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卫组织

介绍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主席兼筹资对话主持人Dirk Cuypers博士

计划、资源协调和绩效监督司司长Elil Renganathan就执行委员会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主席职责、他本人的改革经历和筹资对话会与Dirk Cuypers博士进行了交谈。

Elil Renganathan:我们大都知道你是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副主席、执委会委员,并且即将就任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主席。不过,你的专业背景是什么呢?

Dirk Cuypers博士:我于1979年作为一名全科医生从根特大学毕业。执业一年后,我进入制药业私营部门工作。我在制药企业医学部工作,曾任医学总监。我不断反思,意识到自己缺乏管理知识。因此,1980年代初,我决定去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我是[比利时]首位获得这一学位的医学博士,因为当时的医生对把医学和工商管理教育结合起来不感兴趣。我接受的工商管理教育对我后来的工作非常实用,特别是对我现在的公共服务职位而言。

"每个人都需要对本组织的战略愿景和前进方向形成共识."

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主席兼筹资对话主持人Dirk Cuypers博士

2002年,我回到公共部门,因为当时政府正在进行涉及整个行政部门的“哥白尼”改革,需要寻找有私营部门工作经验的人参与。他们建立了14个职位,我被任命为比利时联邦公共卫生、食物链安全与环境部理事会主席。我是第一批接受从私营部门转到公共部门这一挑战并开始新职业的人。

Elil Renganathan:从私营部门转到公共部门对你来说是不是大开眼界?

Dirk Cuypers博士:私营和公共卫生部门之间有两个主要差别是我在获得双方面经验之前没有意识到的。制药业的覆盖面不够多样。更简单地说,医药企业仅仅开发药物和其它治疗方法;但公共卫生服务部门还要考虑卫生的其它方面,包括预防、治疗性医疗服务、老年人问题以及所有各种不同的疾病。

公共卫生覆盖的领域极为广泛,这就是其挑战所在。你真的需要与很多不同专家进行团队合作,因为要处理大量不同议题。第二,公共卫生部门的管理方式也与私营部门不同,或者说,公共卫生部门的管理水平与私营部门不同。这也是一个重大差别,这方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Elil Renganathan:你曾参与改革比利时的卫生行政部门,请多谈谈这方面的经历。

Dirk Cuypers博士:2002年,我们启动针对公共卫生部门的“哥白尼”改革。改革的主要关注点是利用结构性调整和新工具落实新的公共管理原则。我们将大的部委改组为规模较小的公共服务机构,其中一家负责制定政策,其它机构负责政策执行。我们以“业务流程再造”为基础进行了结构性调整,也就是说使整个组织以流程为基础,员工自下而上地参与组织的重新设计。我们的目的是减少官僚主义和管理层级,从而使机构更精简。我们使用了各种不同的策略,其中包括提出良好治理的原则。我们对各个组织的人力资源进行了全新设计,从而在业务流程和职位描述之间建立了清晰的联系。我们开始根据能力而非功绩遴选工作人员。这样,我们就在正确的位置上安排了正确的人。我们建立了此前并不存在的宣传沟通部门。你也知道,对于卫生和危机管理而言,向公民和利益攸关方提供信息非常重要。

我们引入了新的管理工具。我们这个级别的人得到了六年的工作授权。合同延期前要对工作进行评价。而我现在已经进入第二个任期。评价过程对我们的职员而言属于新鲜事物。另外,我们还开始写下管理目标,其中包括具体目标和关键绩效指标,以提高问责性和责任意识。对某些人而言,有时这方面工作很困难,因为需要就目标、优先顺序、做出计划和进行评估进行大量讨论。我们还建立了年度评价周期,使用平衡计分卡确定计划时间框架内的进展情况。取得成功的一个指标是,2012年我们部门当选公共服务部门最具吸引力雇主,获得任仕达奖;同时我们在与私营部门的竞争中也处于有利地位。该奖项由独立咨询机构评选,是证明我们所取得成就的一个令人振奋的指标。

Elil Renganathan:从你在比利时改革的经验看,对于世卫组织的改革,你对世卫组织秘书处有何建议?

Dirk Cuypers博士:改革的原则都是一样的:首先要努力通过自下而上地重新设计整个组织及其流程使所有职员都参与进来。这非常重要。只有所有的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改革才能取得成功。每个人都需要对本组织的战略愿景和前进方向形成共识。其次,透明和参与十分重要。确保所有职员都依据所有变化和新程序开展工作至关重要,例如,要确保他们根据筹资对话会确定的原则筹措资金。要使改革进程产生实效,“一个世卫组织”形象特别重要,这就需要每个人都讲同一种语言。

职员必须有组织地参与工作总规划和规划预算的编制过程,从而使他们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些文件背后的战略愿景。这有助于在文件得到批准后增加其在职员中的接受程度。

一旦执委会和卫生大会批准规划预算和工作总规划,除非出现迫切需要,否则确定的工作重点应保持不变。

Elil Renganathan:那么,在你担任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主席期间,你将主要关注哪些重点和领域?

