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土耳其的转变

采取严格的反吸烟措施后仅三年,土耳其的烟草消费减少了15%,而且戒烟很酷。来自Patrick Adams的报告。

土耳其总理Recep Tayyip Erdoğan在2007年12月举行的国家烟草控制规划会议上讲话时直言不讳。“与烟草使用作斗争已经变得与反恐斗争同样重要,”他对聚集在安卡拉喜来登酒店大堂中的听众们说。这些制品,他说,“确实在谋杀我们的后代”。

Erdoğan不吸烟,这在当时的土耳其男性中属于少数。根据2006年政府进行的一项烟草使用调查,大约33%的成人是经常吸烟者,其中包括半数以上的男性和约16%的18岁以上女性。在2007年对100个国家进行的盖洛普民意测验中,三分之二土耳其男性和三分之一女性表示在接受调查前一天曾吸烟。盖洛普表示这是“迄今报告的最高发生率”。这也证实了欧洲国家普遍抱有的一种共同成见:形容大量吸烟时说“像土耳其人那样吸烟”。

三周后,总理签字批准将禁止在所有封闭公共场所吸烟的禁令列为法律。

土耳其世卫组织国家办事处烟草控制规划管理人Toker Erguder解释说,土耳其于1996年签发了第一份烟草控制法律,2004年土耳其议会批准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世卫组织框架公约),承诺履行有关的一系列义务。

之后在卫生部设立了一个特别单位,负责开展国家烟草控制规划和行动计划。2008年,通过了更多的烟草控制法律,使室内场所,包括接待服务部门100%无烟。这意味着该国与爱尔兰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等国家一样,实行了一些世界上最严格的烟草控制措施。

Toker说:“烟草控制政策的一项关键成就是,Erdoğan领导采取了全政府方法,同时卫生部长Recep Akdağ领导开展了有力的跨部门合作,坚决打击烟草流行。此外,议会卫生委员会负责人Cevdet Erdöl推动拟定和通过了烟草控制法律。”

伊斯坦布尔Istiklal街一家咖啡馆的顾客头顶上方悬挂着宣布土耳其严禁在公共场所吸烟的告示牌
Patrick Adams
伊斯坦布尔Istiklal街一家咖啡馆的顾客头顶上方悬挂着宣布土耳其严禁在公共场所吸烟的告示牌

通过法律是一回事,执法则往往是另一回事。尽管保证要带来彻底改变,但许多人怀疑有关法律能否对土耳其这样一个具有如此强烈吸烟文化的国家产生影响。现在,禁令生效已将近三年,不仅被广泛接受而且餐馆和酒吧老板严格遵守这些新规则,令土耳其人以及游客都感到惊诧。

“我从没想到他们能如此有效地实行这一禁令,”伊斯坦布尔花旗银行的证券交易商Sarp Ucak说。土耳近7400万人口中有1600万吸烟者,他们大多数生活在伊斯坦布尔。“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个政府,但我还是要祝贺他们。尽管仍有一些餐馆和酒吧不遵守禁令,但只是极少数。我的许多朋友都在戒烟。”Ucak也在这样做,他说。“我正再次努力。我想戒烟。”

“这不仅降低了消费率,而且还改变了公众的观念,”国家烟草或健康联盟主席Elif Dağli说。该联盟是1995年形成的一个民间社会团体,旨在为该国第一份反烟草法律进行游说,它是推动为世卫组织框架公约提供支持的主要促进者之一。“这就像在改变——不是‘气候’,那太温和,”她说。“这就像在改变宗教信仰。令人惊诧的是,起初人人都说这会遭到抗议,但之后却人人都开始戒烟。”

土耳其的转变并非发生于一夜之间。事实上,即使在禁令获得通过之后,烟草业与激进主义者之间始于20年前的一场斗争仍在继续。“烟草业认为,没问题,我们有18个月时间来扭转这一局面,”Dağli说。“它们预言商场将破产,餐馆会赔钱,诸如此类。但我们,即非政府组织团体从法国、爱尔兰和意大利收集了各种证据,表明这种情况不会发生。而且我们将这一信息提供给政府官员和公众,这就好像给他们打了防疫针,可以抵制烟草业的谬论。”

然而,Dağli及其同事们反对的不只是烟草业。“我们还在与媒体作斗争,”她补充说,并指出报社反对1996年法律主要是因为它们依赖烟草广告带来的收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举行新闻发布会实际上是在助长烟草,因为报社会通知烟草公司说‘嘿,卫生界的那些人在组织会议,你们想出钱在同一页上作广告吗?’于是第二天就会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巨幅万宝路男人照片,旁边有几行关于我们的报道。”

正是1980年代中期出现的这一万宝路香烟广告图像以及骆驼牌香烟图像促使土耳其烟草消费率大幅攀升,安卡拉Haceteppe大学公共卫生教授Nazmi Bilir说。这之后二十年中,他说,“土耳其的烟草使用增加了近一倍,”卷烟销售额从大约980亿土耳其里拉(550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超过1780亿土耳其里拉(1000亿美元)。这一趋势可以从卫生数据中得到证实:2000年土耳其500万住院患者中20%患有吸烟导致的疾病,而且这些疾病,主要是心血管病症,导致的死亡占所有医院死亡的一半以上。

“据我们估计,每年约有200亿美元被用于诊断和治疗烟草使用导致的健康问题,”Bilir说,并补充指出吸烟者自己每年还另外花费200亿美元来购买卷烟。实际上,正如世卫组织2010年全球成人烟草调查所揭示的,土耳其的吸烟者每月用于卷烟的平均开销为86.7土耳其里拉,将近占该国“最低月工资”的12.7%。

不过,新法律似乎已经限制了这方面支出。Bilir及其同事最近对安卡拉急诊部接纳的患者进行了一项研究,表明烟草使用导致的急性健康问题大幅减少。如果与吸烟禁令生效之前的数据比较,他说,“这些病症减少了10-12%。”

Bilir将土耳其的这一奇异转变归因于什么?“我认为是政府的政治承诺,”他说。“这是个非常强大的政府,总理和卫生部长以级议会卫生委员会的负责人都是非常尽职的人。”尽管如此,他说,如果没有民间社会运动的有力支持,也将一事无成。“我们与政府和议会密切合作,为它们提供了科学数据。”

2012年1月,土耳其反吸烟法实施四年后,土耳其卫生部长Recep Akdağ授予世卫组织土耳其国家代表Maria Cristina Profili特别表彰奖。
Toker Erguder
2012年1月,土耳其反吸烟法实施四年后,土耳其卫生部长Recep Akdağ授予世卫组织土耳其国家代表Maria Cristina Profili特别表彰奖。

土耳其癌症研究与控制协会主席对此也表示赞扬总理在决定为土耳其呼吸的空气而斗争方面发挥的关键作用——这好比一场大卫与巨人歌利亚的抗争,一方是由规模小但决心大的非政府组织拼凑而成的联盟,另一方则是牢牢把握土耳其市场的烟草巨头。“我们很幸运,总理支持法律,”Kutluk说。“但现在非政府组织比过去更加强大。我们永远不会停止斗争。在土耳其,烟草公司将来不会有任何机会。”

土耳其的烟草控制是项多机构努力,涉及到若干重要组织。正是这种方法促使土耳其发生了变化。

世卫组织无烟草行动司司长Douglas Bettcher说:“土耳其已成为凭借政治承诺和意愿避免烟草流行并防止公民吸毒方面的典范。在使土耳其成为无烟国家的进程中既有成功也有挑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