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卫组织

世卫组织改革进程

自起初对世卫组织的筹资前景开始磋商以来的世卫组织改革进程标志性活动

第六十六届世界卫生大会和执行委员会第133届会议,2013年5月

卫生大会做出的决定实现了两项阶段性改革目标:通过了《2014-2019年第十二个工作总规划》,这为本组织提供了未来六年的新的战略愿景,还通过了《2014-2015年规划预算》,该预算属于首次从整体上获得批准。卫生大会决定推进筹资对话,确保规划预算获得资助。在治理改革方面,执委会为秘书处指明了制定世卫组织与非国家行为者交往政策的方向。

执行委员会第132届会议,2013年1月

会议讨论集中在第十二个工作总规划草案以及2014-2015年规划预算方案方面。会上介绍并讨论了世卫组织改革报告、高级别实施计划和用来监测改革实施情况的在线工具。秘书处就若干问题征询了执委会意见,这包括制定一份与非政府组织的交往政策、简化国家报告程序和与会员国沟通程序以及世卫组织改革第二阶段独立评估方法。

执行委员会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特别会议,2012年12月6-7日

委员会讨论了加强世卫组织筹资透明度、可预测性和灵活性的方案,审查了各区域委员会讨论第十二个工作总规划草案和2014-2015年规划预算方案时提出的问题。委员会建议世界卫生大会应当批准整个预算,还建议应当建立筹资对话,为预算提供资金,并且本组织应当探索用来扩大捐助者基础的途径。

第六十五届世界卫生大会和执行委员会第131届会议,2012年5月

世卫组织确定重点的程序在世界卫生大会对改革问题的讨论中占到了首要位置,会员国对二月份会员国关于规划和确定重点会议的结果表示认可,同时认识到应当对健康的决定因素给予特别重视。治理和管理规划群组方面的许多改革都得到了批准,并要求秘书处向前推进,包括加以落实。在世卫组织的筹资等其它方面,会员国要求秘书处在定于12月初举行的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PBAC)特别会议上对这一问题再次展开讨论。

会员国关于规划和确定重点会议,2012年2月

执行委员会第130届会议作出的一项决定是,应通过由会员国推动的一项程序,讨论在规划和确定重点方面的改革。这项程序包括于2月27至28日在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举行一次向所有会员国开放的会议(此前,秘书处于2月26日召开一次情况介绍会)。总干事邀请各会员国在会前通过专用网进行磋商,就目前的规划和确定重点建议发表意见。会员国对世卫组织的一套工作类别达成了一致(传染病、非传染性疾病、在生命全程促进健康、卫生系统以及防范、监测和应对)以及用以指导确定本组织工作重点程序的标准。

第130届执行委员会,2012年1月

在执行委员会第130届会议(2012年1月16-23日)期间恢复了与会员国就改革议程进行的磋商。这是在执行委员会(2011年11月1-3日)改革问题特别会议上进行对话之后的一次磋商。会员国还参与了当时持续进行的改革议程网上磋商。

执行委员会特别会议,2011年11月1-3日

约有100个会员国参加了这一史无前例的为期三天执委会特别会议。在三个主要领域逐一做出了决定:重点、治理和管理改革。

第六十四届世界卫生大会和执行委员会第129届会议,2011年5月

在第六十四届世界卫生大会上,总干事提交了关于“世卫组织的筹资前景”问题的综合报告,概述了改革规划的方向内容。会员国通过了一项决议,批准了这次改革的总体方向。在紧接这次卫生大会召开的执行委员会第129届会议上,决定这次改革属于一个由会员国推动的程序。

执行委员会第128届会议,2011年1月

执行委员会第128届会议要求秘书处推进改革问题的广泛构想,并向五月份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递交一份较为详细的改革规划。通过讨论还清楚看到,在改革问题上存有三个主要目标和三个相关内容:

  • 要更加着重于满足会员国处理卫生重点问题的期望;
  • 通过改善治理来增进全球卫生事务的协调性;
  • 以及通过管理改革使本组织能够担当重任。

重点、治理和管理这三个内容结构仍然属于当今改革进程的组织框架。

世卫组织的筹资前景,2010年1月

2010年1月,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就世卫组织的筹资前景问题召集了一次非正式协商会。各国卫生部、发展合作部、财政部和外交部的部长以及高级官员出席了会议并以个人身份发言。会议的出发点是讨论世卫组织的筹资问题,但与会者就迅速变化的全球卫生环境中世卫组织的作用及其核心工作的性质提出了一些较为根本性的问题。

世卫组织改革实施计划

世卫组织改革最新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