Dirk Cuypers博士:当然,虽然我是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主席,但做决定的还是会员国。我发挥的不过是促进作用,但这确实是一项重要作用。我认为,改革的一个关键成就就是加强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的作用。我希望能够充分利用并落实这一点,以便提供指导并帮助执委会和卫生大会更好地获得信息并认真审议其决定。我还强调确保规划、预算和行政委员会委员获得其根据本委员会使命要求提供指导所需的正确信息。

他们需要这些信息以提供指导,并促进良好的互动讨论。良好的文件管理十分必要。在和各位委员交流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他们需要及时获得主题明确的高质量文件。

Elil Renganathan:关于筹资对话会,你对于下一次会议有什么希望和预期?我先问个开放性问题:为什么要召开筹资对话会?

Dirk Cuypers博士:我想,筹资对话会是改革所必需的,现在已成为改革进程中的一个步骤。为支持世卫组织的管理,有必要使本组织的供资情况更可预测。筹资对话会就是要向利益攸关方营销我们的核心业务和规划。重要的是,会员国和所有捐助方都能理解本组织根据全球、区域和各国公共卫生需求确定的工作重点并参与其供资。筹资对话会是我们开展业务的必要一步。对话会还使所有捐助方有机会相互交流观点。这对于促进我们之间的相互理解十分重要。非洲的公共卫生问题不一定和北欧或亚洲的问题一样,筹资对话会提供了一个相互理解的平台。而且也可以讨论如何为其提供资金的问题。

Elil Renganathan:Dirk,你主持并推动了6月份的首次筹资对话会。你对于会议结果有何感想?

Dirk Cuypers博士:首次对话会非常具有建设性。我们看到,会员国和其它捐助方都有适应改革进程中新工作方式的灵活性和意愿。可以说,没有人感到不高兴,每个人都很愿意继续采用我们处理问题的新方式。要改变思维方式对于秘书处、会员国和捐助方而言都不容易,不过大家都致力于采用这一新的工作方式至关重要。

讨论帮助我们走上这条道路,虽然目前只是总体调整进程中的一小步。我想,我们正在缓慢然而确定地在三个主要改革领域取得进展,即规划、治理和管理。有关报告工具[门户]的介绍性发言非常好。这个工具很有吸引力,如果在晚些时候的运行过程中表现良好的话,肯定能够改善报告情况。最后,我们还商定了下次会前需要进一步工作的六个成果领域。

Elil Renganathan:展望第二次筹资对话会,要获得最大成果的话,你建议各会员国该怎么为会议做好准备呢?

Dirk Cuypers博士:我想所有会员国都应该思考第一次会上商定的六个议程项目,因为下次会将首先讨论这些。重要的是,会员国能够就其期望和会议的预期成果展开开放、透明的讨论。我想,所有会员国都有自己的需求,但同时他们也都需要给予。向本组织给予和从本组织获得之间的平衡对于每个国家而言都是不一样的。在筹备第二次会议期间,我们还将召开双边会议讨论这个平衡问题。第三,我相信,各区域委员会会议将提供进行此类讨论的绝佳机会,因为会员国在各自区域都发挥着作用。区域委员会会议也都发生在第二次会议之前。

Elil Renganathan:很高兴听到你关于会员国该做些什么的观点,那么,对于秘书处该做些什么让会议取得成功,你有什么想法?

Dirk Cuypers博士:对秘书处而言,我想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就这六项成果开展工作。我们目前的情况如何?取得了什么进展?还有,关于报告工具方面的信息,是否已经取得进展?如果存在问题或拖延,我们应该对有关问题加以讨论。另外,还需要增加透明度:双边会议中是否发现还存在一些不足?如果存在要报告相关情况。例如,“各项工作都进展良好”或者“我们注意到存在这些问题”。我想说的最后一点是资金筹措文书。我想,会员国对于即将投入使用的资金筹措文书抱有很大期望。该文书将如何使用?有关规划是否按期进行?

Elil Renganathan:最后,请你谈一谈对筹资对话会的希望和预期?

Dirk Cuypers博士:开展对话是朝着实施整个改革走出的正确一步。我们不可能在一年之内完成所有工作,但我认为,我们可以每年都前进几步。我希望,未来的筹资对话会将逐步发展成为本组织最重要的资金筹措机制,并且可以在总干事指导下集中协调资金筹措解决剩余的供资缺口问题。

我希望逐步改变利益攸关方的思维方式,以便使资金与经批准的规划预算更为协调一致也更灵活;使捐助方的基础更为广泛;使供资更透明、更可预测。

留言

世卫组织改革秘书处欢迎各方对本篇以及Change@WHO通讯的其它文章所涉问题提出意见。

目前,我们可接收用英文和法文写成的意见并予以发布。如果你有意用其中一种语言发表评论,请使用本页上方世卫组织会徽旁的相关语言导航链接。

分享