商业潜力的一个很好例证。最近,通用电器对印度的业务作了改进,挖掘该国对医疗设备不断增长的需求。通用电器不仅仅在印度营销低价医疗设备,该公司还在开发并且测试新产品时考虑到当地条件,这些条件涉及断电、电压不稳、灰尘和污染程度较高以及设备使用量大的问题。通用电器在“节俭型创新”方面的努力所带来的最为成功的产品之一就是宝宝催眠保温器(Lullaby baby warmer),它在一个开放的摇篮里直接供应热能,用来帮助新生儿适应室内温度。

催眠保温器在印度每套售价3000美元,这与通用电器在美国销售的宝宝保温器相比便宜不少。在美国的价格以12000美元起价,它除了基本的保温功能之外,还具有其它方面的功能,比如监测婴儿的脉搏和体重。催眠保温器于2009年5月在印度开始投放市场,现在62个国家有售,包括比利时、巴西、迪拜、埃及、意大利、俄罗斯联邦和瑞士。

缅甸一家儿童医院的工作人员学习如何使用酒精计。
East Meets West/Luciano Moccia
缅甸一家儿童医院的工作人员学习如何使用酒精计,将浓缩洗必泰胶与酒精混合,用于消毒。

“最初设想将催眠器投放到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农村市场,但在许多其它国家也有销售,”Kruzikas说。产品投入市场之后,通用电器在头12个月就卖出了约1500套:其中半数卖在印度,包括农村较小城镇。

当像是通用电器这类私立部门公司在开发配置廉价医疗设备方面取得进展的同时,Radha Basu提到的“出于善意”的人们继续对这方面的创新工作做出很大贡献,并且从多个方面趟出了一条路,就何谓良好的节俭型医疗设备问题确定了基本规则。

这方面的一个良好案例就是美国德克萨斯州莱斯大学正在做的工作,该校生物医学工程系的学生及其教员与马拉维大学和德克萨斯儿童医院的医生结成了团队。他们与设在加利福尼亚的工业设计公司(3rd Stone Design)一起开发出了一种费用极其低廉的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bCPAP)仪,帮助婴儿(尤其是早产儿)进行呼吸。

在发达国家的儿科病房经常会见到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设备,这些设备被用来治疗呼吸存在困难的婴儿。但是,正如莱斯大学全球卫生技术研究所莱斯360主任Rebecca Richards-Kortum博士所指出的那样:每台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设备的费用可能会高达6000美元,因此这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医院而言往往过于昂贵。

利用基本的现成组件,可以160美元的价格制造出赖斯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仪。且按照Richards-Kortum所述,这一仪器的治疗压与发达国家医院所使用的仪器没有差别。最近在马拉维布兰太尔伊利莎白女王中心医院做了一次临床试验,初步数据表明,这一仪器可以大大改善出现呼吸窘迫症的婴儿的存活率。2012年7月,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项目作为三个获得提名的项目之一,赢得了“保障母婴生命安全:一项重大的发展挑战”行动高达200万美元的赠款,用来支持在马拉维进行技术部署。

John Anner是“东风西渐”(East Meets West)这家专注于亚洲健康与教育问题的非政府组织的总裁。就他而言,要使医疗设备在低收入国家变得可及,不仅仅是将最初的单价降下来。“重要的是设备耐用性—— 从时间上计算拥有设备带来的成本。这是一项主要衡量尺度,”Anner表示。对于那些要花上50美元去购买打印墨盒的人而言,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就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仪问题,Anner认为,即便一家诊所或者医院想方设法买到了一种便宜产品,但仍然需要支付消耗品费用。

“一个代用呼吸管每周的费用可能为300美元,”他说。正是出于这方面原因,“东风西渐”对其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仪作了工程设计,使其极具耐用性并且不需要获得任何消耗性部件。“东风西渐”生命呼吸项目还为医院工作人员开展临床和技术培训,并且对在八个国家逾300家医院使用的4500件设备的每一件实施监测。

像Kruzikas一样,Anner也强调了耐用性和使用简便性的重要性。但他认为追求这些目标不应当以外观为代价。“前端—后端美学其实很重要,”Anner说。“需要使设备看起来现代一点,这样医院对设备的使用会感到骄傲,病人会感到接受了适当治疗。”在开发莱斯大学气泡持续气道正压通气仪的过程中也出现过第一印象问题,早先的版本曾因过于临时凑合而遭受批评。

当然,到头来,如果有关设备被证明没有可靠性,好的外观也就分文不值。设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医疗设备处处长Adriana Velazquez Berumen博士解释说:“需要使用麻醉机的外科医生,可以用一台简单设备,但除了根据当地医院情况具备可负担性并且适合使用之外,还必须做到安全有效。”

此外,强调按照本地情况进行开发,且设计、临床疗效和坚固性似乎成为低成本医疗设备的特点。这些情况都表示这类设备到头来从总体上讲可能比花钱更多的另外一方更具可靠性。除了更加可靠之外,它们可能也更易获得。

Basu说:“低成本医疗设备对于缩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距,以及利用最具创新性的方式使人们在‘最后的旅程’得到使用具有巨大潜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